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生骸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那代价是什么呢?!

第十三章 那代价是什么呢?!

        女人偷偷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铁骨,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诡异,哪怕对方的模样与一般生骸无异,但她还是感觉非常的……刺激!

        一只巴掌比你头还大的大猫和手无缚鸡之力的你并排而立,你也会觉得很刺激的!

        诡异,就好比穿越者世界中的核弹一般,大部分人只知道其威能毁天灭地,少部分人通过各种渠道对其有着更多的了解。

        但真正遇见、体验过诡异可怕的人,就像直面过核弹还幸存下来的幸运儿一样,只有那么一小撮人。

        女人看着身旁看起来十分和善的诡异,心中难免会产生一些别样的想法。

        女人一家被追杀了大半个月,被逼迫到了人类领地边境,而比她伤得还重的丈夫带着忠仆阻敌,为自己妻女争取到了些许喘息的时间,女人咬牙带着女儿,闯进了这太荒外围。

        说实话,女人心里其实是迷茫的。

        身后,是紧追不舍,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的追杀者!

        身前,则是妖族的领地,而人类和妖族的关系可并不和睦。

        逃?

        她们母女俩还能往哪儿逃?!

        她们最后的结果,无非是葬身兽口,或被追杀者捉回去,抽血炼肉,取血脉精华做丹,成为主家那位天才更进一步的踏脚石罢了!

        心中只有绝望,看不见希望的她,只是本能的带着女儿逃着,甚至她还曾想过,与其痛苦的被炼成血脉之丹,那还不如带着女儿主动投身兽口。

        哪怕死,也不能成为别人的嫁衣!

        女人也幻想过奇迹的出现,可是也就想想罢了,理智告诉她,这世上从来没有奇迹,上天可从未怜悯过她们母女俩!

        不然,为什么她们一家会成为这样的悲剧?!

        可是,就在女人心如死灰时,一个撑着黑伞的生骸……不,是一位诡异,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女人死寂的双眼重新绽放出了光芒,她开始重新相信,奇迹是存在的,而且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她们母女俩,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女人心思快速转动,活命的机会出现了,那自己要做的,就是无论如何都要抓住这个机会!

        ……

        铁骨看着地上女人写出的文字,看着很眼熟,但却一个都不认识。

        突然,铁骨回忆起了,他所学会掌握的,是那所谓的简体字,而简体字的前身,则是繁、楷、隶、大小篆、金、甲骨文……后面几种文字,铁骨继承的知识中有少许出现,但大多都不知其意。

        虽然不认识那些字,但铁骨也不是完全没收获,起码他从这女人的服装,与这文字的繁琐程度上看,能推理出这个世界应该是处于古代的样子。

        推理出了这个时代的大概背景,对铁骨与女人的交流并没有什么帮助。

        【有了!】

        铁骨突然想到了什么。

        文字不通并无大碍,无法语言沟通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起码有一样东西,在智慧生物间是通用的!

        那就是……画画!

        铁骨思考了片刻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然后抹平铁板上的文字,将思绪中的画面,在铁板上浮现了出来,递给了女人。

        女人诧异的起身接过铁板,待看清铁板上的内容后,眼角忍不住有些抽搐。

        铁板上的画面,十分的通俗易懂,但这种画风,让学习过画的她感觉……嗯,不好描述!

        一个圈和几条线构成的人,这根本就不是画!

        铁骨为了方便,铁板上画得,正是火柴人!

        一根柱子顶着一阵波浪线,这就是树了,而树下面正站着身体手脚是线条,顶着光秃秃大脑袋的火柴人。

        追求细节的铁骨,还让火柴人的一只线条手臂弯曲,画了一个小光头在其臂弯中。

        而在那个大火柴人的一旁,正站着一个,显得十分立体的骷髅,骷髅手里正端着一个盛着波浪线的碗,对一旁的火柴人递去!

        抛开艺术性和观赏性不谈,起码铁骨的意思表达得十分明确:喝水吗?!

        铁骨继承的知识中,快速接近女性的常用方式就是——我请你喝奶茶!

        “我们母女就是几条线,而你却连有几根肋骨都画出来了……”

        女人看了眼因为没有脸,以至于看不出表情的铁骨,缓缓点了点头。

        她失血过多,是真的非常渴,哪怕她知道光喝水并不能缓解,但她就是想喝,而且她的女儿也需要一点水。

        见女人点头,铁骨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储物空间,然后……愣住了!

