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花开两朵(1.1W)

第一百一十七章 花开两朵(1.1W)

        不用他说,夕日红也认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

        她猛地一拍沼泽,这世界便剧烈的晃动了起来,不断让他们深陷的沼泽也因此仿佛丧失了吸力,抓住空隙,夕日红一把拎起鞍马云海,便从中挣脱而起。

        踩在石台上的瞬间,鞍马八云的画笔落下,他们身下的沼泽便化作了岩浆,这岩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上涨着,而承载着他们的石质平台,却也从下往上,逐渐开始消失。

        夕日红和鞍马云海本能的沿着石台往上跳跃着,却诡异的发现,不管跳跃多少次,只能勉强拉开和岩浆的距离,却无法抵达那看似并不遥远的,鞍马八云所在的平台。

        鞍马云海脸色变得极差,他大声呵斥着:“你怎么还不醒悟?难道你真的疯了吗!?”

        鞍马八云平静的凝视着面前的画板,画板中,是鞍马云海葬身火海的凄惨画面,她停下了笔,走到台阶边缘,望着身下垂死挣扎的两人,眼神隐约有些嘲弄与释然。

        杀掉这两人,木叶绝不会放过自己。

        想要将这种强大的忍者拉入精神世界,现在的自己,有着一定的距离要求。

        而且,即便在这精神世界里,想要杀掉对方,也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

        并非是她要想要刻意延缓杀人的时间,而是,她做不到。

        幻术世界的一切看似神秘奥妙,而她亦如造物主般强大,但事实上,厮杀的过程,却只是简单的精神力互相消磨。

        敌人若是能冲到石台上给自己一刀,便意味着自己的精神力远不如对方,幻术失败,自动解开。

        但若是敌人只能在这里挣扎,就说明,自己的精神力正在占据着上风。

        当然,如果敌人丧失战斗意志,陷入绝望,杀掉对方的过程还会更快,这也是为何要在这里营造出一副让人绝望的场面,不断地给敌人造成伤痛的原因。

        而且,自己的幻术攻击远比普通幻术还要强大,她们身下的岩浆,以自己的实力,或许无法直接将对方烧死,但也绝对可以将其烧的奄奄一息。

        这样一来,即便不能直接在精神世界解决掉对方,回到现实,他们也只是被岩浆烧成重伤,任人宰割的样子了。

        “绝望的挣扎,感受痛苦吧!”

        “在这个世界,我便是独一无二的,神!”

        鞍马八云只是用冰冷的视线凝视着身下的两人,语气森寒的,说出了她已注定好的结局。

        夕日红奋力迈开脚步,精神高度集中,身体一点一点的提升了速度,竟然不知不觉中,距离那石台更近了些。

        这意味着她在这场精神力之战中,取得了些许优势,但鞍马八云却只是一言不发,死死地盯着她。

        为什么呢!?

        我明明是那么喜欢你啊,老师...

        为什么要帮助火影对我的父母,对我出手呢?

        爸爸,妈妈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又做错了什么,要被关在这里!?

        她闭上眼,许久后,缓缓睁开,转过身去,却被面前突然出现的人影吓了一跳,差点立足不稳,直接跌落石台。

        而原本距离她还颇为遥远的夕日红与鞍马云海,却趁此机会,几个飞跃,将原本看似永无止境的道路跨过,飞上了石台。

        “五代目...火影!?”

        此刻,双手插袋,身后的御神袍无风自动的日向结弦,正捏着下巴,看着鞍马八云的画作进行点评:“真好啊,即便只是一副画作,却能给人一种身临其境之感,画中人的绝望,仿佛也能从这幅画里渗透而出。

        如此画技,用来画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可真是可惜。”

        鞍马八云警惕的往后一步,呼吸急促了起来,她本能的轻咬着嘴唇,精神高度集中,可却发觉,自己竟然无法再对自己的精神世界做出什么大的改动。

        反倒是对方,此刻扭头看着自己,微微一笑。

        “初次见面,我是五代目火影,日向结弦。”

        “另外...刚才,好像听到了是你在说,感受痛苦,成为神什么的话吧?”

        “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喔。”

        日向结弦温和的话语没有让鞍马八云有丝毫动摇,她苍白的脸上,平静的眼睛看着对方,恨意逐渐凝聚:“你...是来杀掉我的?”

