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都市言情 - 玩游戏玩成大佬在线阅读 - 第19章 谅解书

第19章 谅解书

        吃过晚饭,晚自习的时候,孙索继续奋战。

        兔怪和鸡怪已经全部猎杀殆尽,只剩羊怪了。

        以他现在的刷怪速度,估计晚自习结束之前就能把羊怪全部刷光。

        第一节晚自习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班主任刘老师出现在了教室外面。

        他敲了敲窗子,让窗边的学生喊后排正在埋头玩手机的孙索出来。

        孙索一看到刘老师,就差不多猜出来他为什么找他了。

        “你丢手机的事,又去警局报案了?”

        果然,刘老师开口问的就是这件事。

        “是的,我已经获得了乔昆偷手机的铁证,他铁定是要去坐牢的了。”孙索点了点头。

        “孙索同学,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给学校惹了很大的麻烦?”刘老师显得有些不高兴。

        “我手机丢了,抓小偷不是很正常的吗?我怎么就给学校惹麻烦了?真正给学校惹麻烦的应该是小偷才对吧?”孙索对此很是不解。

        “乔昆从你饭桌边经过的时候拿了你的手机,可能就是想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他家又不缺钱,只是因为他父母管他很严、交待过他班上的老师,一旦他上课玩游戏就没收他的手机,不想让他沉迷手机游戏。

        “他大概是游戏瘾上来了没办法,只好临时借你的手机玩玩而已,事后肯定会还给你的,你却把事情闹这么大,至于吗?”刘老师数落着孙索。

        “开玩笑?借?我和他根本不认识,开什么玩笑?刘老师你会对一个不认识的人开玩笑吗?会把装有自己大量隐私的手机借给陌生人吗?”孙索反问刘老师。

        这本来确实只是一件小事,如果孙索找到乔昆取回手机的时候,乔昆的态度能好一些,诚恳地向他道个歉,孙索肯定不会继续追究他的责任。

        结果他偏不,还很嚣张地把他哥叫过来威胁孙索。

        孙索再次报案,也再次给了他们一次挽回的机会。

        如果乔辉在教导处主任办公室里能真诚地向孙索道歉,孙索也会到此为止。

        可惜,乔辉不仅道歉没有任何诚意,还在道歉的时候拐着弯骂孙索是弱智、欠抽,甚至很隐晦地再次恐吓威胁孙索。

        而当时在场的学校老师、领导对他的行为全都无动于衷,那场所谓的道歉完全成了走过场。

        这也彻底激怒了孙索,所以他才会浪费他宝贵的刷怪时间,去拿取乔昆偷手机的铁证,很坚决地把乔昆送进牢房。

        十六岁了,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必须要为自己的一切行为负责。

        偷拿一个陌生人的手机,绝对不是一句玩笑能糊弄过去的。

        事后那种态度更是让人无法原谅。

        “孙索,事情到了这一步,有些话我也只能和你明说了……”刘老师对孙索油盐不进的态度很是恼火。

        “您说吧,我听着呢。”孙索冷笑。

        “乔辉是个难得的修炼奇才,有件事学校还没公布,事实上,他和我们学校几名特别优秀的学生已经被中原武院提前内定录取了,而且中原武院还因此许诺了学校大量的好处。

        “现在乔辉因为弟弟被抓的事情找了学校领导,让我们对你施压给他弟弟写谅解书,

        “他说了,如果你不写谅解书,他弟弟被抓走的话,他就立刻申请离校,前往鹤市二中,以鹤市二中学生的身份考入中原武院。

        “鹤市二中那边也已经答应了他,只要他离开鹤市一中,就立刻在二中那边给他安排学籍。

        “我们一中和二中是竞争关系,一中以前一直是鹤市中学里的龙头老大,但最近几年二中势头很猛,呈现了逐年赶超一中的态势。

        “今年的情况特殊就特殊在,二中和一中咬得很紧,如果乔辉留在我们一中,我们一中仍然可以在高考上压过二中,保持住龙头老大的地位。

        “一旦乔辉去了二中,我们一中在今年高考上铁定会落后二中。

        “学校领导极为重视这件事,他们希望你顾全大局,责令我务必让你签下谅解书,如果你一定要追究乔昆的责任,可以高考之后再说,反正高考只剩最后一个月的时间了。

        “我相信你应该明白,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你和整个学校、所有的学校领导做对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别忘了,你的毕业证是由我来考核签发的。

        “我当了你三年的班主任,也希望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在这份谅解书上签字,让这件事有个圆满的结局。”

        刘老师很严肃的一篇长篇大论之后,把一纸打印好的谅解书递到了孙索面前。

        “当了我三年的班主任?你对我又不好,我凭什么要给你面子?”孙索接过谅解书,当着刘老师的面把它撕了个粉碎。

        拿毕业证威胁我?

        呵呵哒……

        有中原武院的录取通知书,还要那个高中毕业证有毛用?

        而且孙索很是奇怪,为什么他的班主任刘老师对乔辉的事这么上心……

        孙索当然不会知道,刘老师的老婆和乔辉的母亲在同一家单位上班,乔辉的母亲正好是刘老师老婆的领导,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那种领导,直接可以决定他老婆未来的仕途前程。

        刘老师的女儿这些天在考联邦公务员、想拿编制进他老婆的单位,一家人正好有求于乔辉的母亲。

        听到孙索的回话,刘老师一双眼睛瞪得溜圆,一张老脸也涨得通红。

        他实在没想到,说出了事情的严重性,用学校所有领导的名义、以及对所有考不上武院的高中生们来说,最为重要的高中毕业证向孙索施压,孙索居然还一口回绝了他!还当着他的面撕碎了谅解书!

        “行!孙索,你有种!你给我等着!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刘老师伸手揪住了孙索的衣领,恶狠狠地撂下了几句狠话,然后转身离开了。

        身为一名武师,要收拾一名连武者身份都没有的学生,就像用小指头辗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当然,刘老师并不敢这么做。

        东部联邦的法律很严厉,习武之人故意伤人或杀人,比起普通人判刑更重。

        所以,他盛怒之下,也只是揪住了孙索的衣领放了几句狠话而已。

        等他回头冷静下来之后,立刻去了学校监控室,让工作人员把这一段走廊里的监控给删除了。

        反正也没造成严重后果,监控删除了也不怕孙索就这件事投诉他。

        但谅解书的事他必须得想办法解决,不然他没办法向他老婆和女儿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