        【我似乎忘了,我并不需要喝水的啊……】

        就像没钱的扑街,兜里怎么会有钱呢?!

        铁骨沉默了片刻,然后伸手搭在了女人手里的铁板上。

        接着在女人一副『居然还能这样,你真的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吗?』的表情中,十分自然的将画面上骷髅手中的碗抹去,换成了一块有着两道波浪线的肉块!

        女人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了看当着自己面篡改了的铁板画面,又抬头看了看没有脸的铁骨,似怕自己出现幻觉看错了,又低头确认起了铁板上的画面,然后又抬头……如此往复了数次!

        “这就是传说中的诡异吗?果然如此无……不能以常理看待!”

        女人喃喃着,心里突然怀疑起站在自己面前的,其实并非诡异,而是狗了。

        这是人能做的事?!

        没水可以请,但这几个月铁骨还是捡了数个光球的,除了常见的气血之力之外,就是一些兽皮、兽肉等杂物了。

        【咳,你吃了没?没吃的话,我请你吃饭……】

        铁骨在思绪中说道,并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了一块兽肉,对女人递了过去。

        看着铁骨手中突然出现的,一块切割得有棱有角,十分方正的肉块,女人瞳孔猛得一缩。

        “这种匪夷所思的手段,不愧是诡异……”女人将铁板归还后,缓缓拿起铁骨递过来的肉块。

        哪怕知道铁骨听不见,但她还是微微点头躬身,说了声感谢。

        然后也不管这肉还是生的,女人就大口大口的咬下,随意咀嚼几下后就咽了下去。

        以她的实力,不至于捕不到猎物,但一直疲于逃命的她,哪儿有心思去找食物?!

        铁骨安静的站在一旁,通过他的感知,再结合此时女人进食的模样,确认了这个女人的身上,并没有作为异世界标配的储物装备。

        铁骨注意过,女人的手上并没有什么戒指,她怀里虽然有个袋子,但也只是普通的小袋子,装着些金属,身上的玉也只是普通的玉。

        而且铁骨看女人这饥饿模样,如果她拥有储物装备,应该不至于缺水和食物。

        之前也说过,铁骨这半径二十米左右的感知,和x光类似,是具有一定的穿透性,所以这女人在他面前,几乎没有秘密。

        也就她身躯中的气血模糊、干扰了铁骨的感知,不然铁骨都能帮她做个全方位体检了。

        待女人吃完,铁骨再次将铁板亮给她看,上面的画面也变了,铁骨正在用火柴人表示,询问她们母女是从哪儿来的。

        一开始,女人并没有理解,不过再加上铁骨指向她身后方向的动作后,她大概理解了铁骨的意思。

        女人跪坐在地,用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

        虽然女人心里并不认同火柴人这样的算画,但奈何其过于简单易懂,方便快捷,所以她还是使用了火柴人的画风。

        只见女人先是画了五个火柴人,都举着代表武器的竖线,其中一个怀里抱着一个小光…小火柴人。

        看到这,铁骨瞬间明了,原来他们原本有五……六个人啊!

        接着,铁骨就见女人在他们一行人身后,画了一群拿着武器的火柴人,一眼扫过去有十多个火柴人。

        【哦,原来是被追杀啊!】

        这幅画面想表达的意思十分明显,让铁骨忍不住诧异的看了女人一眼。

        【你们正在被追杀,现在都只剩下你母女俩了,你居然一点都不慌,还有心情在这儿陪我写写画画?!】

        铁骨在思绪里感慨了一声这女人心真大,一点都看不出被追杀的急迫感。

        自认为纯路人的铁骨并不知晓,女人这是把他当做了活命的希望,只要能获得诡异的帮助,浪费再多的时间都是值得的。

        反之,如果仅凭她自己的力量,就算再多给她一天时间,她也没信心能带着女儿在追杀中活下去!

        女人并没有停,而是继续画着。

        被追杀的火柴人中,其中四人举着武器,转身迎向了后面追杀的火柴人群,只有那个抱着小火柴人的火柴人独自往前跑着。

        【哦,有四个人断后阻敌,希望这母女能够活下去……】

        铁骨看懂了,并且还知道了那断后的四个人里,其中还有一个是女人的丈夫。

        因为那四个回身的火柴人里,其中有一个和其他火柴人格格不入!

        他居然不是光头,而是有着一头波浪线长发!