        所以说,小屁孩很麻烦,做事不利索的大人们,就更烦人了。

        难道这么长时间,还不能把事情说清楚吗?

        又或者说,是她精神世界的伊度,还会对她的精神造成影响?

        日向结弦叹了口气,若不是他用水晶球监控这里,发现鞍马云海胳膊上连连喷血,他还真打算把这件事就交给夕日红去处理的。

        但出于安全考虑,他还是一个飞雷神飞到了这,决定亲自给这个家伙解释一下。

        “这件事很简单——尽管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是木叶一方杀掉了你的父母,并且打算连你也杀掉的。

        但我可以五代目的身份作证,你所遭遇的父母丧身火海,并非是木叶一方所为。

        而是你体内的怪物,伊度。

        事实上,当时的你是亲眼见证了这一切的,只可惜,你把它忘掉了。

        现在之所以会来见你,也之所以会让红和云海族长来这,也是为了解决那个怪物,让你能够不再被暗部监视,可以恢复正常的生活。

        不过,也没关系。

        只要那个怪物出现,或许,你就能明白一点了吧。”

        日向结弦话音落下,看着眼神隐约有些动摇的鞍马八云,伸手,缓缓抓向画像。

        原本的油画里,画着的是鞍马云海的凄惨死状,但在此刻,日向结弦只是伸手,其中的人脸便开始扭曲,发出凄厉的恐怖叫喊声。

        一个和鞍马八云体型一样,发型一样,但脸颊却怪异如鬼怪的怪物,便被日向结弦捏着脑袋从画里提了出来。

        这怪物张牙咧嘴的想要撕咬日向结弦的身体,但日向结弦却只是随手一抛,便把这怪物丢给了鞍马八云。

        鞍马八云下意识的避开,眼神剧烈的颤抖着:“不可能!不可能是这样的!”

        怪物发出一声愤怒爆吼,口中喷吐出熊熊烈焰,烧向日向结弦。

        而日向结弦却只是全神贯注的看着它的火焰,任由它灼烧着自己,啧啧称奇道:“即便温度不高,却可以直接伤到我现实中的身体吗?真厉害啊。”

        他浑身散发着莹莹白光,也正是这莹莹白光在抵挡着火焰的伤害,蓝色的眼眸,在此刻绽放着圣光般的光彩,让人有些不敢直视。

        名为伊度的怪物暴躁的想要朝着日向结弦冲来,下一刻,却被夕日红从身后用一把苦无洞穿了脑袋。

        它狞笑着扭头,伸手还想抓向夕日红,却在伸手的瞬间,被鞍马八云手里的匕首,刺穿了心脏。

        她脸色茫然、呆滞的望着眼前的怪物。

        是真的...

        这个怪物...

        我记起来了...

        真的是我,真的是我亲手杀掉了爸爸,妈妈...

        她绝望的跌坐在地,而原本被贯穿了脑袋也无动于衷的怪物,却因为她刺穿了自己的胸口,便发出凄惨叫声,在地上狼狈不堪的翻滚求饶着:“不要...杀我!”

        “杀了...他们!”

        “杀!”

        “...”

        最后一个杀字还未说完,一只脚便踩在了怪物脑袋上,日向结弦啧啧称奇的低下头来,看着这怪物,若有所思。

        某种意义上,这已经是一个完整的灵魂了吧?

        用精神力,能够直接制造出这样一个拥有着特殊能力的怪物,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初代目的木遁简直如出一辙。

