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历史小说 - 邪神酱的星期一在线阅读 - 第9章 不是不能,只是不想

第9章 不是不能,只是不想

        作为收容物玩具王国的特性能力,玩具领域近乎于一种被动属性,当白羊将这玩意从暗影空间中取出之后,自动辐射到周围的空间之中。

        除了持有玩具王国这把钥匙的人,其他生物全都属于被玩具化的目标之一。

        领域的力量,其笼罩范围足足达到100米,沈邪所在的密封囚室将这种能力压制了60%,饶是如此依旧能够将整个囚室完全笼罩。

        沈邪自然也被玩具领域的效果所笼罩,其中的力量自动落在沈邪身上。

        1秒,2秒,3秒……

        白羊似乎在等待沈邪被玩具领域,变成一个不会行动的玩具。

        可沈邪却完全没有产生丝毫的变化,仿佛玩具领域压根没有产生效果。

        颇有些怀疑人生的白羊,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钥匙,意志再度催动玩具王国的力量。

        咔——

        玩具王国的钥匙上,陡然出现一道裂纹,随之白羊的手臂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不是白羊在摇晃手臂,而是他手中的玩具王国的钥匙自己在颤抖不已。

        啪——

        白羊的手臂变成了麻花,玩具王国的钥匙直接疯狂扭动,挣脱了白羊的手臂不说,甚至还自己飞入了沈邪的手中。

        “哟,这是主动选择了投诚!”

        沈邪抚摸在钥匙的裂纹上,那玩具王国的钥匙裂纹,就这么随着沈邪的手指拂过,转瞬间竟然重新凝聚消失,仿佛裂纹从来就不存在一般。

        沈邪举起钥匙,对着白羊道,“这个小家伙,可比你识相多了……”

        收容物就这么主动脱离了自己的手,甚至主动投入到了其他人的怀抱,白羊也算是见多识广,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离谱的事情!

        暗影会对于收容物的研究也不少,自然也知道不少收容物表现出了活着的特性,甚至有些除了不会说话之外,更像是住进了一个人类或者恶魔的灵魂。

        可玩具王国并没有活着的特性,可偏偏玩具王国表现出了如同生命一般的恐惧,甚至在极致的恐惧之中,自动选择了背叛白羊,转而投入了沈邪的手上。

        “……谢谢你充当了一回送宝童子,现在……你没用了!”

        玩具王国并不是沈邪的力量所慑,而是因为它的力量想要将沈邪玩具化,触碰到了沈邪祂作为邪神的本质。

        收容物的力量碰撞,更是力量本源的对抗,而很明显仅仅是1级收容物的玩具王国,远非0级收容物的对手,自然在不敌之下最终为祂的力量所折服。

        沈邪并没有脱离基金会双重制约的控制,但并不代表沈邪拿白羊这个暗影人没辙。

        金光一闪,金光咒笼罩下的沈邪,身体机能大幅度提升,顿时如同金色雷光,一瞬间出现在白羊的身后。

        以炁化形·番天印!

        借助将金光咒修炼到出神入化的境界,本来无形无质的炁,不但凝聚成金光状,更是化作了凝实的实体状态,甚至因为高度的凝练,变得比起正常的钢铁更加坚固硬实。

        而传说中的番天印,便是由广成子炼制而成,在封神大战之中杀死了金光圣母与火灵圣母,甚至逼得龟灵圣母变回原形。

        这件以阐教神仙法宝命名的招式,说白了就是将金光咒凝聚为金印,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转化为物理冲击能力。

        金光一闪而过,这个世上便已经没有了名为白羊的暗影人。

        咚!

        金印撞击再地面上,砸出一道深深的印痕,而暗影人白羊则是化作了一滩血泥。

        “啧——威力是不错,可这里是我家,该找谁来打扫呢?”

        番天印一招祭出,毁灭的可不只是白羊附体的目标,更是将对方的本体一并抹除。

        5分钟后,通过通讯器无法和实验室取得联系的刑启和沈冰二人,先后赶回了实验室。

        两人什么也没有看到,仅仅看到已经从玩具变回原本身体的楚逸一帮人。

        清醒过来的楚逸,第一时间找到了沈邪,自然也看到了沈邪所在屋子内的那一滩血迹。

        “他,死了吗?”

        看到血泥的楚逸,多少已经猜到了白羊的结局。

        “嗯,闯进来一个自称什么暗影会的重度中二病,想要拉我入会!”

        “可我是谁啊!像他这么不靠谱的智障玩意儿,我自然不同意人,然后他就想要用强音手段!”

        “哼,然后我就用金光咒,直接干掉了这个危险玩意儿,我这应该算是自卫反击吧?”

        ……

        随着沈邪随口的汇报,楚逸边听边点头,等到沈邪全部说完,他才对着沈邪竖起两根手指。

        “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既然暗影会已经邀请了你,甚至为你打开了囚室,你为何没有跟他离开?”

        “第二个问题,既然你杀死了入侵的暗影会的暗影人,那么他手上的那件收容物是否也在你的手中?”

        事关沈邪这位基地中最为危险的邪神,楚逸就算平日里再怎么小心,此刻也不得不冒险进行试探。

        沈邪究竟是没有选择合作,还是选择了暗中合作?

        因为玩具化的缘故,楚逸对于自己被袭击部分的记忆,甚至几乎没有了记忆,只记得暗影人白羊拿出了某间收容物,却不记得收容物究竟拥有什么样的力量。

        “你问我为什么留下?唔……我不觉得外面的世界比这里更好,那个暗影人虽然中二,但有句话说得或许没错……外面的世界又污秽了,难道你不觉得我的这间屋子,是世界上最干净的吗?”

        顺着沈邪张开的手臂,饶是以楚逸的性格,也不得不同意沈邪的判断。

        这间专门为沈邪准备的纯白囚室,的确是世界上最为干净的地方。

        也只有这样的白色,才能够给帮助基金会的他们,了解到沈邪身上的变化。

        不等楚逸做出回答,沈邪坐会到了电脑前。

        “不是我不能离开基地,而是我不想离开,这是前提,你们可别搞错了!”

        说着沈邪熟练地开启电脑,打开基金会专门定制的软件,从被打断的地方看起了番剧,头也不回地说道,“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那玩意儿我可没看到,我根本没给那家伙对我动手的机会,兴趣被我一起毁了也说不定,亦或者失落在异次元了也说不准……对了,距离0点还有1个多小时,契约的内容相信你们不会忘记吧!”

        听到这里的楚逸,自然也无暇去理会白羊身上的收容物问题,比起沈邪即将离开基地前往外界这件事情,什么收容物没有回收都只是小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