        并且,女人在画这个与众不同的火柴人时,有泪从她眼角滑落。

        纯路人的铁骨认为既然被追杀的人都不慌,愿意陪他聊天,反正他时间大把,那就先聊他个五毛钱的吧。

        女人抬头看了铁骨一眼,双膝移动,像画壁画一般,在一旁画起了接下来的剧情。

        抱着小火柴人的大火柴人,突然在树下碰到了一个骷髅。

        铁骨在一旁连连点头,事情的经过他已经明了。

        【我都知道了,那什么,我就不打扰你逃……诶,你这女人怎么还在画啊?!】

        地面的连续剧中,大火柴人在遇到骷髅后,获得了骷髅赠送的食物。

        本来到这里都没有问题,可问题就出现在了接下来女人画出的两幅画面中。

        与骷髅相遇后的第一副画:大火柴人作τoz状,举着手似托着什么东西,俯跪在了骷髅的面前,而大火柴人的身旁,是同样姿势俯跪着的小火柴人。

        【啧啧,这个世界的人也太客气了吧,我只是给了块肉,就这样行大礼感谢我,其实没必要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感觉她的女儿像是长大了不少啊!】

        还没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铁骨,自以为自己读懂了女人这幅画的所表达的意思:您今日赠肉之恩,我母女没齿难忘,来日必将寻到恩公,以谢大恩!

        【太客气了,真是太客气了……】

        铁骨思绪里连连摇头,不至于不至于,一块肉而已,真的不至于这样!

        就在铁骨想要阻止女人说自己并不需要感谢时,发现女人还再画着。

        遇到骷髅后的第二幅画:一大一小以上一副画的姿势,俯跪在了骷髅的身后,而骷髅的身前……则是一群举着武器的火柴人!

        【嗯?!嗯??!喵???!!!】

        【这女人画错了吧?她怎么把我给画到那群追杀者的面前去了!】

        铁骨摇了摇头,怪不得这女人被追杀一点都不慌的样子,原来是不太聪明,都说……可她胸前的资本也只是小资啊!

        【算了算了,我就好心提醒你一下吧!】

        铁骨暗自叹了一下,正打算指正女人画面的错误。

        可那女人却突然转身,朝着铁骨……俯跪了下来!

        除了她的孩子还在她怀里,没有能力跟着她一起俯跪下外,简直与铁骨相遇后的第一幅画一模一样了!

        铁骨的身子突然僵在了原地。

        他看了看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又看了看她的画。

        【……】

        【其实,如果你现在起来说是误会,我还可以当做无事发生,然后你逃你的命,我逛我的山……】

        似是感觉到面前的诡异不为所动,女人抬起了头,然后……磕头了下去!

        一下,两下,三下……不停的磕着!

        【这……】

        铁骨看着不停磕头的女人,又看了看她最后画的两幅画。

        此时此刻,他突然不满自己为什么要那么聪明呢?!

        要是自己蠢一些,看不懂她的意思……

        铁骨能看到,女人在磕头时,泪也在淌,只不过流了两息就止住了,似是她的身体已经不允许她做无谓消耗了。

        眼泪,一直以来都是最无用的!

        【呵,磕几个头就想让我帮你阻挡追兵……】

        【我与阁下无冤无仇,阁下为何把我当憨批?!】

        如果说血肉之躯的各种激素和反应,让生灵的情绪影响了行为,成为了感性。

        那没有了血肉之躯的拖累,没有了激素的影响,那就只剩下了纯粹的理性!

        感性是情绪化的,是冲动的,而理性则是冷酷无情的,计算得失的!

        哪怕铁骨继承的知识中,充满了仁义道德,但他终归是一个没有血肉,没有心的非人。

        他,并没有人类的道德!

        他因好奇,所以前来搭话!

        他因不在意,所以并不介意用一块肉来换取好感度,以期获得更多外界的信息!!

        他因无心,所以也并不会对面前被追杀的母女俩产生丝毫的怜悯之心!!!

        铁骨将铁板插在了不停磕头的女人面前,女人愣了一下,然后抬头看向了铁板。

        女人看到眼前的铁板上画了一道斜线,斜线的中间有根竖线支撑着,斜线高高翘起的一端是抱着女儿的自己,而沉下去的一端则是一个举着武器的……追杀者!

        这画面的意思,其实并不难理解!

        女人颤抖的抬起头,眼眶通红,一脸哀求的看着铁骨。

        铁骨不为所动,看出女人明白了他的意思后,收起铁板,转身就走。

        见铁骨不为所动的转身,女人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果然,指望非人的诡异会有人心的我,真的是个傻子……”女人的头,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正打算迈出第二只脚的铁骨,脚踝突然被一只灰白的手给抓住了!

