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历史小说 - 邪神酱的星期一在线阅读 - 第5章 基金会的冒险尝试

第5章 基金会的冒险尝试

        属于沈邪的白色封闭房间内,正在电脑前疯狂刷着变态单机版LOL的他,突然停下了双手的操作,目光扫向了雪白的墙壁。

        墙壁再度打开,明明并非一日三餐的时间,却有一个传送带通过打开的小小缺口,将一枚盒子送入了房间之中。

        “0-01,我们需要你亲自演示金光咒的效果,打开盒子,取出里面的羊皮纸,只要你愿意签上契约,我们便愿意给你暂时的自由!”

        自由?

        沈邪自然不傻,他知道自己作为邪神的特性,几乎注定了他是人类之敌般的存在。

        而收容基金会这帮自认为人类守护者的家伙们,又岂会给他真正的自由!

        所以哪怕不知道所谓的契约写着什么,沈邪也知道他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盒盖被沈邪轻松划开,盒子之中撒旦的契约便向外释放恶魔的低语。

        这种能够蛊惑人心的言语,几乎能够让所有听到声音的普通人,不由自主地产生书写契约的欲.望。

        此前接触契约的刑启,虽然心智颇为坚毅,却也无法避免受到恶魔低语的影响。

        与普通人不同之处,在于这种影响对于理智的人非常的小,甚至可以配合其他收容物,以及修养进行清除。

        而对于身为邪神的沈邪而言,这所谓的恶魔低语就真的只是苍蝇一般的无意义噪音。

        想要凭借诱.惑影响沈邪的心灵,别说只是一份撒旦的契约,就算是撒旦本人来了,也不见得好使。

        收容物0-12并非沈邪的能力诞生的收容物,所以沈邪并不具备直接获取0-12具体信息的能力,不过通过一手抓住撒旦的契约,这份契约的能力信息,或多或少被沈邪掌握。

        的确无法形成数据化的信息,可沈邪毕竟是位格相当高的邪神,要制服契约让对方主动吐露能力,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原来如此……绝对契约吗?的确……也只有这样,基金会的家伙才会允许我出去!”

        【甲方:廉贞收容所所长,刑启

        乙方:收容物0-01

        甲方要求:乙方在甲方面前演示金光咒,配合甲方进行相关研究,研究期间禁止甲方离开廉贞基地以及做出任何危害廉贞基地内部基金会成员的行为

        乙方要求:配合甲方研究完成后,乙方将获得1小时在基地之外活动的自由时间。(注:此1小时内,乙方能力将会限定在普通人,一切特殊能力将会消失,且禁止主动伤害外界人类)】

        在契约的下方,收容所所长的刑启已经提前在甲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而乙方依然显示着空白。

        “仅仅1小时的自由?似乎也不错,我对外界根本没有任何的印象,就当体验生活!”

        拥有局域网络的沈邪,本身对于外界并不期待。

        或许是因为成为了邪神的缘故,沈邪本身的欲.望非常的低,外界的吸引力还没有他对上网的欲.望高。

        很快做好决定的沈邪,作势拿起一起送来的笔,准备在羊皮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呃,我应该写收容物0-01,还是沈邪的名字?”

        稍加犹豫,沈邪最终还是选择了写下沈邪的大名。

        撒旦的契约似是认可了沈邪的名字,亦或者对它来说无论是0-01还是沈邪都能够指定沈邪本人。

        随着沈邪二字写上契约,那张撒旦的契约上原本的黑色字迹,竟然自己产生了变化。

        收容基金会阴我!

        看到字迹变化的瞬间,沈邪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而随着字迹变化的进一步进行,沈邪发现一切似乎并非如此,契约并没有变得对他更加苛刻,相反整体的内容变得对他更加有利。

        契约上甲方的要求没有改变,反倒是乙方的要求出现了些许的变化。

        乙方要求(改):配合甲方研究完成后,乙方将获得24小时在基地之外活动的自由时间。(注:此24小时内乙方能力将会限制为普通人,部分特殊能力会受到限制,且禁止伤害普通人类)

        改动虽然并不多,但无疑将整个契约向着更加公正方面变动。

        等到沈邪将撒旦的契约送出房间,作为契约签订者的刑启刚刚看了一眼,便忍不住大叫起来。

        “见鬼了,契约内容怎么变了,而且变得这么离谱!”

        刑启忍不住跳脚,甚至忍不住想要撕掉这一份契约。

        在刑启看来,将沈邪这么危险的存在放出基地1个小时,都是一件无可挽回的错误决定,就更别说一口气放出去整整24小时。

        至于原本约束沈邪的枷锁条件,此时更是被进一步放宽,在刑启看来则是雪上加霜的错误。

        只是刑启一门心思想要修改契约,却发现任凭他如何涂改,都无法对撒旦的契约上进行哪怕一个字的修改。

        “没用的,收容物0-12并没有那么容易进行修改!”

        楚逸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一双眼睛似是能够看透一切的真相。

        “楚博士,你什么意思?”

        面对刑启的质问,楚逸摇摇头,望着羊皮纸道,“收容物0-12疑似拥有自己的意志,所以其能力绝对契约在一定程度上也被称之为公平契约,我翻阅过这件收容物的使用记录,发现一旦契约内容对于双方的要求差距过大,那么契约会自动修改契约内容,令双方付出接近于一个平衡!”

        “或许在0-12的判定标准之中,我们制定的要求并不满足于公平二字!”

        一听到公平,刑启就像是炸了毛似的,骂骂咧咧想要否认契约的存在。

        但楚逸却很清楚,一旦绝对契约签订完成,那么意味着这一份契约必定会被执行,刑启就算不乐意都做不到阻止。

        而有了这份契约的约束,一直被关押在封闭白房间之中的沈邪,终于走出了那个名为家的囚室。

        基金会的一般成员全部撤走,但凡留下来直面沈邪的基金会成员,都是有着C级以上的精神抗性。

        饶是沈邪手臂上戴着用于压制他能力的臂环,房间内的C级成员在见到沈邪的一刹那,一个两个也是身子跟着一阵颤抖。

        眼前出现无数奇异的幻觉,甚至嘴巴都忍不住发出奇怪的呓语,吐出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未知内容。

        囚室之外的房间,局面顿时乱作一团。

        “C级人员,撤离房间!”

        一扶眼镜框,楚逸再次在心中提高了沈邪的危险等级,隔着囚室的交流可没办法了解到沈邪的危险性,这刚刚出现就给了所有人一个下马威。

        “0-01,收敛你的力量,你想要违逆契约吗!”

        楚逸开口,严词警告了沈邪一番。

        “哈哈哈……抱歉,一直是一个人,所以没想到你们连这点力量都受不了!”

        说话间沈邪身上的力量进一步收敛,很快楚逸在内的基金会成员,便纷纷感受不到那股异常,仿佛站在他们面前的沈邪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一般。

        亲身体验过沈邪的力量,刑启那是巴不得立马结束金光咒的实验,然后让沈邪尽快回到囚室之中。

        而楚逸虽然有心研究沈邪的力量,但理智还是让他按部就班地进行金光咒的实验。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浩劫,证吾神通……金光咒!”

        独立的实验室内,沈邪当着一众研究员的面,施展出了他所学的金光咒。

        凝实的金光,覆盖于沈邪身体表层,如同穿上了一层金甲一般熠熠闪光。

        “进行第一项实验,金光护体的强度,从最基本的05式9毫米警用转轮手枪开始!”

        楚逸话音刚落,机器仿生手臂,握着一把警用转轮手枪,对准了沈邪。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