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生骸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别买尖头雨伞!

第二章 别买尖头雨伞!

        脸上的雨渍还没干,得体的西装衣角正缓缓的向下滴落着水滴,浸湿的西裤凉凉的贴在腿上,脚趾在皮鞋里动了动,还能隐约听见泡水的咕叽声……

        而天上阳光明媚,暖风轻拂而过,泥土的芬芳,各种植物带着怪味的清香,树叶互相摩擦的哗哗声,以及耳边隐隐听到的阵阵鸟类吟叫……

        身体所感受的一切,都在无声的向他证明,他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而并非什么幻觉和梦境。

        嗅着扑面而来的,多少带点臭的自然气息,男人原地用了几秒钟去接受现实,以及思考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长柄雨伞被他收起挂在了一旁的草搂搂上,然后一边思考,一边开始脱衣服。

        当然,身上带着的东西也被他拿出来放一旁晾了起来。

        一部冬天暖手宝,夏天小烤炉的手机,一盒外壳打湿,内部半数浸湿的硬壳香烟。

        钥匙一串,新买的廉价打火机一个,装着求职简历、毕业证、身份证复印件与各种证明的文件袋一个。

        没了!

        男人看着从身上掏出来的东西,知道此时此刻对自己最重要的,还数那一块钱就能买到的廉价打火机。

        人类的伟大,是从掌握火焰开始的!

        其他东西,包括手机都能丢,唯独不能搞丢这个打火机,毕竟他并不确定自己能否做到徒手生火。

        “目前我所在的位置是森林,就是不知道我穿越的这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水,从扭成麻花的西装外套上哗啦啦的落下,溅起些许泥点印在光亮的皮鞋上。

        都穿越了,男人也就不在意这样会不会弄坏西装,他此刻只想快点把自身衣物弄干,别拖着弄感冒了。

        毕竟他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遇上同类,要是生病了可就麻烦了。

        “……是普通平凡的世界,还是拥有超凡力量的世界?”

        拧干的外套和白衬衣搭在肩膀上,男人开始解皮带了。

        “大概率不是现代社会,现代这样的深山老林可不多见,但也不排除!”男人重新穿上拧过水的衣裤,虽然还感觉湿哒哒的,但也比刚刚能滴水的状态好上太多。

        按道理说,环境温度适宜甚至还有些热,他就算不穿衣服也是可以的。

        但他却不敢让自己娇嫩的现代宅男皮肤,毫无防护的暴露在这异世界的陌生森林之中。

        原世界都有那种钻入动物皮下喝血寄生的生物,这异世界会有什么更凶残的生物,他完全不敢想象。

        所以这身湿哒哒的西装,不光能给他提供一定程度的防护,更重要的是,能带给他聊胜于无的安全感!

        男人把刚刚掏出来的东西全部收好,从现代世界带过来的东西,没有一件是无用的。

        “算了,自己瞎琢磨再久,也没有找个人问问来的快……”男人伸手拿起自家祖传的尖头雨伞,环顾四周,找了个感觉地势比较低的方向走了过去。

        “下山了,应该比较容易遇到人吧?”

        男人把尖头雨伞探进草搂,上下左右先乱搅一通,确认草搂里没什么奇怪的动物后,才伸手拉扯出一个能供自己前进的通道,不停的重复着以上动作,一步一步的前进着。

        并且在拉扯草搂时,男人也是收着力,小心翼翼的,因为他不清楚眼前的这些组成草搂的植物中,有没有什么叶片锋利的,有没有什么带刺的,有毒的………

        看天色还早,所有他宁愿放慢自己的前进速度,也不敢让自己莫名其妙的受伤、中毒!

