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科幻小说 - 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诡山仪式

第四十二章诡山仪式

        “据本人所说,白京昆死于他的偷袭,是用毒。”

        摸河回道。

        “没有验尸?”

        远门眼睛眯了下。

        “五杀是不会是卧底,远门执行者,我希望你能将重点放回案件本身,我们的时间十分紧迫。”

        黑狗这时候说了句。

        远门默默将黑狗打断的时机,记下心上。

        白京昆的验尸只是铺垫,他其实更想借助这件事作为抛出的砖头。

        “你们反馈的信息是,五杀告诉你们,白京昆曾经借赵芳晴的事情,委托过一些能力者,并且偷偷下手,将他们控制?”

        “是有这回事。”

        “那些能力者呢?我想要他们详细的资料。”

        摸河得到黑狗的授意,将那些情报包括外貌照片,都放在投影上。

        “你们说,白京昆得到这些能力者,是想满足自己的野心……”

        “问题是,以这几个能力者,根本不足以实现他的阴谋,对于执行部,对于联邦来说,一旦事情败露,他下场只能被处刑。”

        “以他接近能级二,甚至本身可能已经是能级二的位阶,会为了这些能力者冒那么大风险?”

        “按照你们给出的资料,他不会那么莽撞,以致于可以排除他对能级二出手的可能性,区区收获一些能级一的能力者,对他来说起到的作用不大。”

        “除非……他的能力,可以让这些能力者继续提升,并且把握不小,更阴谋论一点,他的幕后也站着一位主使者,这位主使者或可能跟赵家父女的背后人物有关,大胆点设想的话,同为一人、一个组织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你的意思是,赵家的案件,很可能是多方的博弈?”

        远门不置可否,“我仅仅是提出可能性,实际如何,我不敢判断,贸然下定论的话,大概事后很容易被打脸吧?”

        他稍微开了个玩笑。

        “如果是多方博弈,他们的筹码是什么?胜利者,总得有个奖杯。”

        黑狗指出远门理论的核心问题所在。

        “那我就不知道了。”

        远门迅速回道,“我猜一猜而已,谁知道是不是呢?对吧。”

        黑狗无语少许。

        “但是……”

        远门语气重新认真起来,“我的假设成立的话,在他们的棋子,赵家,白京昆等人全部失败之后,你们认为,幕后的人,下一步棋会是什么?”

        “素食主义,已经覆盖了整个凌城的范围,说实话,幂山城这边,并不认为是巧合或者是潮流。”

        “我建议你们……最好做好足够的准备,必要时,不惜一切代价启动所有的应对手段!”

        “……我们会为凌城,为这座城的百姓做出交代的。”

        黑狗打着官腔,道。

        “下一个问题。”

        远门看了看黑狗,收回视线道:“赵芳晴的能力,跟对应能级,以及火怨骷髅……”

        黑狗淡淡道,“我们已经给出了掌握的全部,能力者抵御疯狂,全凭个人本事。”

        “我们感谢你们的支援,但是我们不会因此而出卖自己人的情报。”

        “看来,你们对那个五杀,挺重视的啊。”

        “我们对凌城持友好态度的非凡者、一般人,都视作家人。”

        “啧啧,我可不是挑破你们的关系。”

        远门很快撇过这个话题,“那么……是现在的另外一个重点。”

        “白凤山。”

        摸河开始切换投影屏幕上的信息显示,嘴上一边开口道:“白凤山,是我们凌城附近二十公里外的景区,有着特色的白色树林,在冬天的时候,会有落雪,变成一座雪山,在这边区域算是很反常的气候。”

        “此前,联邦上面有派专员进行过多次调查,确定没异常,后又反复考察,发现了一些特殊矿石以及其他资源后,决定开发成旅游景区,以为给未来的建城做基础。”

        “从开发以来到现在,我们前不久再次派人过去,并没有检测出异样。”

        “前不久?”远门打断道。

        “其实是很多天之前了,因为不敢肯定实际情况,我们甚至中止了里面的人员轮换,并且将相关在凌城休息的工作人员,集中隔离。”

        “去旅游过的居民呢?”

        摸河沉默了少许,道:“数量太多,但我们已经尽力统计出数据,并且利用某些能力跟所有部门的配合,将有没有去过白凤山的人群,进行了一定的暗示分离,大体上,他们目前在凌城已经分开。”

        “时间太仓促了,筛选没有做到百分百。”

        “算是不错了。”

        远门评价道。

        “你们说,无论是赵家,亦或者是白京昆,都对白凤山有某种执着,希望能诱惑五杀去白凤山?”

        “是的。”

        “白京昆勉强可以说,在白凤山他可能藏了那些失踪的能力者,对他制服五杀有利,哪怕理由确实很牵强。”

        “赵家父女呢?你们的情报人员,有没有分析出他们的行动逻辑?”

        “我们的情报人员,做了几个假设。”

        “假设一,那是他们幕后的要求,可能跟某种仪式需要有关,或者单纯是掠夺能力者资源。”

        “假设二,五杀对于他们在白凤山的布局,有独特的价值。”

        “假设三,引诱五杀去白凤山,单纯是因为在那里,可以更简单、隐秘地解决他。”

        “我们更倾向假设一,或假设二。”

        “因为五杀之前曾去荒野一段时间,以前的行踪也很隐蔽,赵家父女不像是为五杀布局过,仓促的接触,也不可能让他们足够了解五杀。”

        “还有一点就是,我们找不到五杀的那种特殊性。”

        “能级一就能抵御火怨骷髅的污染,还不算特殊?”远门听完摸河的信息马上道,见没人搭理,又继续道:“假设三的话,无非是赵家在那边埋伏有力量,无非是暴力大小的因素,如果是假设三的话……”

        “那就麻烦了。”黑狗接上他的话道。

        “无论是仪式的需要,或者是掠夺能力者资源,都意味着很严峻的事态。”

        “我们发现到有一点……”黑狗脸色有点阴沉:“素食主义者,绝大部分都有去过白凤山旅游,只有少数没有,而那少部分,在素食的立场上,相比起来要没那么坚定很多。”

        “也有不少前往过白凤山旅游的人,没有出现这种迹象。”

        “所以,我想你们心里应该也有答案了。”

        远门直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