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历史小说 - 邪神酱的星期一在线阅读 - 第30章 思维入侵与读取

第30章 思维入侵与读取

        收容基金会的如意算盘的确不差,确定了高位收容物对于低位收容物的压制特性,这才有了借用过身为邪神的沈邪,逐一压制失去控制的收容物这一行动方案。

        从结果上来看,行动属于完全成功。

        原本处于失控状态的2-018置金兽,的确重新恢复到了可控、收容的安全状态。

        “0-01,你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基金会将重启动赤级封印!”

        沈邪耳边的通讯器中,通过人工智能传达着来自于基金会上层的指令。

        卸磨杀驴?

        这不过是基金会对于一个高危级别的0级收容物,应有的一种的谨慎和戒备而已。

        若是有一天基金会彻底放松了对0级收容物的戒备,那么往往意味着它距离彻底毁灭,可能也就不远了。

        “等等,我申请延长限定解除……”

        沈邪并未站起身来,反倒是继续一手按在置金兽的脑袋上,属于他的精神顺着手按着的地方,沟通到置金兽那颗并不小的大脑上。

        “我感受到2-018失控的原因,是因为外来的某种恐惧,令它出现了现在的变化!”

        说出了刚刚通过接触感受到的情绪,依旧保持精神探索的沈邪,甚至通过精神侵蚀,达到了暂时的精神相通。

        “所以……请让我继续调查,从它的口中确定失控原因,从根本上解决这一次的收容物失控问题!”

        通讯器另一端陷入沉默,基金会征集而来的一大批对策部的参谋们,针对沈邪的这番回答,开始了激烈的讨论,甚至就连基金会的人工智能,都开始通过计算力判断沈邪是否在说谎。

        足足过去三分钟,通讯器另一端才给出回应。

        “允许0-01的临时申请,限定解除延长申请,通过!”

        “你有5分钟的额外时间,请尽快归队!”

        随着上头允许,沈邪将全部的精力,重新放回到与置金兽之间的沟通。

        [你,究竟在害怕什么?]

        随着沈邪将这个问题,直接通过精神,灌注到置金兽的大脑之中,已经处于眷属化状态的置金兽,一阵强烈如地震般的精神波动。

        [门,东南……开启,恐怖!]

        置金兽的思维能力,稚嫩地像是个刚刚开始牙牙学语的小孩子,许多词汇甚至是沈邪连蒙带猜的结果。

        “啧……说不清楚,就把你的认知,全部同步给我!”

        眼看置金兽的表达能力让人捉急,根本无法有效汇集信息,沈邪一咬牙,用自己的力量遏制住置金兽的思维能力,转而单方面的读取!

        将置金兽的大脑当成硬盘,那么刚刚置金兽的自我表述,就像是利用文档打开其中的内容,结果显示一大堆夹杂了无用乱码的加密文档。

        而沈邪的读取,则干脆直接接管了硬盘,从代码层面直接读取最核心的内容。

        属于置金兽的记忆、思维以及情感变化,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全部涌入到沈邪的大脑之中,那种属于巨兽的奇怪思维模式,足以瞬间击溃一个人的理智,将人类原有的意志和人格摧毁殆尽!

        追根溯源,循着置金兽的记忆,不断向着过去追溯。

        置金兽单纯至极,从他诞生开始,每日的记忆便停留在置换与吃之间,它甚至没有休息等等常规生命生理上的概念,整个就是一个吞金巨兽。

        置金兽出现恐惧的时间并不长,沈邪很快锁定了最初的那段记忆。

        根据置金兽的记忆显示,它那时一如往常般,利用自身特性【炼金领域】,将基金会送来的河沙转化为金属。

        因为食物的充足,处于收容控制状态的置金兽,并不会制造危险性的大地震,但他能够制造地震波的特性却不是完全关闭,而是以一种低频低威力的状态扩散。

        一如雷达波一般,地震波同样具备探索感知的能力,平日里置金兽正是以这种形式,确定周围地区的潜在危险。

        而在12小时之前,来自于地震波的回馈,让置金兽在苍穹市周边,发现了一个令它本能恐惧的东西。

        门,或者说空间的隙间!

        纯粹的空间隙间,不过是空间挤压产生的裂缝,对于置金兽而言根本不不值一提。

        可从那隙间之中隐约传递出来的无名恶意,才是让置金兽这样的并无多少情感的2级收容物,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苍穹市距市中心以东18公里处的某个……正在扩大的裂隙?”

        沈邪获得的情报,无疑对收容基金会来说意义重大!

        要知道基金会甚至完全没有观测到类似的情报,换句话说若非沈邪这一次的出手,可能直到这个隐藏的炸弹彻底引爆,基金会方面都会处于对隐患一无所知的状态。

        提前控制、收容、保护,无疑能够大幅度降低对这个世界的影响,而这恰恰就是收容基金会存在的核心理念。

        几乎是在确定置金兽不再是问题之后,沈邪所在的特别行动小组的目标,就从解决置金兽更改为调查苍穹市的位置隐患。

        基金会的车队如同长龙一般,在苍穹市的公路上穿行,特殊的身份让整个行动小队畅通无阻,很快根据沈邪提供的坐标,一行人来到了预期中的目的地。

        一座……烂尾楼!

        “嘉嘉大厦,原定的综合型娱乐购物于一体的大型商场,当初号称投资三十亿的大型项目!”

        刚刚来到目的地,和沈邪同坐一辆车的沈冰,便如同沈邪的私人秘书一般,将基金会调查而来的资料,如数家珍地汇报给了沈邪。

        “……不过因为当初的投资方资金链断裂,投资计划无疾而终,各方纷纷撤资,最终将这一处前景无限的商场大厦,变成了无人接管的烂尾楼!”

        “大楼废弃7年,除了流浪汉以及探险猎奇者,这里应该什么也没有!”

        沈邪对沈冰的说法不置可否,望了一眼从车上相继下来的基金会调查员,“有没有问题,我们的眼睛,和带来的仪器会给出对应的结论,现在……由我们亲自去查看一下现场吧!”

        “不过作为基金会的特别调查员(临时工),我的建议就是……b级以下原地待命,作为后勤!这里的问题,必须交给我这样的专业人士!”

        对于沈邪的说法,沈冰既不赞同也不反对,作战是由上头的决策部部署,无论是沈冰还是沈邪,都不过是行动的执行者而不是策划者。

        整个废弃商场很大,绝非一两个人能够搜查的庞然大物。

        基金会足足派出十二组人马,分别从地下停车场,一直搜寻到上场顶楼。

        从专业调查员到独一无二的检测设备,整栋楼几乎全都搜了个遍。

        上百号人,差点没把整栋烂尾楼翻个底朝天,可除了某种特殊的能量波外,并未锁定任何的异常。

        “我早说过……这种事情,还是要找专业的来!”

        沈邪放下刚刚吃完的烤串签子,看了半天戏,最终还是免不了他亲自出马。

        “你确定,你能行?”

        同样在观察的沈冰,狐疑地看着一直专注于撸串的沈邪,怎么不相信刚刚沉迷于吃东西的沈邪,能够比他们基金会的专业调查员寻找得更快。

        “嘁……我说的你们还不信!”

        沈邪晃晃悠悠,来到烂尾楼一层大厅,废弃喷水池前。

        右手凝聚金光,以炁化形凝聚钩爪,狠狠地甩向了积满了绿水的水池之中。

        嗤……

        钩爪入水,却没有溅起半点儿水花,相反钩爪在进入水面的瞬间,便如同被吞噬了一般,凭空消失在水面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