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都市言情 - 玩游戏玩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24章 策略

第24章 策略

        教导处主任在开会。

        就是一些芝麻蒜皮的事情东拉西扯。

        孙德健和周小丽在接待室里等了足足半个多小时,教导处主任才跟着刘老师一起回到了办公室。

        “这是一种策略,让他们多等一会儿,他们会比较心慌着急,到时候我们提什么条件就比较容易达成。但半小时是极限,以免超出常人的忍耐范围。”教导处主任一边走一边向刘老师介绍着经验。

        “刘主任就是牛!”刘老师向教导处主任竖起了姆指。

        “多看些心理学的书,对我们这种做管理工作的会很有好处。”刘主任继续介绍经验。

        “嗯嗯,改天有空我去你家,你给我介绍两本心理学的书读读,我也多增长一些技能。”刘老师点了点头。

        教导处主任也姓刘,和刘老师没有亲戚关系,但两家人走得很近,刘老师逢年过节经常去刘主任家里送礼,后来两家就当成亲戚在走了。

        刘老师担心以自己的口才搞不定谅解书的事情,所以请口才好的教导处刘主任帮他谈,把孙索的父母约在了教导处主任办公室旁边的接待室。

        两人来到接待室推门进去的时候,正在小声嘀咕的孙德健和周小丽立刻住了口,一起微笑地看向了二人。

        刘老师把刘主任介绍给了孙周二人,也向刘主任介绍了孙周二人是孙索的父母。

        双方礼貌性地寒喧了几句,然后坐下进入了正题。

        “不知道孙索同学有没有和你们沟通过我们要谈的事情?”刘主任很有策略地先向孙周二人问了一声。

        “没有。”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事情是这样的,孙索这孩子呢,从高二以后就不努力修炼了,修炼课的时候,总是一个人躲在教室后面玩手机游戏。成绩在整个年级倒数,班主任刘老师多次劝导他都不听,

        “对这种屡教不改的学生,学校有相应的制度进行处罚,经过他班级的老师、以及学校领导们的商讨研究,决定对他予以劝退处理,所以今天叫二位过来,就是为了谈这件事情。”刘主任向孙周二人说了起来。

        一开始就提谅解书的事情肯定不太合适,得先给对方压力,把对方逼入墙角,然后再以此为筹码谈谅解书的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到时候对方不得不签,还要感激涕零地签。

        “啊?要劝退孙索吗?这离高考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啊!要是提前劝退了,岂不是连毕业证都拿不到了?”孙索的父母果然不淡定了。

        “是的,我们也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想要挽救他,给了他很多时间让他改进,但他完全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为了严明学校的纪律,我们必须做出这样的决定。

        “就算把他劝退了,但他毕竟也曾是我们鹤市一中的学生,医生治病救人,我们教书育人,身为一名老师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弃自己学生的。

        “当然,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我们还是要尽最后的努力,把家长叫过来一起聊聊,看看他的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还有没有最后挽救的价值。”刘主任继续说,并没有把话说死。

        “嗯嗯,您看我们做家长的要怎么配合?我们肯定全力配合。”孙德健连连点头。

        刘老师在心中不由得暗自赞叹,主任就是主任,领导就是领导,这话术的火候把握得可真好!几句话就把场面镇住了,让一切按照他们设想好的轨道往前走。

        “首先我要说明一下,劝退的这个决定呢,是学校做出来的,并不是班主任刘老师的意思。

        “刘老师在教师岗位上已经工作了十几年,是一位很负责任也很有经验的老教师,对他的每一位学生都非常有感情,在知道学校的这个决定之后,他很努力地和学校领导沟通,力争想要保留孙索的学籍和毕业证。

        “学校领导看在刘老师的面子上,决定给孙索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他能在这段时间里表现好一些,就尽量争取不走到那一步。

        “但是没到,就这几天,孙索又给学校惹了麻烦,让学校领导非常的头疼……”刘主任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一脸很严肃的表情。

        “什么麻烦。”周小丽问,她一边问,一边用手机发着微信。

        “说起来本应该是一件小事,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名叫乔昆的学生,他父母一直要求让我们对他管紧一些,不让他玩手机游戏,他的老师发现他上课时又在玩手机,就按他父母的要求把他的手机没收了。

        “结果呢,这小孩游戏瘾上来了,在经过你家孙索饭桌前的时候看到孙索忘在饭桌上的手机,就顺手拿过去想玩一会儿再还给他。

        “第二天两人在操场看台上遇到之后,乔昆就把手机还给了孙索,但两人都还是孩子嘛!年轻气盛不知怎么的就争吵了起来……

        “据我们了解,他们先前是认识的,所以乔昆才会拿他的手机玩,这里面也带着些小孩子开玩笑的成分,

        “但没想到在还手机的时候呢,孙索当着乔昆很多同学的面骂他是小偷,让乔昆面子上有些下不来,于是喊了他哥哥乔辉过来。

        “乔辉当时的意思,就是让孙索在乔昆的同学们面前说明一下,以免他的同学们误解,对他弟弟影响不好。没想到的是,孙索也没向学校老师反映,直接跑去警局把他们兄弟俩给告了。

        “这件事肯定是乔昆有错在先,但学校本着教书育人的态度,还是希望同学们之间能和睦相处,能尽力化解掉的矛盾就不要把矛盾扩大化。

        “纠查那边的意思也差不多,建议学校让乔辉当着老师们的面给孙索道个歉,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学校领导,特别是刘老师向孙索做了大量耐心细致的劝说工作,最终孙索同意了接受乔辉的道歉,承诺事情就此了结,不影响到正常的教学环境。

        “乔辉按约定在我的办公室里,当着我和两个班级班主任的面向孙索进行了很诚恳的道歉,孙索也表示了认可,我们都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了。

        “谁都没想到,孙索在事后又跑去了警局,报案让纠查把乔昆以盗窃罪给抓了起来。

        “一件同学们之间打闹的小事,原本都已经调解好了的事情,双方都答应到此为止的事情,现在却因为孙索的出尔反尔闹得这么大,学校领导、两个班的班主任在此期间做的大量工作都白费了。

        “乔家也对学校也很有意见,特别乔昆的哥哥乔辉是学校集中了大量重点资源培养的天才武者,因为孙索这么一闹,他心灰意冷决定转学到二中去了,这对我们学校来说是无法承受的资源损失。

        “学校领导和两个班的班主任都对孙索很是失望,觉得他不修炼整天沉迷于手机游戏,而且还这么敏感自私,对其他学生都会是不好的影响,已经不适合留在学校里了,所以今天叫你们二位过来,就是讨论他的去留问题。”

        教导处刘主任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等着孙周二人向他求情,他再适时地把谅解书拿出来,作为孙索不被劝退的交换条件。

        按联邦的法律,孙索坚持不签的话,孙周二人代签也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