        只不过,木遁是可以创造活物的阳遁极致表现中的一种,而八云的血迹,是创造精神体、灵魂的阴遁的一种罢了。

        从原著中看,八云创造出的这个怪物伊度,甚至可以出现在现实世界里,被她的父母看见,宛若须佐能乎一般被人见到。

        已经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生命体了。

        但只可惜。

        活着的东西,就能被杀死,即便是在精神世界里,它也可以被精神力所伤,一旦失去了八云的精神力补给,便脆弱不堪,一碰就算。

        日向结弦扭头看着如今一脸绝望,心若死灰的鞍马八云,叹了口气,扭头看向夕日红,而不出意外地,夕日红此刻已经紧紧抱住了女孩,宽慰着什么。

        他无意参与师徒二人的“感情自我救赎”,只是看了一眼此刻伤痕累累的鞍马云海,心念一动,便在这精神世界,打开了一道传送门般的白色光圈。

        鞍马云海跟着他踏出光圈,随后,意识便回到了现实世界的身体当中。

        “不愧是鞍马一族的血迹,寻常的幻术,即便是在精神世界构造一个虚拟世界,也是模板化的,固定路数的。

        而鞍马八云却能随心所欲的构造自己的幻术世界,在精神世界里的强度更是高到吓人,若非是她的身体实在太过孱弱,拖累了她的精神发展,而那精神造物伊度却又一直躲在她的精神世界里吸取营养。

        此刻的八云,恐怕精神力还能更强一些。

        不过,以她的身体,若是精神力再自由增长下去,恐怕活不过十年。

        云海族长,这种情况,在鞍马一族中,可有出现过?”

        日向结弦一边发问,一边手上浮现出莹莹绿光,轻松为鞍马云海治愈着手臂上的创口,而一旁的夕日红还呆呆站在原地,远处坐在椅子上的鞍马八云也是如此,显然,这俩人还在精神世界里深入交流呢。

        真是奇妙啊...

        这还是日向结弦第一次和这样的幻术高手“交手”,尽管是他有些碾压的局势,但却让他宛若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般,对于精神力的使用、又有了新的心得体会。

        而鞍马八云的能力也的确让人啧啧称奇,某种意义上,她的血迹与柱间不相上下,这种能够用精神力造物的能力,完全是一种连日向结弦都无法学习的特殊能力。

        日向结弦顶多能在精神世界里呼风唤雨罢了,但鞍马八云,却可以在现实世界里,用精神力做到这点。

        只靠画画就能完成术式。

        和柱间双手一拍,便要啥来啥,简直如出一辙。

        鞍马云海却摇头叹息道:“没有,即便在我们家族的记录中,八云的情况,也实在是特殊,她的精神力,在幻术的杀伤力上,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对于幻术的理解...”

        就如同柱间是千手一族里一般的地位吗?

        那这就更加让日向结弦对鞍马八云的能力感兴趣了。

        对于常人来说,改善身体是很难的事情,但对于现在的日向结弦来说...

        好像并不是没有办法呢。

        只是,必须要给鞍马八云亲手做一次完全体的检查,才能判断,到底能不能帮她扭转身体的问题。

        也就在此刻,身旁的两人终于悠悠转醒。

        回到现实的夕日红已是和鞍马八云一样涕泪横流,师徒二人在精神世界化解了多年的误会,她也像个合格的老师一样开导着鞍马八云的心结。

        夕日红倒是第一时间擦了擦眼泪,低下头,不知道该向火影说些什么好了。

        而鞍马八云多年的委屈和绝望宣泄而出,此刻竟一发不可收拾,依旧发出啜泣的声音,柔弱的身体上气不接下气,却看着日向结弦,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抱,抱歉,火影大人,我,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请您原谅我!”

        她哭得梨花带雨,而日向结弦能做的,似乎也就只有上前一步,将她扶起来后,用温柔的笑容说着:“不用向我道歉,我从未怪过你什么,而且,你也从没有对木叶造成过什么伤害。

        至于你的父母....抱歉,尽管我并不认识他们,但我想,他们所希望的,大概,也就只有你能平安长大了。”

        “对不起...对不起...”也不知道她此刻道歉的对象,是日向结弦,还是被她误杀的父母了。

        这悲惨的现实让八云难以接受,她此刻勉强被日向结弦扶着,却哭得泣不成声,完全无法站直身体,又哭了一会,竟然直接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夕日红紧张的向前一步,而日向结弦则只是淡定的说着:“大概是伤心过度晕过去了,这很正常,她本就不是一个特别坚强的孩子,身体又弱。

        我带她去医院。”

        日向结弦一只便将昏迷的鞍马八云抱了起来,另一只手则按在了红的肩膀上,一个飞雷神,便带着人直接出现在了火影大楼内,打开窗户,几个瞬身,便将她带到了医院里。

        夕日红一直紧紧跟着他,直到他把鞍马八云放到医院的病床上,有专业的医疗忍者检查后给出了没有大问题的结论后,才松了口气,愧疚的低着头,对日向结弦说着:“抱歉,是我的错...”

