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科幻小说 - 我被禁区污染七十年在线阅读 - 第十章疯狂试纸

第十章疯狂试纸

        “排除一切的不可能,剩下的无论多么不可思议,但那就是真相?”

        脑海走过某句话,黎鸣对罗中书没有怀疑是不可能的。

        从认识到方才发生的事,能全部用机缘巧合解释吗?

        凡事不能太片面,黎鸣知道对这个世界认识仍然不足,没把罗中书直接听杀。

        从目睹黎鸣斩杀白狼之后,罗中书对他的态度明显不一样了。

        虽然心里怀疑罗中书,但目前来说,黎鸣想不出来,一个有着能用大量中元草做饵的人物,因何原因能屈尊到这等地方?

        富家公子游戏红尘也不是这样的啊,这已经超出了游戏的范畴了,除非罗中书脑子不正常,是个异类。

        初步有了怀疑目标,黎鸣这些日子有意无意地打听罗中书,到目前为止,他得到的消息,都没有明显的破绽。

        除了几个,他对罗中书有所疑问的点。

        灰色商人一如既往地,按照日期规律来到。

        “一,二,三,四……”

        六辆货车,车上的货物空了一大半。

        从车上下来的,除了一个穿着人模狗样,打领带穿西装,尽量打扮装年轻的油头中年,以及一个穿着往成熟靠,脸却很嫩的秘书外,其他全是武装人员。

        拿着冲锋枪,防爆盾。

        他们所有人共同之处,是都在口鼻处戴着呼吸过滤装置。

        “一个一个,排队来!”

        油头中年大喝一声,周围期待已久的村民,顿时老老实实排队,不过仔细看去,排最前都是长得凶,生得壮的。

        偶尔有迟到的人,随手拉出一个瘦骨如柴的家伙,就取代他的位置。

        被取代的人,不敢怒不敢言,默默去到队伍最末尾,重新排队。

        “他们从凌晨就开始排了,才能排到那么靠前的位置。”

        罗中书压低声音说道,“排得靠后,可能买不到东西。”

        其实如果不是黎鸣要求,罗中书很想操一把刀大吼一声,此路是我能徒手杀白狼的兄弟开,然后让其他人纷纷滚蛋到一边。

        可惜。

        黎鸣他们所在的位置还算靠前,半个多小时就轮到他们了。

        “五张疯狂试纸,半个月双人份的一价粮食跟水。”

        “这是你的凭条。”

        登记的人,戴着手套的手,收过黎鸣他们的钱后,快速手写了一张纸给他们。

        过程简陋,中途有人造假的话,也不一定能发现。

        只是没有人敢。

        一价粮食跟水,是商人出售的,最低级的粮食,也是荒野中最受欢迎的,性价比最高,普遍能买得起。

        在卖给收货商手上的中元草后,他们换了足够的金钱。

        其实灰色商人不是不做收购的行当,只是比起常年混迹在荒野的收货人,价钱要低上不少,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默契。

        发货人同样戴着手套,把黎鸣他们要的货,随手清点给他们。

        粮食跟水一掂量,其实足够17天的分量了。

        “这就是疯狂试纸?”

        黎鸣看着手里的东西,像极了随手在白纸上剪下来的纸条。

        “今天太热了,早点回去吧。”

        油头中年擦了擦汗水,抱怨道:“卖了这么多,够交差了,这鬼天气,下次再让我来这脏地方我都不来了。”

        后面排队等久了的人,都默不作声,哀怜地看着他们拿出消杀的喷雾,将今天收取的纸币,以及少数材料喷洒消毒。

        “多给我喷几下。”

        油头中年说道,然手下几乎把他全身喷了几遍。

        ……

        “刘经理,我们这么快走,会不会不太好,毕竟……”

        车上,女秘书有点忐忑地说道。

        “给钱了又怎样,他们能拜托到我头上,那就是有求于我,在我的地头,事情办不办,怎么办,我说了算。”

        坐在后排的经理,看着坐在自己怀里的女秘书,忍不住动起手脚。

        “哦,所以你忘记我们交易时的约定了?”

        怀中的女秘书忽然脸容变得淡漠,目光冰冷地看着中年男人,口中吐出了跟她性别不符的声音。

        “停车,停车!”

        刘经理吓得汗毛直竖,将女秘书推到一边。

        “为什么要停车?”

        “你给我发工资又怎样?要拜托我停车,就是有求于我,在我的车上,踩不踩刹车,什么时候踩,我说了算。”

        开车的司机脑袋一百八十度转过来,脸上泛起诡异的微笑。

        “我是很大度的人,可以给你一次机会。”

        “你猜猜……现在车上三个人,有几个是活人,有几个是死人?”

        “我施舍你一个提示:两年前,雪崩,山洞,吃素……”

        ……

        “别看那男的那么嚣张,如果你愿意展示你的能力,他能跪下来叫你爹。”

        等他们离开之后,罗中书才一副瞧不起人的口吻道:“没有能力者坐镇的商队,都是最低级的商队,像他们那样,也就只能喝喝别人的稀释一百倍的汤水。”

        “简单点说,稍微有点成色的商队,都看不上我们咯。”

        黎鸣一句话就把罗中书噎死。

        其实荒野的人,要进入城里,还有一条捷径,那就是觉醒出能力。

        无条件进入。

        但具体如何,罗中书不得而知,村落其他人,也没有清楚的。

        说实话,这问题对他们来说超纲了。

        依靠能力进城?

        这选项对黎鸣来说,不是最佳选择。

        “不过……没想到这样都可以积攒慈悲。”

        黎鸣对王的慈悲,有新的猜测。

        给予的价值,或许是双向的判定,无论是给予者还是被给予者,只要有一方认为并非等价的交换,那就会反馈给黎鸣慈悲?

        这只是一个猜想,但在这个猜想里,起码接受者的认知,能起到作用。

        刚才的交易就是很好的例子,因为在黎鸣心里,中元草的价值,也就那样。

        至于那天晚上的帐篷等物资……黎鸣是基于客观、常识的判断,不参合感情,所以王的慈悲更深层次的研究,有待。

        疯狂试纸的使用方法很简单,滴一滴血下去就是了。

        黎鸣不是没有弄到刀子,只是由于考虑破伤风的问题,他干脆自己用牙在手指咬出血,滴在试纸上。

        没有变化?

        黎鸣微微皱眉,正常来说,试纸这时候应该出现一个数字,精准到十位数。

        所以……这试纸不正常?

        是假货?

        “怪不得,反馈给我的慈悲数超出常值。”

        忽然想起罗中书要的试纸,自己忘记给他了,黎鸣想了想,干脆过去跟他说说,顺便让他注意下粮食跟水源会不会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