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都市言情 - 玩游戏玩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25章 采访

第25章 采访

        “说了半天,总结一下,就是说我儿子手机被人偷了,他报了警,纠查把小偷捉了,现在你们反而要开除我儿子?”孙德健皱起了眉头。

        “不,我前面也已经说了,偷不偷的,那只是同学间的玩笑而已,而且今天我们讨论的不是这件事,而是你儿子孙索上课不好好修炼,总是沉迷游戏玩手机的事情,学校开除他也不是因为他报警,而是早就有这个打算,刚好他又在这时候给学校惹出了麻烦。”刘主任纠正孙德健。

        “我儿子为什么上课不好好修炼,而是沉迷于手机游戏?”孙德健问刘主任。

        “呵呵,这件事我们怎么知道?你们得问问自己的教育方式,还有他自己了。”刘主任笑。

        “我以前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在我看到一段视频之后,我才明白,是因为他的班主任刘老师对他使用暴力、以及恶言恐吓导致他精神受到严重的伤害,才让他变得这么颓废。”孙德健把手机里的一段视频打开,推到了刘主任的面前。

        刘老师看到那段视频之后,不由得脸色大变。

        就是他在教室外走廊里揪住孙索衣领,恐吓孙索签谅解书的一幕。

        视频不仅很清晰地拍下了当时发生的一切,连两人当时对话的声音都一清二楚。

        “这就是刘主任口中老师们耐心细致的工作?”孙德健冷笑。

        刘主任瞪了刘老师一眼……这件事刘老师没和他提过,他有些措手不及。

        “我承认,我当时情绪确实有些激动,对他动手确属不该。但是,他当着我的面撕碎谅解书就有些过了,一名学生,对老师应该有最起码的尊重不是?”刘老师辩解。

        “刘老师说得很对,一名学生,确实对老师应该有最起码的尊重,但前提条件事,这位老师遵守师德、值得学生们的尊重。”孙德健回答了刘老师。

        “孙索爸爸你这话就说得不太合适了,我怎么就不遵守师德了?”刘老师一张脸气得通红。

        “有些事情真的要让我当着刘主任的面说出来吗?”孙德健皮笑肉不笑。

        “除了走廊上的事……我一时激愤所为,有些欠考虑之外,我还真不明白我哪方面不遵守师德了?”刘老师听到孙德健的话之后更气了。

        “比如……利用乔家的关系,把你公考成绩落后的女儿顶掉那些高分考生的编制,强塞到鹤市酒类进出口公司?然后为了维护和乔家的关系,拼命袒护偷手机的小偷,对受害人进行退学处理?这就是遵守师德?”孙德健问。

        “少在那里听风就是雨!信不信我告你造谣?”刘老师听到孙德健提到他女儿编制的事情,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顿时急了眼。

        “造谣么?我最近接到十几名参加公考学生的求助举报,要求我们调查公考舞弊的事情,我们电视台正准备就此事做一档节目。是不是造谣,节目里会采访所有当事人,并进行相关调查,尽一切努力还原事情的真相。”周小丽开了口,笑容可掬地看着刘老师。

        “电视台?你……”刚才沉默着的刘主任顿时很警惕地看向了周小丽。

        “对了,刘主任,最近还有不少家长举报学校食堂导致几十名学生腹泻的事情,据那些家长们的反映,说食堂的承包人是你妻弟,当初竞标的时候有猫腻,怀疑里面有对学校相关人员的利益输送,导致食堂运营成本过高,只能在学生的餐食上想办法。

        “为了丰富节目的内容呢,我们也准备对这一块进行深入的调查,整合各方面的利益关系,弄清楚为什么学校会如此极力袒护一名犯盗窃罪的学生,反而要开除被偷手机的受害者。”周小丽又笑容可掬地看向了刘主任。

        “电视台?你是……”刘主任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小丽帮帮我’栏目的主持人,多谢刘老师把我叫过来,让我能见到两位当事人获取第一手的资料,两位可有兴趣现场接受我的采访?还原一下公考舞弊和食堂利益输送的真相?”周小丽递了张名片到刘主任面前。