        “无妨,按我的观察来看,即便我不出现,你也有大概率能够制止鞍马八云的动作,只是我注意到了云海族长手臂失血,才出于担忧提前赶来制止了这一点而已。”

        日向结弦先是肯定了夕日红的能力。

        毫无疑问,若将精神力比作拉锯战,那么夕日红在精神世界里表现出的韧性,足够和鞍马八云僵持许久,甚至于,她若真想动手的话,应当还能有些出色的表现。

        这一点,日向结弦在精神世界里,通过白眼的感知,看得清楚。

        在平时的日向结弦,透过白眼能观察到敌人的一部分精神力,也就是灵魂的特性,但若是不特别观察,是看不仔细的,只是,在精神世界里,他就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得一清二楚了。

        夕日红的精神力波动,远在鞍马之上,只是因为心软,无法下定决心对对手造成伤害罢了。

        “抱歉...”提到云海,夕日红脸上的愧疚之色便更浓一分,尽管那是他自己划拉的,但...她总觉得自己应该负点责任。

        比起伤害到鞍马八云,她更想去说服对方...反倒让日向结弦以身犯险。

        只是,比起这些,最让夕日红惊愕的,却是日向结弦在精神世界中表现出的强大。

        她十分清楚在鞍马八云的精神世界里,日向结弦的突然出现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的精神力不但强大到能肆意入侵到别人的精神世界,还在鞍马八云没能第一时间发现他出现的时候,就说明了他的精神力,远比鞍马八云还要更高!

        他能在鞍马八云的精神世界里一把揪出伊度,更是说明了他精神力的强横程度远超人之想象,甚至于控制力,也十分惊人。

        “五代目大人,是我低估了您的力量...”夕日红感叹着,却又有些心绪复杂。

        何曾几时,面前的年轻人还只是一个优秀的天才后辈,可现在看,即便已经有所预想,但他成长出的强大实力,竟依然完全超越了自己的想象。

        日向结弦表情平静的只是点点头,笑道:“没关系,事实上,在木叶,在忍界的绝大多数人眼里,我仍然只是一个未来可期的年轻火影罢了。

        这不你的错。”

        他说完后,扭头看了看病床上的鞍马八云,饶有兴趣的说着:“你先好好陪她几天,疏解一下她心里堆积的问题,等到她的情况好转,就带着她来找我吧。

        鞍马一族的血迹,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不少呢。”

        夕日红同样感同身受,但却又有些惋惜的叹着;“可惜,八云的身体,实在是太柔弱了。”

        “但却并非不能改变。”日向结弦说完后,只是意味深长的笑着:“等她好转,你带着她一起来找我,到那时再好好聊聊以后的事吧。”

        夕日红知晓面前的火影工作繁多,也不敢再多叨扰,只得低头尊敬道:“是,火影大人。”

        日向结弦微微一笑:“那就交给你了,夕日红前辈。”

        不等夕日红回话,他的身形便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夕日红呆呆地看着他离开的位置,许久,常熟一了口气。

        如今的日向结弦,让她觉得有些陌生,但却因此,有了更多的敬畏。

        真是个...怪物一般的,天才啊!

        他的进步,真的是人类能达到的吗?

        夕日红完全无法相信,一个人能在短短几年就成长如此巨大。

        但事实摆在眼前,即便仅是惊鸿一瞥,夕日红也坚信自己的判断——倘若自己是他的敌人,恐怕完全不是一合之敌吧。

        她摇摇头,扭头看向了躺在病床上的鞍马八云,叹息一声,静静坐在了她的身边。

        ......

        “你确定!?”

        幽深的洞穴之中,传出了一声沙哑的,惊疑不定的男声。

        大蛇丸头戴斗笠,穿着晓组织的衣服,声音阴冷中,带着一丝讽刺的笑意:“我难道会对这些事撒谎吗?”

