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都市言情 - 玩游戏玩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23章 家道中落

第23章 家道中落

        “哪位老师通知你过来的?你知道是什么事吗?”保安又问。

        “高三(五)班的刘老师,他没和我说是什么事,只说很严重。”周小丽回答。

        昨晚孙索让她去找孙父拿资料,她是不可能主动去找那个渣男的,所以只能今天亲自过来一趟。

        “好吧,我打个电话问问。”保安走去门卫室,很快联系上了刘老师。

        “一个叫……周小丽的,说是你通知她过来的?”保安问。

        “哦,对,是学生家长,我通知过来的,你让她进来吧!让她进来之后直接去教导处主任办公室旁边的接待室等我一会儿,主任会亲自和他们谈,主任现在正在开会。”刘老师回答了保安。

        “可是……她还带着……”保安还想再多说几句,结果刘老师已经挂断了电话。

        “他让你进去,直接去教导处主任办公室旁边的接待室。”保安把刘老师说的话转给了周小丽。

        “好的,谢谢。”

        周小丽回身向摄像师回头说了几句什么,摄像师回到了车子里,让司机带他去附近找个地方休闲。

        看着车子离开之后,周小丽这才走进了学校大门。

        问清楚教导处主任办公室在什么地方之后,周小丽很快就找到了那里,进入了旁边的接待室里。

        进去之后,教导处主任不在,刘老师也不在。

        只有一个男人坐在墙边的木椅上看手机。

        两人四目相对之后,周小丽不由得变了脸色。

        虽然对方也戴着口罩,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男人是孙索的父亲孙德建。

        “你个凑不要脸的,到这里来做什么?”孙德建也认出了周小丽,劈头盖脸地向她骂了起来。

        刘老师昨晚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并没有和他说也喊了周小丽过来,这突然看到周小丽,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刘老师电话喊我来的,关你这个渣男什么事?”周小丽反骂。

        为避免其他人看到他们吵架丢人现眼,周小丽顺手关上了接待室的房门。

        环顾了一圈,接待室里很简单,也没有摄像头之类的。

        “骂我渣男?是谁婚内出轨绿了我?你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还好意思骂我?”孙德建恶狠狠地瞪着周小丽。

        “你个下三滥贱男有脸说我出轨?为什么绿你你心里没点逼数?你个渣男假装富二代骗婚!还骗我说你是什么准武师,前途无量!在袖子里藏烟火骗我说是武技!结果呢?连个武者的身份都没有!

        “结了婚就逼着我帮你还信用卡高利贷,有你这种男人吗?真是渣男中的极品渣!”周小丽气不打一处来。

        “那钱不都是婚前花你身上了吗?而且我没有骗你,我确实是富二代啊!只是家道中落了。”孙德建解释。

        “哈哈哈哈,你富过吗?你爸富过吗?你爷爷富过吗?家道中落?从你曾祖父开始落也算?你咋不说你是孙权的后代呢?咋不说你祖上富可敌国、整个江南都是你们孙家的呢?”周小丽嘲讽。

        “这事儿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去查了族谱,我家里这一支还真有可能是孙权的后裔,当初整个江南确实都是我们老孙家的,要不是曹操那恶贼,我们孙家……”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律师要什么脸……”

        “你……”

        “算了,不和你吵了,说说儿子的事吧。”孙德健惯例先怂了。

        “儿子出什么事了?他还好吧?电话也不接我的。”周小丽也懒得再骂了,她时间紧,还有节目要录制,如果不是什么大事,就留给孙德健独自处理。

        “儿子被人欺负了,他把视频都发我微信里了,转给你看看吧……你要先把我从黑名单里解除啊!不然我怎么发给你?”孙德健压低声音说了几句,然后把孙索发给他的视频转发给了周小丽。

        “有人欺负小索?”周小丽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她解除了孙德健的黑名单,让孙德建把视频发给了她。

        ……

        十分钟后。

        “过分了哈……这刘老师袒护那个偷手机的,反而责怪我们儿子?他是小索的班主任,这种时候应该站出来维护小索的利益才对吧?怎么反而和外班学生沆瀣一气?”周小丽快速看过视频之后,脸色更难看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昨晚我看到视频之后也觉得很奇怪,我推测这两家私底下肯定有些关系。于是我托人给我弄来了刘老师家庭成员的资料,以及乔家的家庭成员资料。

        “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发现了什么?”周小丽问。

        “刘老师的老婆,在乔辉的母亲单位里做事,刘老师的老婆还托乔辉母亲的关系,想把他女儿弄进那单位里去,公考已经过了,正在等编制。”

        “哦?是什么单位?”

        “联邦的公企,鹤市酒类进出口总公司,铁饭碗,单位福利非常好,想进去的人挤破头。”孙德建回答。

        “你说这个公司我倒是有些印象,这些天有十几个人给我公众号里发私信向我求助,说他们参加酒类进出口总公司的公考,笔试考在前几名,但最终公司却把后面几名给录取了,希望我能帮帮他们。

        “我本来是不搭理这种小事情的,听你这么一说,倒是有一定的发挥空间……可以和乔昆偷手机被学校袒护的事情结合起来……”周小丽思索着。

        “我这里也有一桩案子,前两天这学校食堂不是有几十名学生闹腹泻吗?有几个学生家长找到我的律所,让我帮他们打官司,说要告学校,让学校赔他们一大笔钱。

        “这些家长又想大笔索赔,又不想出律师费,我和他们没谈拢,不过这次为了小索,我决定免费代理他们的官司。”孙德建补了几句。

        “这个刘老师最过分的地方,是在教室外的走廊里恐吓我们小索,揪衣领、放狠话恐吓未成年人,你懂这个的,他应该涉嫌违反联邦的法律了吧?”周小丽看着其中一段视频咨询孙德健。

        “他是武师的身份,对未成年人动手并进行恐吓,已经涉嫌犯罪。没拍下来就被他混过去了,还好,小索把这一幕清清楚楚拍下来了,证据确凿。”

        “回头我会托熟人给小索做个精神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