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都市言情 - 玩游戏玩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27章 疯了

第27章 疯了

        刘冬在听到‘谅解书’三个字之后,燃起的一丝希望瞬间熄灭。

        这两天他为乔昆的谅解书殚精竭虑,用尽了一切手段,结果呢?

        谅解书一直没拿到,反而他自己现在也涉嫌违法,要被学校除名了!

        如果孙索的谅解书很好拿,他至于落到现在这步田地吗?

        真是悔啊!

        悔不该鬼迷心窍,想用强压的方式逼孙索签下谅解书。

        更不该喊他的家长过来。

        记者、律师,都是学校领导最不愿意打交道的职业,他以为能用这办法逼孙索就范,结果呢?这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啊!

        “你让刘冬先出去吧,我还有些事要单独和你谈。”黄校长见刘冬黑着脸一言不发,于是让刘主任对他下了逐客令。

        “一定要让孙索给我签谅解书吗?”刘冬向黄校长又问了一声。

        “这是能让你减轻处罚、甚至是刑罚的唯一方式。”黄校长回答了刘冬。

        “这意思是……就算孙索给我签了谅解书,我还是不能完全免除责罚?”刘冬又问。

        “那是当然!你涉及的问题已经被提交到了教育局的层面,对你的处罚不是我能说了算了。而且,孙家是否会通过法律手段向你索赔,也不是我们能干预得了的。”黄校长冷冷地回复了刘疼。

        以如此铁腕手段处置刘冬,并不是黄校长多么富于正义感,主要是因为这件事被周小丽捅到了张焗长那里,黄校长想遮掩也遮掩不过去了。

        而且张焗长的意思很明确,绝对不能让这件事闹大,绝对不能让周小丽把那些视频做进节目里。

        现在唯一能阻止周小丽这么做的方式,就是让孙家三口人消气。

        他们生气的根源,目前毫无疑问集中在刘冬、以及乔家人的身上。

        刘冬首当其冲。

        只有学校顶格处罚了刘冬,才能获得孙家人的好感,从而把这件事平息下去。

        至于乔辉以高考相威胁……

        那也只能任他去了,没有乔辉,一中顶多是今年的高考可能会输给二中。

        但继续迁就乔辉,却是会把事情推向不可预知的结局。

        周小丽没有直接回电视台做节目立项,而是先联系了张焗长,这其实是给了张焗长面子,让张焗长有时间来处理这件事。

        处理得好,大家相安无事。

        处理不好,很可能鸡飞蛋打。

        黄校长是个聪明人,权衡利弊之后,他当然知道现在该怎么做。

        而且,这也是张焗长的意思,只是没有明说出来罢了。

        “他怎么还不走?”黄校长见刘冬又站在那里发呆,于是向刘主任催了一句。

        “刘老师,你……”刘主任推了推刘冬。

        “谅解书!哈哈!谅解书!哈哈哈哈!谅解书!谅解书!哈哈哈哈哈哈……”刘冬嘴角抽搐了几下,然后大喊大笑着从黄校长办公室里离开了。

        “疯了……”刘主任叹了口气。

        “他这精神状态可能会出事。”黄校长皱起了眉头。

        “我这就打电话给学校保卫处,只要刘冬还在学校里,就安排两名保安跟紧他,不让他接触孙索?”刘主任心思机敏,立刻向黄校长请示了一声。

        “嗯嗯,快打,让他们现在就跟紧刘冬。”黄校长点了点头。

        等刘主任电话打完,黄校长便向刘主任布置了后续的任务。

        安排别的老师接替刘冬的工作,暂时代理高三(五)班的班主任。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刘主任便带着黄校长向教导处主任办公室旁边的会客室走了过去。

        ……

        教室里的孙索并不知道学校办公楼这边发生的事情。

        他此时很是惆怅、焦虑和烦躁。

        就像犯了酒瘾的人找不到酒了一样。

        打开手机,对以前玩的游戏完全提不起任何兴趣。

        点进后山试炼场,里面一只怪都没有。

        这感觉,就和以前正玩在兴头上的手游突然停服更新,然后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重新开服一样。

        孙索还尝试过进入风狼试炼场,用疾啄技能弄瞎风狼的双眼。

        但是……风狼的敏捷属性远超过他,他每次都还来不及放出技能,就被风狼一口咬死了。

        白白浪费了好几根头发。

        最终他只能放弃了猎杀风狼的尝试。

        “怎么不玩游戏了?”同桌的胖子问孙索。

        “停服更新呢。”孙索回答。

        “我说怎么回事呢,能让你不玩游戏的原因也只有这个了。哈哈……什么时候开服啊?”胖子乐呵,难得看到孙索不玩游戏。

        “不知道。”孙索摇了摇头,他下意识地瞅了瞅姚雪,然后趴在了桌子上。

        后山试炼场重新‘开服’的希望可都在她身上。

        但她此时正在专心致志地听课,大概早就把试炼场修墙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催她好几次了,不好意思再催了。

        再催她要起疑心了。

        “对了,孙索,问你件事啊。”胖子拍了拍孙索的背。

        “什么事?”

        “就是……我昨天脑袋突然莫名地疼了一下,你说会不会是脑动脉瘤?我要不要去医院看看?”胖子问孙索。

        “怎么个疼法?”

        “头顶上突然刺痛了一下,也不是很疼,很短暂的那种刺疼,后来就没再疼了,本来我想今天让我妈带我去医院的,想了想还是算了,如果再疼的话再说。”胖子回答孙索。

        “你那不是脑动脉瘤……”孙索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那会是什么呢?我在网上也查不到。”胖子一脸的疑惑。

        “你那可能是……非正常掉毛。”孙索又不能直说,只能很委婉地告诉胖子。

        “非正常掉毛?”胖子更疑惑了。

        “嗯,人类是从猴子进化而来的,有少部分人会发生返祖现象,其中一种现象就是毛发的非正常脱落,在头发脱落的时候就会有一点点小疼,我也经常这样疼啦!比你频繁多了,没事的,不用去医院。”孙索向胖子解释。

        “你也经常这样疼啊?”

        “对啊!你看我都掉很多了。”孙索把脑袋给胖子看。

        “哦,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胖子瞅了瞅孙索斑驳的头顶,如释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