        在他面前的团藏,早已没有了当年在木叶时的威风凌凌。

        如今,团藏整个上半身几乎都被绷带紧紧缠绕着,甚至连脑袋都是如此,只有一只浑浊的独眼露在外面。

        就像是一个木乃伊一样,躺在病床之上,身上到处连接着各种复杂的仪器,还有输送着各种营养液的输液管,让他看起来,简直是惨的让人不忍直视。

        团藏一动不动,唯有那只独眼闪烁着难以置信且危险的弧光。

        许久后,团藏脸上的绷带下,才传来了沙哑晦涩的话语:“把具体的事情和我好好说说...他现在,真的能独战三位影,还包括初代目和二代目...”

        大蛇丸不紧不慢的把自己知道的事都说了出来,即便初代和二代他是召不出来了,但通过再次秽土三代风影,他还是得到了一些和日向结弦有关的情报。

        其中,自然就有一些三代风影的切身体会与嘲讽——按照三代风影的话来说,下次,大蛇丸最好准备一场随时能开五影会谈的秽土忍者,再来找日向结弦的麻烦。

        尽管很不爽被日向结弦这个后辈打的没有半点脾气,觉得自己如果恢复到全盛状态,定能给这小子一点颜色瞧瞧,但比起日向结弦,他更厌恶的,还是打扰着自己安眠的大蛇丸。

        这世界上如果说有什么比死还惨的事,那大概就是死不得安宁了。

        大蛇丸是从不会因为别人的垃圾话而影响心态的,事实上,他已经想明白了,想透彻了。

        作为一个大聪明,目标极其明确的天才,大蛇丸从不会被无关的情绪左右自己的判断,识时务者为俊杰,活着生命才有意义。

        尽管内心也对日向结弦三番五次搞乱自己的计划,有那么点不爽,但只要想起自己被自来也暴揍,差点连八岐之术的情报都曝光出来的窘境,他便由心的认识到了自己目前实力的不足。

        自来也的仙人模式,大蛇丸有所耳闻,他签约的地龙垌中,同样有仙人模式的传承所在,只是他认为那种玩意练不好就把自己都搞没了,而且极其难以入门,便一直没什么兴趣。

        但这次被自来也用仙人模式一顿狠揍,几乎毫无还手之力,还是让大蛇丸意识到了忍界的偏差——影级强者、亦有差距。

        大蛇丸自认为,以自己的本事,怎么着,也不至于连自来也都打不过。

        但就这一次的战斗看来,即便用出八岐之术,甚至都未必会是自来也的对手,他必须要掌握更强的力量,才能与之战斗。

        但是....

        有必要吗?

        打不过,我不打不就行了?

        大蛇丸已然心生退意——不管是晓组织的“宏大目标”,还是团藏的阴寒心思,此刻都对他掣肘大于帮助。

        是时候开溜了。

        而面前的团藏,此刻脱离了木叶,对自己的帮助也极其有限,若榨不出利用价值...

        不如宰了他算了。

        顺便把尸体保存好,以后没准万一被日向结弦逮着,打也打不过,跑也不跑不掉的时候,用团藏的尸体当个投名状?

        大蛇丸心中想法暗潮涌动,面上却不露半点声色,悠悠然对着病床上的团藏讲述着日向结弦强大的实力,并以此观察他的态度。

        倘若这团藏还能榨出点东西来,那就榨干了再走,如果榨不出来嘛...

        正当大蛇丸想到这里之后,病床上的团藏,已然在他叙述了事情之后,无法坐住了。

        团藏起身,抬手似乎都有些费劲,他对着一旁的根部死忠们摇头示意不用帮助,双手结印,下一刻,便通灵出了一个封印卷轴。

        “这个算是定金...”

        他声音依旧沙哑,而大蛇丸接过卷轴,随手解开卷轴,召唤出其中的物品查看。

        却只看到了一个浑身惨白色的古怪生物。

        这古怪生物让大蛇丸颇为眼熟,在晓组织里仿佛见过这种玩意,但让他欣喜和惊讶的,却是这生物此刻茫然瞪大的眼中,有一只写轮眼正诡异的“活跃”其中,这只写轮眼仅有两勾玉,但对于大蛇丸来说,却已经相当充分了。

        他早就对写轮眼、白眼感兴趣了。

        当然,其实他对轮回眼兴趣最大,只是被佩恩暴揍一顿,便立刻原地投诚选择加入了晓组织保命,出于对那双眼睛的忌惮...大蛇丸表示:轮回眼是啥?我不道啊!