        “不接受采访!胡闹!简直太胡闹了!”刘主任看到名片之后脸色大变,并下意识地向身边刘老师瞪了一眼。

        “刘老师,小索在被你殴打恐吓之后,出现了严重的抑郁症状,甚至有了自杀倾向。这段视频我已经交给警方了,回头我会给学校、以及刘老师送一份律师函过来,就小索受到殴打恐吓之后的精神伤害进行索赔,到时候我们法庭里见吧。”孙德健也开口向刘老师说了几句。

        “你……”刘老师瞪着孙德健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是一名从业十几年的律师,大大小小代理过几百个案子,这次我会亲自代理孙索的案子。你身为一名武师、一位教师,对一位未成年学生的殴打恐吓行为,是否违反了联邦的法律,我现在说再多也没意义,一切交给法律来评判吧。”孙德健补充几句。

        “唉,刘老师……你……”刘主任感受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刘老师的事情,他已经不适合再继续参与了,否则会把他自己给牵连进去。

        沉思了片刻正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刘主任的手机却是响了。

        看了看,是黄校长打过来的。

        “黄校长?您找我有事?”刘主任走到会客室外,很恭敬地问了一声。

        “周小丽怎么到我们学校来了?在你办公室?是你把她叫过来的吗?”黄校长劈头盖脸地向刘主任质问了起来。

        “不是我,是刘冬老师,高三(五)班的刘冬老师叫她过来的,说是学生家长,我只是监督他们的谈话……”刘主任连忙撇清关系。

        整个教育体系内部非常封闭,发生事情之后,最忌讳的就是自媒体从业人员、报媒记者、电视台记者的采访,往往会用安全问题来强行阻止这些人员的介入,以保护这个圈子里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鹤市一中自从被曝光了食堂腹泻的事情之后,这两天学校领导多次开会整顿,要求从上到下提高警惕,对这些人员严防死守,绝不能再放这些人员进入。

        但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居然还是从学生家长这口子被突破了!

        而且是学校的老师主动喊过来的!

        刘主任后悔得想扇自己的脸。

        “刘冬他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前两天食堂的事教训还不够深刻?周小丽这种人我们躲都躲不及!怎么还主动把她叫过来?是嫌我们最近的麻烦不够多吗?还有你!周小丽那张死鱼脸你认不出来?你和她都谈了什么?”黄校长的语气听起来很有些心烦意乱。

        “她戴着口罩呢!我也没想到会是她……校长您是怎么知道周小丽过来的事情?”刘主任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声。

        “张焗长打电话告诉我的啊!劈头盖脸骂了我一顿!你说我怎么知道的?”

        “张焗长又是怎么知道的?她联系的吗?”刘主任很是困惑。

        突然之间,刘主任似乎回忆起了什么……

        高一年级每年都会额外录取一些关系户学生,以孙索的资质,应该不够鹤市一中的分数线。

        莫非……孙索是张焗长安排进来的?

        三年前,教委的张焗长还是鹤市一中的校长……

        三年前,鹤市一中也曾经因为某件事上过电视,就是周小丽调查报道的,本来是件对学校影响很不好的事情,学校上上下下都很紧张,连着加班开会,所以刘主任对那件事印象很深刻。

        后来那件事在当时还是校长的张焗长的‘努力’下,最终变成了一件好事,反而给学校扩大了宣传。

        张主任涉险过关,第二年荣升区教育局一把手。

        孙索是周小丽的儿子……

        刚才说到要劝退孙索的时候,周小丽一直拿着手机操作着,似乎是在发微信……

        “我怎么知道张焗长是怎么知道的?你快告诉我,你和她都谈了什么?”黄校长急火攻心。

        “黄校长您别生气,您听我解释……我们并不知道她的身份,不知道她是高三(五)班学生孙索的妈妈,孙索和乔辉的事我们上次跟您汇报过的,我们也是想把这件事处理好才叫的家长……”刘主任连忙解释。

        “嗯,处理好了吗?她怎么说?”

        “她说……嗯……嗯……她说……”刘主任欲言又止。

        “她到底怎么说啊?”黄校长急了。

        “校长,这事儿……她说要做一档节目……”刘主任知道这事他压不住,只能如实汇报了。

        “我……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