        【……】

        说实话,就算是处于铁骨的感知当中,他也没看清女人的出手速度,几乎是刚有所感,脚就被抓住了。

        【啧,忘了她是个强者了!】

        铁骨无奈的回过身,刚刚女人那卑微磕头的模样,差点让铁骨忘记了刚见这女人时,感受到的,她体内那比附近山里绝大部分生灵都强大的气血!

        女人头抵在地上没有说话,但也没有放开抓着铁骨的手。

        铁骨能感受到,面前女人体内的气血,开始不稳定的波动了起来,应该体现了对方此刻不稳定的心绪。

        如果铁骨还有眼皮的话,那他此刻肯定是眼皮狂跳。

        众所周知,不管不顾的疯女人,是非常可怕的,更别说此刻快要疯的,是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母亲!

        【姐姐,我们讲道理好不好,我连你都打不过,怎么可能会在那些能把你打成这样的追杀者们手下保护你们啊?!】

        要不是铁骨说不了话,不然他指定得好好跟这位姐姐讲讲道理,谈谈现实!

        铁骨拿出铁板,有心想在上面画出:一只弱小无助的骷髅,面对强大持械的追杀者,眨眼间就被拆成了一地碎骨渣子……

        但铁骨又怕刺激到这位情绪激动的母亲,误以为自己在骗她,然后直接发疯。

        亦或者是认为你这么弱,凭什么敢出现在我面前,还让我对你磕了好几个头,然后一怒之下直接起身反手把自己给扬了!

        自己的真正情况是肯定不能说滴!

        铁骨虽然一直告诫自己要苟,不要浪,但这半年来,山里的强大存在都在莫名的害怕躲着自己,再加上女人一开始就把自己放在了弱势的态度,让铁骨一不注意,就忽略了他们能随手扬了自己的强大!

        就像习惯了猛兽乖巧的驯兽师,某天一不小心激发了猛兽的野性,被毫无反抗的扑倒在地,才恍然猛兽哪怕再温顺,那也是凶残的猛兽啊!

        此刻的铁骨,就像那大意被反噬的驯兽师一样。

        理性的他不存在懊恼后悔,只有吸取了教训,以及如何解决眼下问题的冷静。

        “但如果能让我女儿活下去,我就算当个傻子又如何!”

        还不等铁骨做出应对,女人就抬起了头,并将手里抱着的孩子,递了过去。

        女人死死的盯着铁骨。

        被追杀的怨恨,受伤的痛苦,对死亡的恐惧,爱人诀别的悲痛,茫然不知何处是生路的绝望,看到希望时的亢奋以及希望破灭时的更绝望……

        以上种种情绪,不停的压迫着女人那即将崩溃的,名为理智的弦!

        和铁骨的相遇,就是那即将放在快被压死的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铁骨通过感知对方体内的气血波动,明白了这位母亲正处于崩溃疯狂的边缘。

        【如果自己不接过她的孩子的话……】

        理性让铁骨做出了眼下正确的决定,他伸手接过了孩子。

        如果是活人,那现在肯定会受本能的影响,暂时屈服于对方的武力,抱着孩子闷头离开,至于离开危险源之后会怎么做……还得看那个人的品性。

        而铁骨的理性,以及继承的知识让他不愿意只付出而没有回报,亦或者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

        他很喜欢那些知识中的观点,那就是付出多少,收获多少!

        【你的确可以用武力胁迫我,但想让我白干活是不可能的,得给钱!】

        铁骨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控制着铁板,画起了想自己接这件活,要给出他认为对等的,所期望的报酬!

        乍一看铁骨是在死要钱,但他的思绪中却从来没有浮现出假意接受,然后走远就把孩子丢掉或吃掉的想法。

        哪怕他是被迫接受这笔交易,只要对方能给出令他满意的报酬,他就愿意接下这一单,并认真执行!

        其行为本质并非为利,而是——等价交换,各取所需!

        铁骨将铁板展现在了见女儿被接过,稍微冷静些了的母亲面前,开始……展示自己所能够提供的服务!

        女人愣了下,然后认真的看着铁板上演变着的定格动画!

        原本铁骨对金属的掌控还不够精细,做不到这种程度。

        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时间挤挤还是有的,潜力挤挤也还有的!

        如果这一笔交易真的达成了,那等过几年,这小女孩好奇的问铁骨是怎么做到如此灵动的,那铁骨就可以回答说:你妈辶……

        咳,扯远了,我们言归正传!