        日向结弦那忍界独一份的眼睛就更别提了。

        “写轮眼...还有这个东西。”

        大蛇丸拎起这具没有意识的惨白身体,左看右看,咦了一声,他眯起眼,随手掏出一把苦无割开这白绝的手臂,很快,便见这手臂开始飞快的愈合了起来。

        “木遁细胞?有趣,还不仅仅只有木遁细胞...”

        大蛇丸兴奋地吐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这个东西,是你的研究产物!?不,这种东西,应当不是根部能研究出来的。”

        他判断很准确,团藏也不想糊弄他,反倒更想拉虎皮扯大旗,此刻便冷冷笑道:“你难道忘记了,我的另一个合作者吗?”

        “那位传说中的宇智波斑?”大蛇丸表情多少严肃了些——在他想要搞秽土的时候,的确打过这位宇智波斑的主意,但出于忌惮,却没有随便下手。

        宇智波斑的写轮眼能力十分强大,精神力恐怕还在千手扉间之上,若是秽土他出来,万一秽土的水准不够,被挣脱了,那乐子就大了。

        直到团藏在合作时,谈起了那位的名字。

        大蛇丸回想起团藏曾云里雾里说过的有关宇智波斑的事情,沉吟片刻,如蛇般的瞳孔没有丝毫感情波动的冷静思考着得与失。

        但最后,他却做出了一个让团藏怎么也想不到的主意。

        溜了。

        这具古怪的生物身体蕴含着的诸多让他此刻心情激荡的美妙奥秘,旺盛的生命力只是用手便能感受的出来,简直是这世上最完美的不尸转生、秽土转生的材料。

        如果能搞到其制作工艺...能够批量生产这玩意...

        自己便可以直接秽土出一个强横无比的影级战队,固然数量可能达不到太多,但影级强者,从来不是靠数量战斗的。

        而且,大蛇丸此刻还对仙人模式动了心。

        自来也的仙人模式下表现出的强度,让他有点怀疑人生,那种强横到爆炸的身体素质与强度,使用仙术时吊打忍术的施术强度,完全超越了他之前对仙人模式的认知。

        尤其是在自来也的仙人模式身上,大蛇丸看到了有趣的一点——自来也仙人模式的查克拉中,似乎有和日向结弦的查克拉相似的东西,那种东西,大概就是仙人模式里所说的“仙术查克拉”,“自然能量”。

        值不值得冒出风险去练习仙人模式?

        现在的大蛇丸,隐隐已经做出了抉择,而且,修炼仙人模式的时候,他其实还是相对安全的,哪怕修炼失败死掉,也有一些复活的法子,如今还有一具完美的身体...

        大蛇丸越想便越是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干嘛还要陪团藏这个老东西浪费时间呢?

        真是无法理解他对火影的执念——以他的身体,就算现在去当火影,恐怕干不了几年就得面临老死、病死的威胁。

        有何意义?

        “是...只要你愿意继续和我合作下去,一起在之后的计划里,对木叶出手的话,这样的身体,还有很多。”

        团藏此刻也是在胡乱吹牛,带土其实也就给了他两个白绝而已,一个被他自己用了,另一个则当做紧急时刻的备用选项。

        能不能在搞来这种白绝,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此刻完全是在引诱大蛇丸上钩而已。

        大蛇丸面对团藏的话,只是莞尔一笑,吐着舌头,舔舔嘴唇:“还不够...如果你能再给我搞来几个这种生物的身体的话,我可以配合你对木叶出手,并且,收集更多的秽土材料。

        要知道,秽土而出的影级强者,可是足以一人横扫一支忍者部队的。

        这样的筹码,还不够。

        要知道,秽土的实力也与载体有关,若是能在这具身体上秽土,我相信,绝对能秽土出全盛时期的影级强者。

        且不说木叶的火影们,哪怕仅仅是一个秽土状态的史上最强风影,三代风影,在秽土状态下,可几乎都能以一己之力袭击木叶的。”

        大蛇丸幽幽说完,不顾团藏的眼神逐渐有些危险,手脚麻溜的把白绝的身体装好在封印卷轴里,阴笑几声,转身离去。

        “等到你搞到筹码,再来和我合作吧...现在的日向结弦,已经不是能被轻易对付的人物了,如果想要让我对那样的人物出手...得加钱。”

        团藏怒道:“你在头上吃了几次亏,难道就一点就不生气!?等他成长起来,身为木叶叛忍,你亦难独善其身!”

