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都市言情 - 玩游戏玩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22章 一目了然

第22章 一目了然

        教工楼。

        在办公室里等了半个小时。

        老婆的微信还不停地发过来追问。

        刘老师越等越心烦。

        越等越愤怒。

        在半小时结束之后,刘老师又多等了五分钟。

        左等右等,秋水望穿,还是没能等到孙索过来。

        “我给了你机会!可惜你不珍惜!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如果父子俩再发生矛盾,他把你打死了,或者你受不了自己跳楼了,都是咎由自取!”

        刘老师拿起手机,先给孙父打去了电话。

        然后又给孙母打去了电话。

        没告诉他们是什么事,只说事情非常严重,让他们明天上午务必到学校教导处主任的办公室来一趟。

        孙母来学校探望孙索,孙索总是拒而不见。

        孙母没办法,只好私下偷偷给刘老师塞购物卡,让刘老师有什么事随时联系她。

        所以刘老师会有孙母的手机号。

        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

        ……

        下自习回到宿舍后不久,孙索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孙父打过来的。

        “你们刘老师给我打电话让我明天去学校,问他什么事也不说,只说事情很严重!玩手机游戏的事我已经懒得管你了,你难不成又闯出别的什么祸事来了?我还真想不出你个怂鸡儿能闯出什么很严重的祸事来……”孙父询问。

        孙父对孙索还是比较了解的,自从沉迷手机游戏之后,孙索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管玩游戏,外面打雷闪电眼睛都不带眨的。

        每天就这么闷着,还能把刘老师给激怒成那样,着实有些奇怪。

        “这件事我不想让你过问的,姓刘的偏要叫家长,我也懒得和你细说。你一定要知道的话,那我就把前因后果发你微信里,你自己慢慢看吧!”孙索说完就挂断了手机。

        从乔昆偷手机、到乔辉兄弟二人过来威胁他。

        再到他去报案、乔辉借道歉的事羞辱他、还有今晚刘老师把他叫到走廊上威胁他、揪他的衣领,所有这一切视频,孙索都从因果律手机里还原了出来。

        编上序号,一目了然。

        有这些视频,他也就不用浪费时间和口舌和孙父解释这一切了。

        刚刚挂断孙父的电话不久,孙索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这次是孙母打过来的。

        看来刘老师还真是守信,说的要叫他母亲过来,还真就打了电话。

        这些年孙索和母亲就没怎么联系。

        孙索刚上初中那段时间,孙母经常去学校里找他,给他带各种吃的、学习用品、甚至给他钱之类的。

        孙索全都扔了,而且对孙母的态度很是冷淡。

        一次又一次之后,孙母也就不怎么找他了。

        但她的电话号码他还是知道的。

        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号码,犹豫了良久,孙索还是接通了手机。

        “别挂妈妈的电话,是你学校老师找妈妈,让妈妈明天务必去学校一趟,说你的事情很严重之类的,你出什么事了啊?现在人还好吧?不是受伤之类的事吧?老师和你爸联系了吗?我想现在赶过去看看你可以吗?”电话接通之后,孙母急急地向孙索询问了起来。

        “我很好,我的事不用你管。你一定想知道是什么事的话,找我爸拿资料吧!我已经都发给他了!”孙索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身为一名过几个月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孙索对今天发生的事情有种无力感。

        特别是老师叫家长这种事。

        让他很恼火,但却无可奈何。

        谁让孙父是他的法定监护人呢?

        算了,再忍忍。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过了这个月,他考入了中原武院,就彻底自由了。

        又过了一会儿之后,孙父给孙索微信里发来了语音信息。

        “小子,不错啊!对法律摸得很清楚哈!在纠查面前说得头头是道!

        “还学会偷拍留证据了!拍的角度很不错,所有的证据都留得很全!没看出来,你小子未来很有当讼……律师的潜质啊!你要是不打游戏,爸可以安排你去法学院进修几年,然后到爸的律所来打下手,到时候接爸的班。

        “虽然不如那些修炼的武者赚钱,但养活你自己足够了。”

        “没兴趣。”孙索回了三个字便关了手机。

        该睡觉了。

        休息好才能精神好,精神好明天才能继续专心致志地玩游戏。

        ……

        第二天。

        鹤市一中学校大门。

        一辆写着‘鹤市电视台都市频道’的车子在学校大门外停了下来。

        从车子里走出了一名三十多岁、看起来很是干练的女主持。

        一名摄像师扛着摄像机跟了出来,和女子说了几句话之后,又把摄像机放回了车子里。

        因为疫情的原因,两人都戴着口罩。

        两人一起走到了校门边,然后被学校的门卫拦了下来。

        “请问二位有什么事情?”学校的门卫保安看到了他们的车子,对记者之类的很是警惕。

        前几天就是一位自媒体从业者,假装成学生家长,混进学校曝光了学校几十名学生腹泻的事情,让学校领导焦头烂额,多方打点才把事情压了下去。

        学校保卫处负责人也被校长骂了个狗血喷头。

        没曾想,鹤市电视台都市频道的记者也来了,这可不能随便把他们放进去。

        “我是鹤市电视台都市频道的主持人周小丽,我们是‘小丽帮帮我’栏目组的。”女主持向保安递上名片进行了自我介绍。

        “小丽帮帮讹?”保安拿过名片嘀咕了一句。

        “是小丽帮帮我,不是小丽帮帮讹!您陕栖那边人吗?方言口音很重啊!”周小丽纠正保安。

        “你怎么知道讹是陕栖人?”保安表情有些尴尬。

        “我们栏目组的一位导演就是陕栖人,您和他口音一样呢!”周小丽解释。

        “那……你们电视台到我们学校做什么?是和哪位领导联系的?”保安回到了正题上。

        “不是我们要来你们学校,是你们学校老师通知我过来的,我待会儿还要去别的地方做节目呢!车子正好顺路过来看看,看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办完事我就走。”周小丽回答了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