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网游小说 - 从大海无量开始的武学人生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长脸了长脸了

第一百五十八章 长脸了长脸了

        “卧槽,秦炎师兄这一波是牛逼大发了!”

        “真给我们山庄长脸!”

        游鱼山庄沸腾了。

        “秦炎...果然了得,妹妹输得不冤。”

        黑色暴雨禁区观察营地,又是把上身束缚脱了去的曹子怡玉手拖着香腮,嘀咕了一声。

        刚刚在宿舍独自观战完,她的眼眸之中,对于这一结果的些许震惊仍是没有完全消散。

        甚至于,十分疼爱曹子溪的她,都已经认为自己的妹妹输了是正常的事情了。

        首先,子溪那边就没可能打得赢白家大少。

        而秦炎又能拿下白释书...

        对比结果显而易见。

        除去游鱼山庄之外,其他三大镇魔台的集中观赛区域,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沸腾。

        说起来,此次新生希望大比,隶属于四大镇魔台势力,且进入到四强的人,竟然只有秦炎这一个游鱼山庄的。

        而且,游鱼山庄在正赛开始之前还遭遇大难。

        按理说,这种条件下,也理应是他们这边有更大的可能拿到高名次。

        但秦炎拿实力说话。

        真就把圣都的二太子给掀翻于马下。

        他们亲眼目睹了战局从开始到结束的刺激,只能是承认,这一届新生希望大比,是游鱼山庄维护了四大镇魔台的脸面。

        相比起光明圣都的优越,其实会因为驻守高墙四角而稍显地位低了一等的四大镇魔台更应该团结一些。

        但可惜,矛盾时常有发生。

        游鱼山庄遭遇大难,仍有一些幸灾乐祸之人出现。

        此次秦炎就是狠狠地打了他们这些人几个巴掌。

        以侠君境界干翻高级侠尊的白释书。

        年轻一辈当中,确定以及肯定了,至少短时间内,他们无人能复制这一奇迹。

        西北小家。

        欢呼声四起。

        大部分都由云卷云舒这两个孩子制造。

        “秦炎哥哥好厉害呀!”

        “嗯嗯!哈!”

        咚!咚!咚!

        云卷云舒两个人高兴了,就站起来在沙发上又蹦又跳的,连带着夏诗雨和柴美丽两个人都在那上下起伏。

        “好了好了,小卷小舒,停下!”柴美丽故作严肃地说道。

        “妈妈,秦炎哥哥就差一场比赛就能回来了啊!”

        “对,是哦是哦!”

        云卷云舒拥抱着摔进沙发的怀抱里,笑嘻嘻抬头说道。

        这话让也处在高兴状态的夏诗雨一顿。

        就差一场比赛了啊...

        加上返回的行程,应该不会超过十天。

        再等这些时间,这个小家,就又能恢复到以往那她最喜欢的样子。

        大家都在一起快快乐乐地生活。

        虽说在心中,首先是跳出了上边那个说法作为期望的理由。

        但夏诗雨的内心深处无论如何都不会再逃避真实的想法。

        她想秦炎了。

        真地想了。

        好久不见。

        很想很想。

        外面虽说有个武力值不错,待人也温和的女武者日常守护,但有秦炎在的小家,才真正地让经历过苦难的她,觉得有踏实的安全感。

        而且,随着相处时间的推进,她越来越期待能跟秦炎再有多一些的互动。

        哪怕是没有一个确定的结果,她都能觉得满足。

        “诗雨,想什么呢?”

        柴美丽突然凑近,明知故问。

        “唔...想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呀,美丽,我们不如从明天开始就搞一下卫生好不,干干净净地迎接他们!”夏诗雨笑眯眯地说道。

        “诗雨姐姐,我能帮忙!”

        “我也是!”

        在需要忙活的时候,云卷云舒区别于很多孩子。

        她们奋勇地高举起手来,冲在了最前头。

        “诗雨,秦少回来后,你还会像以前那样么?”柴美丽忽然幽幽地问了一句。

        夏诗雨愣了愣,垂下头去。

        她很快就想明白了,想必是柴美丽早就发现了她的异常。

        也是。

        都生活在一起,有些事情哪能隐瞒啊。

        这个时候柴美丽的奇怪发问,让夏诗雨明白了,她的一些事情,其实都在柴美丽的注视当中。

        明明是她先在夜晚无意中听到过声音,更早地知道柴美丽早已那样,但现在的问话轮到自己身上,夏诗雨没有撑得住脸皮的勇气。

        这是因为夏诗雨对那种行为有过区分。

        她算是偷尝禁果般地第一次尝试。

        每每晚上入睡前回想起来,都特别的羞人。

        而柴美丽却是老手。

        所以,被老手抓到后,夏诗雨肯定会有点难堪过头。

        不过,夏诗雨并不后悔她的那次大胆。

        如果再把内心世界全部敞开给柴美丽看,柴美丽还会更加的震惊。

        “美丽,其实我一直都这样的。”

        “你是对我失望了么?”夏诗雨轻轻咬住唇瓣。

        “不...我只是想告诉你,你那样...真会受到更大的伤害的!”柴美丽着急地出声。

        “美丽,没事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做了什么又能得到什么,我自己心里有数,更不会怨谁。”夏诗雨轻柔一笑。

        “毕竟,都已经那么可怜过了,我还怕什么?”