        “哈...我在木叶做下的错事,归根结底,不还是你准许并默认我在做的吗?”大蛇丸却发出更加畅快的冷笑声,他扭头,用一种嘲弄的脸色看着团藏:“更何况...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过失,要让日向结弦非杀我不可。”

        “团藏,你根本不知道,像他那样的人物在想着什么。”

        大蛇丸和团藏是基本没什么共同语言的。

        他也不认为,面前的团藏能理解日向结弦的想法。

        一只老鼠,即便此刻变得又恶心又危险,也依然无法像雄狮一般思考问题。

        而日向结弦,毫无疑问,在大蛇丸的观察中,是个有如宇智波斑的强者。

        即便团藏此刻自称在和宇智波斑合作...

        嘿,他要是真的那么厉害,还需要我来帮忙吗?

        倘若和团藏合作的人真的是宇智波斑,那也一定是个苟延残喘,实力下滑了许多的宇智波斑。

        否则,早点去把日向结弦直接做了,岂不省事?

        那么,又有何理由要去相信一个“老不死的宇智波斑”,会比日向结弦更强大,更危险呢?

        大蛇丸懒得和团藏多说,若非此刻团藏还肩负着给他搞白绝身体的“重任”,早给他刀了,免得给自己惹上麻烦。

        团藏阴沉着脸,注视着大蛇丸缓缓离去,身旁的根部忍者只觉得四周的空气似乎愈发冰凉,许久,才有人低声劝他不要太生气。

        团藏深呼吸后,重新躺在了病床上。

        “快了...”

        “我已经能感受到,我的身体,已经逐渐的,快要变化完成了。”

        “日向结弦...”

        “大蛇丸...”

        他喃喃着这些让自己憎恶的名字,却又在闭目了一会之后,突然道:“宇智波斑最近没有出现吗?”

        手下立刻低声道:“没有,按照他上次离开时的说法,此刻大概还在木叶周围吧...”

        “想办法通知他...快点搞定。

        我需要更多的眼睛...

        我需要...

        ...”

        团藏说着说着,便突然没了声响,整个人的眼睛却还诡异的睁着,绷带下的身体发出诡异的扭曲,骨骼,身体,时不时发出咯吱的响声,几个根部忍者对视一眼,皆能看得出彼此眼中的畏惧与不安,退去了远处。

        低声交流着。

        “陇隐村的邪神教实验,压根就不该开始。”

        一个手下低声埋怨着:“如果不是你们说,这项实验曾经有人成功过,还真的获得了不死之身...团藏大人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和我们抱怨有什么用?实验证明了,白绝的身体,对于陇隐村的邪神改造适应性的确很高。”

        “那也该由我们先去试试,或者抓些人来。”

        “如今团藏大人的身体早已超出了陇隐村实验的资料记录,显然,是已经在发生异变了。”

        “相信团藏大人,他一定能克服这一切的。”

        几个手下低声的交谈声,隐隐约约被此刻的团藏听在耳中。

        即便此刻仍在有些混沌的半梦半醒之中,他却依然突然不知为何的感到了一阵悲哀与怨恨。

        如果不是三代这个混账东西不愿放权。

        如果不是二代目看不清猿飞日斩那伪善的面孔所托非人。

        如果不是混账日向结弦横空出世...

        我何以至此。

        何以至此!?

        心中的怨念愈发累积着,这种充满了仇恨、不甘、憎恶的情绪,竟隐约的,符合了此刻被镶嵌在手臂上的写轮眼的部分特性。

        数只写轮眼此刻隐约流淌着的瞳力,仿佛得到了指引一般,在他的体内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流转着,与体内的柱间细胞发生了奇妙的结合,团藏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很快,便失去了意识。