        “这山可真是够荒的……”男人回头看了眼自己开拓出来的数十米长的通道,又转回头看了眼前方看不到尽头的密集草搂。

        “~唉!”男人抬手擦去脸上的汗水,鼓励自己坚持就是胜利,继续前进着。

        忽的,男人能透过不算严密的草搂,看到草搂后面的一片开阔,心中突然激动。

        也顾不得什么安全了,三两下扯开身前互相交织的植物,奋力前冲越出。

        出现在男人面前的,是一颗颗高大的树木,因为密集的树木几乎占据了所有的光照,所以基本看不见什么野草,顶多也就是一些矮小的灌木丛。

        枯叶铺地,带着些许腐败气息的森林,比起刚刚的草搂搂,无疑要好走得多。

        男人擦着汗,回头看着自己开拓出来的弯弯曲曲通道,有些感慨道:“鲁迅先生说的没错: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稍作歇息,男人用尖头雨伞做拐,继续移动了起来。

        他的目标是,努力在天黑之前走出这座山,就算走不出下这山,那最好也能找到附近靠山吃山的人类村庄。

        能不独自在这陌生的山里过夜是最好的!

        男人一边凭感觉向着地势低的方向前进着,一边留意着四周,看附近有无人类活动的痕迹,亦或者附近树干上有无猛兽磨爪子留下的爪痕。

        歇息的时候,男人也会掏出手机,先看看是否会有信号,再就是看看时间,看自己在这山里待了多久。

        信号一直没有,时间也从他降临时的两点多,变成了快到五点,也就代表他在这个山里已经走了快三个小时了。

        手机没有信号,也就无法校准时间,但其本身的时间还是按照他原本世界的标准走的。

        男人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剩余百分之六十二的电量,想了想,叹息一声后,关机后重新放回裤兜,他还指望着手机成为他黑夜里的照明手段,不能再浪费电了。

        “好想喝水啊!”男人感受着四周的湿闷,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可惜,他走了这么久,还就真没听到过水流的声音,只听到了一些被他动作惊走的小动物逃窜声。

        闷、热、累、渴、饿……

        “谁愿意穿越,谁来吧,我现在只想回去当个现代社会的打工人!”

        男人低声骂骂咧咧的继续前进着,同时羡慕起了那些一穿越就是少爷、公子的,最不济也能有婚约在身,然后上门吃软饭,结果慢慢过上各种丼的愉悦生活。

        抱怨规抱怨,羡慕归羡慕,但为了活命,该前进还是要咬着牙继续行走的。

        “哗哗~~”

        “嗯?!”

        男人突然停下了脚步,他似乎隐约听到了水流的声音!

        驻足分辨了片刻,男人突然激动了起来,自己没听错,的确是水的声音!

        男人立刻转身向着水声传来的方向快步走去,甚至还觉得不够快,竟开始小跑了起来。

        就在水声越发清晰,男人已经开始幻想甘甜的山泉水滋润自己干燥的嘴唇,淌过自己燥热的喉咙时。

        他的视线越过两颗树干,发现了前方突然出现的,近在眼前一个断崖式的陡坡!

        小跑着的男人心里猛的一惊,急忙刹车!

        可能是临近水源,这里的泥土都比较湿润,它们表面也都盖上了一层薄薄的枯叶,正常行走问题不大,可要是像男人这样的急刹车的话,那结果就是……

        ……大大的脚滑!

        男人只感觉自己想刹住的脚猛得一滑,整个人止不住的开始往前扑,手中的雨伞也脱手而出。

        这一瞬间,男人胡乱的挥着双手,本能的想抓住什么东西来稳住自己的身体。

        时间仿佛在此刻被拉长了无数倍……

        陡坡下是一片空旷,没有树木的遮挡,阳光毫不吝啬的将自己的温暖,撒向了这片漂亮的花花草草。

        在这近乎慢放般的场面中,男人表情扭曲的看到,自己那脱手甩出去的雨伞,在空气阻力下,那本就有些松动的卡扣突然打开,黑色的伞面在他眼前,缓缓的在半空中撑了开来。

        然后轻飘飘的旋转下落着,雨伞顶端的金属尖头,其没有被泥土覆盖的部分,反射着明亮得晃眼的阳光。

        雨伞轻飘飘的落在了花丛之中,斜斜的稳当后,那金属尖头仿佛一只眼睛似的,好奇的看着自己那扑出高坡,身形在阳光的照耀下,向着自己落下的……主人!

        “噗嗤~!!”

        一片片宛如红玫瑰般艳红的花瓣腾飞在空中,在阳光下散发着动人心魄的瑰丽,是那么的晶莹闪亮,那么的令人……惋惜!