        铁板上的人物动作虽然并不流畅,但铁骨想要表达的意思很明显。

        那就是:他可以带着这个孩子躲进深山,躲过追杀者,保护她不受伤害安全的长大,但是……

        代价是什么呢?!

        哪怕不知道铁板上最后浮现出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这位母亲还是隐隐感觉到了些什么。

        不等这位母亲做出反应,铁骨在展现了自己的付出后,就开始……报价了!

        铁板上的画面,又回到了一开始,就如此时这般,铁骨抱着孩子,和这位母亲面对面站着。

        铁板上,属于这位母亲的武器,落入画面中骷髅的手里消失不见,接着是她怀里的小袋子、她身上的玉佩……

        以及最后,那骷髅上前一步,将手插进了身无一物的她的胸膛,直到她一身丰腴的血肉干瘪成干尸,摔倒在地,那画面上的骷髅才抱着孩子消失在了茫茫深山之中!

        是的,这就是铁骨的报价!

        他估计了自己带着一个人类幼崽的难度,以及即将面对大量比面前这女人还要强的追杀者的巨大风险。

        正常情况下,铁骨是不会接受风险如此大,收益与风险不匹配的交易。

        但谁让这位母亲不让他走呢?

        所以……就付出你的所有,成为我庇佑你女儿的代价吧!

        你的一切,包括你的身体!

        “……”这位母亲低下了头,沉默着。

        如此直白的画面演示,她不可能看不懂!

        是,她的确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来换女儿能够活下去!

        在被追杀逃亡的过程中,她也不止一次有过这样坚决的想法,那就是自己可以死,但孩子必须能活下去!

        可现在,死亡如此粗鲁、直接的展现在了她的面前!

        作为让女儿活下去的代价,就是付出自己拥有的所有,气血被抽取,然后以那副丑陋不堪的模样死去!

        她……犹豫了!

        她的意志……动摇了!

        她……害怕、恐惧了!

        生命是无法抗拒求生的本能的,也无法抗拒对死亡的恐惧的!

        就像普通人永远无法闭气憋死自己一样!

        这位母亲低着头,紧闭着双眼,那铁板画面中,自己气血被抽取,身躯慢慢干瘪下去的画面一直在她的脑海中回放着!

        直面死亡,本来就会产生莫大的恐惧,更别说,还是如此清晰的知晓自己的死状!

        这位母亲下意识的抬手紧抓着自己的双臂,这是在抗拒!

        她身躯不停的轻颤着,这是在恐惧!

        【这个价码无法接受吗?!】

        铁骨将她的表现一一看在眼里,暗自摇头。

        要不是他看这位母亲实在没什么可付出的了,他还觉得自己吃亏了呢!

        毕竟这可是个玩命的活,别人的命肯定是比不上自己的命的!

        【交易失败!】

        铁骨收起铁板,然后将抱着的孩子,对这位母亲递了回去。

        孩子触碰到了母亲的手臂,似是做了什么噩梦,小小的眉头紧紧的皱起。

        母亲睁开了眼睛,呆愣的盯着女儿的睡脸,也没有接过,就这样愣愣的看着。

        而铁骨也没有催促,就保持着这个动作。

        数息之后,这位母亲的视线才从女儿的脸上移开,缓缓的抬起头,盯着身前这生骸模样的诡异。

        “我能…相信你吗?!”母亲干哑沙涩的开口说道。

        铁骨并不能听见她在说什么,而她也知道。

        所以,这句话其实是她说给自己听的!

        “是我自己带着女儿拼死一搏,然后注定一起死,还是相信眼前的诡异,用自己的所有,换女儿能够活下来的可能……”这位母亲的身躯有些晃动,却是有些站不稳了。

        本就几近油枯的她,似乎根本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必死和一个可能,她当然会选……

        这位母亲伸手,将女儿重新推回了铁骨的怀里。

        【是答应了?还是打算……强买强卖?!】

        铁骨静静的看着这位母亲。

        看着她蹲下身,用手在地面上写了三个字,然后指着被铁骨抱着的孩子开口在说些什么。

        然后,她踉跄的起身,拉起了铁骨空着的另一只手。

        铁骨在此刻,也明白了这位母亲的选择,将这位母亲最后写下的那三个字,怀里这位女婴的名字记了下来。

        这位母亲一手握着铁骨的食指骨,张嘴说了句并不长的话,最后眷恋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孩子。

        然后她闭上了眼睛,

        将手中紧握着的那根指骨,

        ……对着自己的心口扎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