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生骸在线阅读 - 第三章 !

第三章 !

        第3章生骸

        世界从来都不会围着某个人转动,时间也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停止。

        某个无名穿越者葬身之地,迎来了万物萧瑟,迎来了白霜,也迎来了化雪后的第一次惊雷。

        万物复苏,天气也渐渐变得炎热了起来。

        随着天气的炎热,这个世界的普通百姓们,依旧过着每日为了明天自己和家人、孩子吃什么而奔波劳累着。

        各城中的官、富二代们,也同样在苦恼着明天吃什么,又该叫上哪些好友去哪儿游玩取乐。

        唯独每个城的城主与当地的锦衣卫成员们,随着天气越来越热,脸上也不由自主的开始挂上愁容。

        天气每热一分,他们心中的愁意便添上了一分。

        不为别的,只因为……快七月了!

        “唉,眨眼间,就又要到一年一度的血月了,真希望这次能少出现些异类……”一位锦衣卫叹息着和同僚抱怨着。

        “每年都是这样希望的,可每年产生的异类还不是那样子?”

        同僚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打起精神来,接下来还有得忙的模样。

        “去年,我带了三个新人,到今年……呵,又换了仨!”男人对身旁的同僚伸出了三根手指,自嘲一笑。

        男人没说的是,差点就连他自己都没能活到今年。

        “我运气比你好些,今年只补了两个新人!”男人同僚竖起了两根手指,脸上挂起了对比后产生的优越感。

        “看你那嘚瑟样,你也就运气比我好点罢了,早晚有你栽跟头的时候……”见不惯同僚那欠揍的模样,男人笑骂着与其打闹了起来。

        “淦,你手往哪儿抓呢?!”

        “嘿嘿,小哥别害羞啊,让哥哥康康!”

        “我叫人了哈!”

        “你叫啊,你就算叫破喉咙……诶嘿嘿嘿!”

        两人的打闹,让附近的锦衣卫男性同僚们纷纷会心一笑,女性同僚则是英眉微皱,扭头不想去看两人那不离下三路的恶心动作,以及他俩脸上那乐在其中的贱笑。

        但不管是会心一笑还是皱眉眼烦,这两人打闹的快活气息,冲淡了整个衙门内渐渐凝重的气氛,就像往一潭死水中注入了一股清流,让每个人眉宇间的忧愁都消散下去了一丝。

        锦衣卫,身穿锦衣制服,以守卫秦国民众不受异类侵袭为己任的武装力量部门。

        其他各国也皆有类似职责的武装力量,无非是称呼的不同,例如秦国往南的魏国,他们则叫做镇国司。

        血月,不光是指其能让整个世界陷入血色夜晚的那轮猩红月亮,以及其持续整个七月的持续悬挂,更是在说血月之后的无尽灾难。

        而他们口中的异类,则是泛指一切非人之物!

        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说因血月而诞生的怪物!

        实力参差不齐,无法估量对比,但都拥有某种堪比规则般特殊力量的诡异;

        由妖物转变而来,毫无理智,残暴血腥的狰狞妖魔;

        无视凡铁的幽魂、坚如铁石的行尸、无痛无惧的生骸……

        哦对了,还有那没有灵的死物,也有几率在血月下产生奇特的力量。

        每年的血月,诞生的诡异和妖魔不算太多,更多的异类还是由死去的人类转化成的幽魂、行尸和生骸!

        哪怕再很久以前,血月出现之初,世人知晓了死亡并非终点,开始推行火化,但还是有不少人因为各种原因曝尸荒野,在血月的光辉下重新动了起来。

        ……

        炎热的七月,不管世人是如何作想,它照例如期而至。

        普通百姓每天为了活下去就已经很努力了,他们才懒得去管从自己出生起,每年七月都会出现的血月。

        可各国的类似锦衣卫般存在的武装部门,则是全部人员齐聚,装备齐全,面色凝重的看着夕阳不急不缓的沉下地平线,看着世界缓缓陷入黑夜。

        他们看着,一轮艳丽如血的红月从云层中探出身子,似一颗邪恶的眼睛,注视着下方的世界,同时向着身下的世界撒落着猩红的光芒。

        看着,他们原本热爱、可爱的世界,在此刻披上了血腥的纱衣,变得宛如那地狱般狰狞可怖!

        “出发!”

        “是!”

        “行动!”

        “是!”

        各国、各城的行动宛如提前商量好了一般,在天上那轮血月出现的瞬间,原本挤得满满当当的衙门,眨眼间就变得空无一人!

        他们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遇到什么样的异类,是需要用无数生命去试探查明特性的诡异?

        还是对普通人有威胁,但对他们来说一刀一个的脆弱生骸?

        他们也不清楚今年过年聚会时,身侧的同僚还能到场几位,也不清楚自己有没有机会再看一眼来年的血月。

        他们只知道,有无数的家庭需要他们去守护,有无数生命需要他们去拯救。

        不管是为了更强的力量,还是为了更高的权位,还是为了更多的财富……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至少在血月降临的这一刻,他们都……

        ……不问前路,义无反顾!

        ……

        ……

        整个世界都在血月的注视之下,一处埋葬了‘强大’穿越者的无名山岭,理所当然的逃不过血月的目光。

        无数盛开的花朵在夜风中摇曳着,在猩红的月光的照耀下,能隐约看到各种植被、藤茎缝隙中,露出的那一抹枯黄,以及那被藤茎缠绕,宛如插了根筷子的黑色‘大碗’!

        这黑色的大碗,俨然是那单杀了‘赫赫有名’的穿越者的,来自异世界的——made    in    china!!!

        那血月洒落的猩红光辉,似有实体一般,慢慢的没入了那黑伞以及它下方的枯黄骸骨之中。

        似水流般无声无息的滋润着那黑伞与那骸骨。

        伞骨上的锈迹缓缓的脱落,而它下方的骸骨颜色也渐渐淡化,变得温白……

        直到天际微露鱼白,光明开始驱逐猩红时,那黑伞突然晃动了一下。

        黑伞的晃动幅度渐渐变大,直到……一只白皙如凝脂般的手骨,扯断了数根缠绕着它的藤茎,弯曲着一把抓住了斜指天空的伞柄。

        将其从自己的身上拿了开!

        “嘣嘣嘣……”

        微弱的崩断声不停的在寂静的黎明下响起,身躯上满是藤茎缠绕的白色骸骨,握着黑伞站了起来。

        血月隐去,金黄的朝阳从地平线升起,世界也重新变得可爱了起来。

        无名山岭中,一具新生的生骸,也站在了这金光辉灿的朝阳光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