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科幻小说 - 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第一任委托

第二十五章第一任委托

        事实上,黎鸣还准备了一份遗嘱,一份文件。

        其中,遗嘱写的是,那一份若是他任务失败未归,无论失踪或是死亡,都对黄小笑进行公司内部的处罚以及控诉。

        摆在明面上的,关于黄小笑可以在他失踪或死亡后的文件,是受到了黄小笑的压力所逼,其实自己有着严重的抑郁症,而黄小笑的很多行为,对他造成严重的伤害等等。

        为了增加这一份遗嘱的可信性,黎鸣特意准备了一份日记,上面写着从他来到公司以来,到目前为止的每一天的心情记录,全部都是跟黄小笑有关的负面情绪。

        至于到时候相关部门如何取证先不说,对黄小笑肯定会造成不小的影响。

        而另外一份文件,则是关于,若是黎鸣自己,完成了来自黄小笑开展的新业务委托,则会给予其多少奖励。

        关于黄小笑能力的猜测,黎鸣有几点推测。

        第一猜测,他的能力是站在上帝视角起作用的,那么这两份藏在他家中的遗嘱跟文件,因此而让他趋吉避凶,让抛硬币的结果来影响黎鸣不去送死。

        第二点,若是黄小笑的能力,是以他主观认知生效,那么摆在表面上的,黎鸣针对他抛硬币的正反,而决定对黄小笑的奖惩,同样会令黎鸣得到正确的答案。

        之所以以黎鸣死,则黄小笑高升,黎鸣成功,黄小笑受罚为结果选项,则是考虑到人性以及黄小笑的能力,有着概率投资的性质在内。

        还与他对黄小笑能力的第三点猜测有关——

        那就是,所谓的运气,是站在黄小笑的唯心角度,还是第三者的立场判断。

        打个比方,黄小笑救了他心爱的,却迟迟舔不到,阅人无数的女神而死,站在黄小笑的角度,那这是一种荣幸。

        但若站在第三者的立场,那无疑是一种不幸。

        那么……若是黄小笑的能力,是以第三者立场判断,则会用硬币的结果,来误导黎鸣去送死的可能不是没有。

        若是黄小笑的角度判定幸运与不幸,那么以黄小笑的人性来说,则不会有误导黎鸣死亡的可能性。

        因此,黎鸣成,黄小笑则有利,黎鸣败,则黄小笑为弊,这种奖惩在运气能力作用机制为完全明确之前,相较目前的方案,是有着更明显的隐患。

        故而,黎鸣才有这种多重设计,其中难免会有疏忽的,但也是尽他能力所完善了。

        还有最后一种推测,那就是运气能力,能根据因果去推理,以黄小笑长远的发展,结合着短暂的幸运来呈现好坏,因为看好黎鸣的潜力而讨好他也未尝不能,但若是这种机制的话,那这种运气则更为无解。

        ……

        第一位上门的客人,是一位管家打扮的老人。

        在会客厅上,他端正地坐在客位,身侧两边带着四位强壮的保镖。

        “黎顾问?”

        “没错,正是我本人。”

        黎鸣简单想过黄小笑给他的资料,“白管家?”

        白管家点点头,“听说,你们公司是新开展的超凡业务。”

        黎鸣念头一转,回忆起在镜子前摆过的微笑,笑着道:“这确实是我们公司的第一次尝试,但是在此之前,我们公司已经经营数年,有着成熟、完整的流程。”

        “这几年,我们公司涉足着金融投资、游戏娱乐等多方面的项目,并且不断开拓,无一不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在这基础上不断进步。”

        “我们有着优秀的,积极进取的员工,目前为止,困难和挑战,对我们公司来说,都已经成为过眼云烟,当下,更上一层次的领域,值得我们去探索。”

        黎鸣说到这里,话音再转:“为此,我们晨光公司的老板,引进了我,专门负责非凡业务的特别顾问。”

        白管家赞同似得微微颔首,“确实,你们晨光公司虽然不大,但却能在多个领域立足,跟你们董事长的慧眼识人有着重要关系。”

        “是的,我们董事长的想法是,趁着现在制度改变,这行业新兴,竞争压力并不大,值得去投资,他很看好私人企业对超凡事件的委托上的前景发展。”

        白管家沉默少许,似乎在思考,十几秒后继续道:“来正式谈一谈合作吧?”

        黎鸣赞成。

        一旁的黄小笑听得云里雾里,两人说话归说话吧,听着全是官腔,可本来敷衍的官腔就算了,咋忽然的,就达成合作了?

        明明来之前,白管家还一副犹豫的态度的,要不是自己能力够强,还真不一定能拉他过来。

        是暗号吗?对一定是暗号。

        他们当着我的面,却使用我听不懂的语言,传递信息,暗中达成了交易。

        一时间,黄小笑的心灵受挫。

        太哈人了。

        ……

        “你是说,赵先生的女儿,失踪了几个月?”

        “希望我们能找到她?”

        黎鸣听到这个事件原委,就皱眉。

        “恕我直言,找人的话,你们应该联系凌城的有关部门,他们比我们更加适合寻找失踪的人物。”

        这里面,肯定有隐藏着,跟深层次的原因。

        白管家似乎没听懂黎鸣话中潜藏的台词,继续道:“黎顾问不必谦虚,作为一家朝阳企业,你能在晨光公司担任重要职业,自然有过人之处,赵先生对黎顾问也十分敬佩,出门之前,嘱托一定要让黎顾问得到应该有的尊重。”

        他说着,拿出了十张交易卡,“每张卡是一万的额度,事成之后,另有重酬,一个月之后,无论黎顾问工作进展到哪一步,都会有十万的酬谢。”

        也就是说,哪怕失败,也有十万?

        白管家的潜台词,无非如此。

        确实诚意十足,在报酬的方面上,处理得让人舒服,丝毫没有反感的地方。

        如果不是反馈的慈悲值有问题……黎鸣会认为白管家足够大方。

        不管是否有什么猫腻,听一听无妨,没问题最好,若是有问题……

        这么想着,黎鸣露出一个客气又温和的笑容,完美到让人无法挑剔。

        “无功不受禄,还请白管家将事情详细一说,我们有能力,一定会尽力。”

        白管家认为是他的金钱起效不觉得意外,慢慢将事情经过告诉黎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