说行天下 - 都市言情 - 玩游戏玩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56章 纯真时代

第56章 纯真时代

        在没有锻皮成功之前,孙索身体能量化程度是没办法再继续提升了,继续猎杀风狼就只能为刷技能书、能量武器、和能量晶体了。

        当然,也顺便帮单尧把身体能量化程度刷到1.25%。

        有机会的话,帮姚雪也刷上去。

        “哇哇哇哇哇!我身体内好热啊!感觉充满了能量!这经验包好猛啊!我太喜欢这感觉了!太棒了!”

        分到能量的单尧在旁边大喊大叫了起来。

        孙索瞅了瞅……单尧的身体能量化程度,已然达到1.01%了!

        真没想到,这个胖子的资质这么好!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那种。

        幸好现在他还在梦境里,不然肯定又要拉着孙索去检测大厅测身体属性了。

        发现自己的身体能量化程度已经升到了1.01%,他会不会高兴得疯过去?

        现在才早上四点多钟,另外那只风狼已经准备好了,还能帮他再升一波。

        把单尧领去了另一个经验包那里之后,孙索又去寻找了另外一只风狼挂机。

        挂好之后,他再次睡了过去。

        ……

        六点半钟醒来之后,孙索来到单尧身边,花了十几分钟时间,帮单尧把那个‘经验包’也给拆了。

        单尧身体能量化程度指标从四点多的1.01%上升到了1.06%。

        孙索没再上升,还是1.25%。

        但是,这只风狼爆出了一枚晶体!

        孙索触摸了晶体……

        可惜,不是技能,也不是能量武器,只是给孙索的敏捷又加上了3点。

        让孙索的四项基础属性平均值达到了21点。

        在完成锻皮术之前,准武者的四项基础属性平均值最高只能达到25点,这方面孙索还有不小的提升空间。

        ……

        早上。

        学生们今天可以休假,高一、高二的学生基本上昨晚都回家去了。

        高三只有一小部分学生回家了,大部分学生仍然留校。

        早自习的时候,教室里仍然坐得满满当当,学生们很自觉地进行着高考前最后的冲刺。

        把学生们聚集在教室里一起修炼,是有科学依据的。

        一是可以起到互相督促的作用,二来这么多人一起修炼同一种功法,会在教室里形成一个小型的能量场,这个小型的能量场对修炼效果有一定的增幅。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我……我……我不笑了……别捂我的嘴……”

        一楼空荡的检测中心里传来单尧那放荡的狂笑声。

        “低调,低调。”孙索劝诫单尧。

        “嗯嗯,低调……哈……”单尧自己捂住了自己的嘴。

        “兄弟,我身体能量化指标已经够中原武院的分数线了!现在应该已经冲到全年级前二十名、甚至前十名了吧?”单尧强制自己冷静下来之后,向孙索说了几句。

        “这么好的天赋,睡觉都能变强,还有强悍无匹的能量武器鸡爪,后天打败肖华没问题了吧?”孙索问单尧。

        “咳……这个……这个……”单尧明显信心不足。

        “有两天的时间,你抓紧睡觉修炼,勤奋一点,没问题的。”孙索鼓励单尧。

        “嗯嗯,我要一战成名!为我们这些被人看不起的废物学生正名!”单尧握紧了拳头。

        “对,就应该有这种舍我其谁的霸气。”孙索点了点头。

        “那……我如果一战成名了,就没办法低调了啊!”单尧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没办法,是块金子总会发光的,就算掉进粪坑里也……”孙索打了个比喻。

        “能不掉进粪坑吗?粪坑里都是黄金,很容易被埋没的。”单尧对孙索的比喻有些不满。

        孙索的手机响了,是周小丽打来的。

        说她的车子已经在校门口了,问孙索吃过早饭没有,没吃的话可以和她一起吃。

        孙索想了想,最终没拒绝周小丽。

        和单尧道别之后,孙索走出了校门口。

        周小丽已经等在那里了,她戴着口罩和帽子,和平时的打扮风格很不一样,大概是不想被人给认出来。

        “小索……啊……你出来了?”伶牙利齿的周小丽,此时居然紧张得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嗯。”孙索瞅了周小丽一眼,然后把视线移向了别处。

        他对周小丽的感觉……很复杂。

        很小的时候,他和其他小朋友对比,特别是和姚雪对比,很快就明白了自己是个没妈的孩子。

        不仅没妈,还动不动就会受到孙德健的毒打。

        那时候他非常的无助,多么想他妈妈能回家,像别的小朋友的妈妈一样爱他、保护他。

        每次挨了打,跑出家门,他都哭着到处找妈妈。

        可惜,怎么也找不到。

        他小学时最爱读的课文,就是小蝌蚪找妈妈。

        把妈妈找回家,是他幼年、童年时的执念。

        直到又长大了一些,慢慢明白了事理,他才从那个酗酒的父亲口中零星得知了一些关于妈妈的信息。

        他的妈妈在他才刚刚生下不到两个月、还没断奶的时候就狠心丢下他,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她是个很冷血绝情的女人,不可能再回来了。

        他所有的希望都落了空,他对她不再有期待,甚至慢慢变得开始恨她。

        恨她丢下他,还没断奶就丢下他,让他的童年如此痛苦。

        所以当初中,周小丽找到他的时候,他才会对她如此冷漠。

        虽然他每次都拒绝了周小丽,但周小丽在他面前解释的那些话语,他还是记住了,只是那时候还不太明白。

        等到他再长大一些,到了高中,完全明白世间的人情世故之后,才慢慢理解了她。

        但也仅仅只是理解而已,他对她,永远都无法回到小蝌蚪找妈妈那个童年纯真时代对她的执念了。

        “小索,你……你别恨妈妈,妈妈当初也是……”周小丽突然哽咽。

        她原本控制好的情绪,在看到孙索、特别是看到孙索看向她又移开的目光时,却是有些失控了。

        “不要解释什么,我什么都知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而且那只是你和他的恩怨,与我无关。你不欠我什么,我也不欠你什么,以后像朋友一样交往就好。”孙索打断了周小丽,神情平静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