        “更何况...你别看秦炎他有时候凶巴巴的啊,其实他对我们是真的好!”

        说到这,夏诗雨甜甜地掩嘴笑起来。

        云卷云舒有点不理解大人们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说一些她们有点难听懂的话。

        不过,小小的一部分,她们大概懂了。

        妈妈习惯称秦炎哥哥为秦少。

        这是在跟诗雨姐姐,一起在夸秦炎哥哥呢!

        秦炎哥哥,我们理解得对不对啊?

        “阿秋!!!”

        中央演武场破烂不堪的地面上,才刚刚调整好呼吸的秦炎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不对不对...”

        “我不是赢了么,怎么还有人敢在背后诅咒我?”

        “哼,别让我知道是谁嗷,不然我撕烂你的大嘴!”秦炎摸了摸鼻子,嘀咕道。

        回过神来,秦炎发现他身上汇聚的目光有点小多。

        不远处,就躺着一具脸面盖在地面上,不见动静的身躯。

        白释书...呵!

        这也是秦炎杰出的胜利成果体现。

        “裁判,宣布啊!!!”

        秦炎四处看了下,无视全场的喧哗声,忽然对一名裁判喊道。

        喊完,裁判被吓了一跳,秦炎也像是被自己吓到了似的,那身子一个颤动。

        “呼呼呼...忘记我也受伤了!”

        “淦!”

        秦炎扶着腰呼气,使劲吐槽自己的有些太过得意,还牵动了伤势。

        但还没等秦炎缓过神来,面前,一道壮硕的身影飞奔而来,大有要将秦炎撞碎的势头。

        看清楚来人是谁后,秦炎还没有来得及叫喊出声,他就被一把熊抱住。

        “哇哈哈!”

        “炎哥,你太牛逼了!”

        “喔喔喔!!!”

        岳再飞冲过来庆祝,不仅熊抱着秦炎,还在那摇晃。

        秦炎感受到全身剧痛的同时,人都傻了!

        原来,最后给他最大伤害的,不是对手,而是自己的好兄弟!

        “哈哈哈!!!”

        岳再飞实在是太高兴了。

        摇晃了秦炎半天,还把许多人的注意力都转走。

        此时躺在地面上的白释书,可怜兮兮的...无人理会。

        “咦,炎哥,你怎么不动了?”

        岳再飞摇着摇着发现了不对劲。

        当把秦炎举到身前查看的时候,岳再飞才知道...

        原来炎哥高兴得晕倒了啊!

        场边,华逸青面无表情地挥挥手,让自己的人先白家人一步地去查看白释书的情况。

        他起身,正好看到了终于愿意回到白家阵营观赛的白蓉蓉。

        想起白蓉蓉的行为,等同于在给自己头上增添某种颜色,因秦炎获胜,所以内心的暴戾成分有些多的他,竟是一瞬生出了把白蓉蓉就地格杀的想法。

        白蓉蓉也正巧看到华逸青在派人。

        她出声喝止:“喂,不用你的人!”

        华逸青冷冷地看着白蓉蓉:“跟秦炎好上后,连我这个哥哥都不叫了?”

        “还有,你哥哥被秦炎打得那么惨,蓉蓉,我怎么见不到你半分着急的样子?”华逸青试图攻击白蓉蓉的内心。

        但白蓉蓉回敬的话语让华逸青沉默,让跟随而来的白家武者都低着头跑去做事,不敢评议。

        “哼,我哥哥又没有死!”白蓉蓉寒着一张小脸。

        自从被家里强迫意志操控人生后,她还是在公众场合接连那么多次失礼于人。

        以前在圣都以甜美出名的那个白家小公主一去不复还了。

        但白蓉蓉一点都不在乎她还有什么名声。

        跟秦炎一起联手恶心自家人,她主动去跟秦炎在公众场合所展现的亲密,其实早都把一些女孩子家家该有的东西全给扔了。

        所以,白蓉蓉还在乎个什么?

        秦炎赢了,她高兴。

        若是再被压迫得惨一些,白蓉蓉甚至连自己的哥哥死没死的都无所谓。

        谁叫她那位亲哥哥啊,狠毒起来,都不把她当妹妹看。

        既然如此,那她仁慈什么,还要将白释书当亲哥看?