        仪器登时警铃大作,跟随他叛逃而出,此刻齐聚于此的根部忍者纷乱的忙乱起来,紧急救治,好险,才没让团藏再又一次出现的身体异变中突然暴毙。

        而这样的事,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今日的团藏,依旧饱受折磨。

        然而,此刻在距离团藏相对遥远的水之国境内。

        宇智波泉,正在一场厮杀之中。

        身为暗部忍者的她,如今已是一位十分合格的宇智波上忍,三勾玉的写轮眼、精妙的宇智波刀术与忍术结合,如止水般形成了属于自己的忍体术战斗体系,尽管瞬身速度不如止水般可怕,但她却也有着自己擅长的战斗方式。

        宇智波带土时而会突然出现给予她一些教导和考察,而她也借着敌人的“慷慨”,吸取着宇智波一族中十分“珍贵”的传承知识,实力飞跃的速度,甚至让她在暗部中的伙伴们,都时而感到心惊。

        而身为一名暗部,自然是无法避免要出村执行一些任务的。

        这一次,宇智波泉便和几名精锐暗部一同出动,执行任务。

        目的是暗杀掉一名雇佣着云忍叛忍的水之国富商——对方在商业竞争中,雇佣多名叛忍将几名竞争对手全家杀了个精光,这毫无疑问的触犯了当前火之国的商业规定与法律。

        此时的火之国的法律十分简单,不如说,任何国家和忍村此刻的法律,都简陋到让人一目了然。

        违反了木叶与火之国一同广而告之的几条铁律者,杀无赦。

        此时,时任暗部队长,并被日向结弦叮嘱要保护好泉的宇智波止水,便因为她的变化,而深感惊讶,甚至于,隐约有些不安。

        不安的源头,便来自于此刻泉战斗时的风格与态度。

        “左边,小心!”

        戴着面具的宇智波止水下意识的,想要发动瞬身术,去支援此刻深陷两名上忍级别的云隐叛忍夹击的宇智波泉。

        但下一刻,便看到宇智波泉只是冷漠的用后背硬抗了一记云隐太刀突刺,下一刻,手中太刀便以伤换命的砍掉了另一名叛忍的脑袋。

        不等身后的叛忍拔出太刀,结果她的性命,她的写轮眼便高速转动着直接发动了幻术,尽管只是让对方愣神了一瞬间,但也就在这一瞬,宇智波泉手腕一抖,一枚苦无便刺穿了敌人的脑袋。

        这些上忍、中忍级别的暗部的战斗,一旦进入了近身的白热化阶段,生死胜负之分,变大多都是如此简陋且高效。

        宇智波止水眉头微皱,眼中的写轮眼高速旋转着,但却已然不需要他来救场,泉不但自己迅速解决了危机,而后,更是杀意凌然的提刀直奔其他敌手,甚至给人一种在“抢怪”的感觉。

        暗部的队友们习以为常的把硬茬子留给了她,自己则在一旁佯攻,止水飞快的用瞬身术解决了剩下的几名杂牌叛忍后,回到战场中央,便看到了宇智波泉正面无表情的用太刀挨个给尸体补刀。

        仓促逃跑没多远,此刻已经被另一个暗部抓回来的水之国富商,此刻正被暗部提着衣领,发出哀嚎:“别杀我!我给你们钱,我给木叶钱!

        我杀的只是水之国的同行,没有火之国的商人啊!

        我雇佣木叶的忍者行不行?

        一百万两一个人,不,一千万两一个小队!

        每年,每年我都出最少一亿两!

        我真的很有钱...”

        他话没说完,便被一把锋利的太刀直接刺穿了眉心,宇智波泉冷漠的拔出太刀,一脚将此刻身体还摇摇欲坠没有倒下的尸体踹倒,再次按照要害部分,连补两刀,确认目标死亡后,用封印卷轴将其封印起来,算是任务完成的报告。

        宇智波止水欲言又止,    但最后只是叹息一声,泉自从加入宇智波一族后便变得愈发冷漠,即便是自己,也很难与她说的上话。

        她就像是一个冰冷无情的杀戮机器,无论是戴上面具,还是摘下面具。

        果然...

        还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止水沉默片刻,看着泉此刻独自处理着伤口后,按照队列准备收队回村的熟练举动,最终,还是决定要和她好好聊聊。

        起码,也要看看,这家伙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才行。

        如果她已经和那些宇智波的族人一样走入了邪道,那么就.....

        止水暗自做下了决心。

        为您提供大神村村就是村村的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第一百一十七章    花开两朵(1.1w)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