        时间的拉长宛如错觉,男人只感觉从自己脚下一滑,身形前扑向下跌落,到眼前看到不停向下滑落着猩红温热液体的黑色伞面,这一切似只发生在了短短的刹那间,让人反应不过来。

        腾飞在半空中的,也不是什么玫瑰花瓣,而是一团团温热液体,在重力的作用下,落在了四周那盛开的艳丽花朵之上,为它们添上了一抹别样的色彩!

        白色的衬衣,渐渐被浸染得鲜艳。

        “咕噜~呼噜咳……”男人感觉有温热的液体从自己嘴里涌出,也有温热呛进了气管,让他忍不住想咳嗽。

        【喉咙好痛……】

        男人抬手捂着自己不停往外喷涌热血的喉咙,满手的温热,可他却感觉自己越来越冷了,也越发的渴了,让他忍不住的吞咽起充斥在喉咙处的温热。

        短短一瞬间,男人就明白了自己此刻的遭遇。

        他,脚滑前扑落下后,被自己甩飞出去的尖头雨伞,戳穿了喉咙,戳破了颈动脉!

        【好冷,好渴,头好晕……】

        男人本能的想脱离伤害自己的异物,但他的专业素养让他制止了自己后仰动作。

        后仰拔出金属尖头后死的更快,就让它插着,至少还能多苟活……十几秒钟?

        【没救了,等死吧……】

        男人本能的对自己下达了判断!

        颈动脉破损,这种伤势就算他面前就是抢救室,也不一定能够救得回来,更别说此刻他身处荒山野岭。

        【呵,这个死法,有那么一点眼熟呢……】

        男人听着自己因失血过多而剧烈跳动起来的心跳声,嘴角扯出……憋屈的嘲笑。

        穿越了,还没活到第二天,就因为一个意外,就这样死去了。

        【还真是,意外和明天,不知道哪个会先到来啊……】

        男人握着雨伞,维持着它插在自己喉咙里的状态,缓缓的坐在了地上,微微抬头看了眼天上的耀阳。

        痛?

        人麻了,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噢,也不是完全没感觉了,现在至少还剩下冷的感觉……

        精神了片刻的大脑因为缺血和缺氧,已经开始陷入昏沉和浑噩。

        【好累,好想烤火,好想睡觉……】

        炙热的阳光撒在四肢阙冷的男人身上,却不能带给他丝毫温暖的感觉。

        男人握着脖子,连带着雨伞一起,直接后仰躺了下来,哪怕后脑勺磕在了一块石块上,男人也感觉不到疼痛了。

        【就这样吧,睡过去就不冷了,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男人努力想让自己在意外面前保持得体,在死亡面前保持不屑,想让自己死的……安详一些。

        但谁又真的能坦然迎接死亡呢?

        所以,在死亡真正降临前的那一刹那,男人心里还是涌现出了无尽的怨愤。

        【我好恨呐,贼老天,我淦你娘……】

        “嗬嗬咳……”

        男人提起了最后一口气,似想要破口大骂命运的不公,咒骂老天的戏弄,但最后却什么字都没能呐喊出来。

        然后……便没了声息……

        人本来就是一种坚韧却也脆弱的生物!

        穿越者又怎样?

        在意外面前,还不是如此的无力,悄无声息的就死在了这荒山野岭之中,甚至都没能看到这个世界的夜晚是何模样!

        一柄撑开的黑色雨伞,倒立着遮挡住了身体冰凉的男人,遮住了他染血苍白的怨恨面孔,以及那双不甘的怒睁着的眼睛。

        男人身体四周盛开的花朵,一如既往的在微风中摇曳着,花瓣上染着的血迹,在阳光下是那么的刺目、妖艳!

        一株在染血花丛中并不显眼的青色植株,感受到了血液的美味,开始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消除了空气中浓郁的血腥味。

        并且探出了一根根细小的藤茎,向着周围花瓣上的血迹,浸湿的泥土以及不远处的那穿越者尸体缓缓蔓延了过去。

        细小的藤茎缓缓扎进了尸体中,开始汲取那穿越者尸体中,营养丰富,各种元素齐全,似都能新谱写出一张元素周期表的血肉。

        一个生命的逝去,换另一个生命的成长,这大概就是自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