        今日,白冉升没有来到现场。

        白释书又被秦炎打趴下。

        所以,白蓉蓉就是白家阵营的指挥官。

        看到华逸青此刻还假惺惺地要派自己的人手去扶白释书,白蓉蓉一阵冷笑。

        她敢说,很多人都因为最终结果的震撼,而忘记的大比进行当中忽然冒出的那名裁判。

        那人,八成就是华逸青的暗棋。

        因为秦炎只要不是想过上被华家追杀的逃亡生涯,那么华逸青的约架他怎么都得接下。

        这个时候操控裁判致使秦炎落败,一是能打击秦炎的全方面状态,二就是让白家在新生希望大比收获仅次于华家的利益。

        但可惜啊,秦炎的幻影枪又是一发入魂了,直接带走了那名侠帝裁判,使得华逸青“保险起见”的措施没有得逞。

        而此刻在场地中央被岳再飞抱着在庆祝的那位,就是目前而言最大的胜利者。

        “蓉蓉,你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华逸青面色铁青地摇头,他说的话甚至用上了我们。

        简而言之,就是华逸青也代表了白家在说话。

        这份霸道平时可没人会反驳,但也是让白蓉蓉由此感受到了,自己的父亲和哥哥一手安排的撮合对象,是那么的令人作呕。

        就当白蓉蓉准备自个接着反击的时候,幽幽醒过来的秦炎,发现这边情况后,非常讲义气地带着岳再飞赶过来支援了。

        他突然闯入白蓉蓉和华逸青之间的行为,令不少没有离场的人又重新坐下。

        准备看热闹。

        白蓉蓉望过去,看到了秦炎给出的一个熟悉的眼色。

        她只是调整了几秒钟,就让她那张依旧是可爱到极点的脸蛋,浮现出明媚笑意。

        “秦炎哥哥!”

        “你好棒哦!”

        来了来了!

        又来了!

        看到华逸青在那,秦炎决定不管那么多了,先狠狠地恶心一波人再说!

        当然,秦炎先前对于白蓉蓉的思考与安排,只限于针对白家恶心白家。

        现在只是针对华逸青一人而已,所以重新找上白蓉蓉来演戏的秦炎,可不认为这是真香行为。

        白蓉蓉蹦蹦跳跳地迎向秦炎。

        华逸青眉头一挑。

        白蓉蓉伸出白皙小手,要挽住秦炎的胳膊。

        华逸青眼眸一沉。

        全都将这些看在眼里的秦炎,微微勾嘴一笑,大手伸出,当着华逸青的面,一把揽住了白蓉蓉盈盈一握的纤纤细腰。

        白蓉蓉娇呼一声,半边小脸贴在秦炎的胸膛上,那脸颊上升起的红云,怎么看都不像是装的。

        华逸青差点原地爆炸!

        原本要去帮忙的华家武者没有收到主子命令,都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但见这一情况发生,都不用多说了,直接团团围过来。

        “诶诶诶,华逸青,是不是想搞事!”岳再飞大脚步向前一跺,也开始摇人。

        谁都知道,现在就如同酒店那晚冲突的后半段一样,再大的争斗基本上闹不起来的。

        但该摇人还是要摇人。

        这是一个表态和让自己的面子站住脚的行为。

        “小蓉蓉,腰肢真嫩啊,平时都吃些什么,怎么养出来的啊。”秦炎闲下心来,冲着白蓉蓉的耳朵吹了一口热气,笑道。

        白蓉蓉面色一僵,左脚抬起轻轻地踩了秦炎一脚。

        “哼哼,瞧瞧,现在闹这么大,好像都是因为你。”秦炎指了指剑拔弩张的周围,甩锅道。

        白蓉蓉眼眸一瞪,不敢相信秦炎的厚脸皮。

        “你别不信,我看那华逸青,应该是对你真有想法了,但,你是我的,你说,他是不是该生气?”

        秦炎笑嘻嘻地说道。

        白蓉蓉一撇嘴:“气就气呗!”

        “反正就是他成了苦主,他就该破防。”秦炎的手不老实地轻轻滑动。

        妹子都在怀里了,不好好地探索一下她的美好,岂不可惜?

        白蓉蓉感受到腰间的异样,忽然觉得说话的力气都泄掉了不少。

        岳再飞摇来了很多的人,连带必须护住的白家人,周围靠过来太多的人了,白蓉蓉只好将娇躯往秦炎的怀里再靠近些。

        秦炎当然乐意当这护花使者。

        随着人墙在自己身前形成,秦炎伸出一只手,对着对面的华逸青戳了戳。

        “华逸青,决赛那时候,我已经决定了再送一份大礼给你!”

        “哦,对了,我还会给全华国人民送一份大礼。”

        华逸青不屑冷笑。

        秦炎无视,一个转身,继续搂着白蓉蓉向通道走去。

        走之前不忘丢下一句话:“咱溜了。”

        人墙完全阻隔住了华逸青,岳再飞更是顶在头阵。

        对此根本无法做些什么的华逸青,拳头握紧。

        决赛...他要轰杀秦炎泄愤!

        必须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