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信息素有毒在线阅读 - 俞越vs万阳泽(2)

俞越vs万阳泽(2)

        钱都在俞越那里。

        万阳泽说的是真的。

        那omega:“……”

        来这种地方能没有钱?

        长成如此气度不凡的模样,能没有钱?

        那一身装扮,看似普通,可识货的人,谁不知道他连一个袖扣都是价值连城的,说没钱……谁信?

        酒吧里的omega很少,在这里只要他想搭讪的人,就没有搭讪不成功的。

        omega不死心,直接坐下来,“这么巧,我有钱,请你喝一杯。”

        万阳泽抬头看向吧台,俞越对他倒是放心,兴致勃勃的跑去看人调酒,尽管魏帆岭一直跟着他,是没有危险。

        但万阳泽感觉自己有危险。

        万阳泽也没看那omega,只是说:“不用了,谢谢。”

        omega坐的离他更近了些,“你这样的alpha我见过很多,表面上对omega不屑一顾,私下里……”

        万阳泽:“私下里你没有机会见到我,可以离开我的座位吗?”

        卡座是他定的,算是他的座位吧。

        omega心说,是个有脾气的alpha,感觉更有难度,更想接近了。

        魏帆岭一手揽着俞越肩膀对那调酒小哥说,“帅哥,给我男朋友调一杯全场最烈的酒。”

        俞越无奈道:“不占我便宜,你会死是吧?”

        “诶?咱俩谁跟谁呀,瞧你这话说的远了吧,咱可是过命的兄弟,别说是男性朋友,那都是至交,下辈子也是兄弟。”

        俞越总觉得刚才听到的是男朋友,不是男性朋友,不确定的问他:“你确定你没占我便宜?”

        魏帆岭:“你看你自己都不确定,你就来诬陷我,我也太冤了吧?”

        “……”魏帆岭的话真的能信吗?

        剩下的话都是两个人小声说的,调酒师也听不见,只以这两个人真的是情侣。

        而且魏帆岭不安好心。

        俞越表面上忘了自己的已婚身份,其实心里一直没放下万阳泽,故意半天不看他,没想到回头一看,差点气死。

        这才几天,万阳泽这家伙竟然学会拈花惹草了?

        他身边坐着的那柔情似水的omega是怎么回事?

        手里还拿着酒,万阳泽下一步是打算和人交杯吗?

        俞越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那人是omega,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就是。

        而且可能分化率还不低,所以在这个酒吧里游刃有余,其他的男人在看那omega。

        omega在看万阳泽。

        俞越在咬牙切齿的看向万阳泽。

        万阳泽在低头沉思,可能在想,为什么有这么漂亮的omega。

        俞越心里酸酸的想,看来万阳泽运气不错,上来就苟到了镇店之宝。

        调酒师的酒递过来,魏帆岭想接,没想到被俞越拿过去一饮而尽。

        魏帆岭:“你疯啦!这可是镇店之宝!”

        度数很高的!闻闻还不行吗,怎么还真喝?

        俞越满脑子都是万阳泽拈花惹草,“镇店之宝?镇店之宝在万阳泽身边坐着呢!”

        万阳泽第一次知道有人可以黏成这样,在自己明确拒绝对方后,对方反而以为这是更有难度的欲擒故纵。

        如果放在东郡,甚至东南西北四个区里任何地方,万阳泽说让对方滚的话,就没有人敢继续在那待着了。

        但这是别人的地盘,omega只知道他是一个很帅的男人。

        分化率多少也感受不到。

        应该是不低的。

        那omega问他,“为什么要拒绝我呢?只是今天想认识你,如果你明天不想认识我的话,我可以假装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不就是一夜、情的意思,万阳泽觉得荒唐极了,“抱歉,如果你很寂寞的话,可以去选择没有伴侣的人,我已经结婚了。”

        omega直接笑出了声,“喂,你也就二十岁吧,说不定还没二十岁呢,怎么可能会有你这样的帅哥结婚那么早?换个拒绝的借口,这个很拙劣,让我分不清该不该继续逗你玩了,因为很明显,你在说谎。”

        万阳泽站起身道:“这座位归你了,记得一会吧台结账。”

        “诶?你别走,”omega急了,跟着站起来,“不就是和你搭讪吗,又是不理人又是急眼的,心里要没点别的事儿会来酒吧?装什么正经人?”

        不少人围过来看热闹了,俞越已经穿过重重阻碍快马加鞭赶过来,那omega喊的,他都听到了。

        万阳泽难以置信的看他,“酒吧你开的?”

        “我是这儿的常客,顾客就是上帝。”omega仰直了自己的脖子。

        万阳泽:“那我也是上帝,我是来陪我爱人的,你能听懂吗?”

        正常人在听到拒绝后应该知道进退,这omega是平时被人捧杀习惯了吧。

        omega又笑了,“喂,我说你这人又古板又有趣,来陪爱人的?”

        “是啊,你有什么意见吗,可以来给我说说。”俞越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omega吓了一跳,转头看到一比他高了不少的男生,正以一种极其挑衅的眼神看着他。

        酒味儿有点大,看来玩的挺快,不是什么正经人。

        俞越第一次看到竟然有万阳泽拒绝不掉的人,“你这样看我干什么?”

        那omega用直觉判断了半天,断定俞越也是一个omega,但气势很强,不是特别o,可能分化率不高,“怎么,看你不行?让男朋友来陪你逛酒吧,怕被人抢走了才出现?”

        俞越整理一下自己的袖口,“你可能搞错了,他不是我男朋友。”

        所有人一愣,万阳泽也是。

        那omega露出十分不屑的眼神,“哦,公平竞争不可以吗?”

        “不太好,他告诉你了吧?我们结婚了,”俞越晃晃自己手指上的戒指,“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老公,有什么意见留给你下一任男朋友去讲,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对你玩欲擒故纵的。”

        omega惊讶到了,“是你老公又怎么样,结婚也能……”

        “我们两个不可能离婚,你做什么梦呢?”俞越凑近他小声道,“我就悄悄警告你一下,别再打我男人的主意,在这里虚张声势想喊其他人来看热闹?就别怪给自己下了丢人的圈套。”

        “你……”

        “我什么我,”俞越漫不经心的看他一眼,“我的人,你,任何人,这辈子都抢不走,懂吗。”

        omega:“我家里……”

        俞越:“得了,别和我比家世,比分化率你也干不过我,万阳泽有这么好吗,都这份儿上了怎么还想据理力争呢?我们是来度蜜月的,真是没数。”

        刚才那调酒的酒保也过来了,对那omega不知道说了什么,omega突然指着魏帆岭对万阳泽说,“帅哥,你可能不知道吧,你的新婚爱人可是给你带了绿帽子的!这个是他男朋友,啧啧,这么会玩吗?”

        俞越难以置信的回头看了魏帆岭一眼,“魏帆岭?我姘头?我还不至于这么没品吧?”

        魏帆岭:“俞越,你?”

        怎么说话呢!瞧不起人!

        万阳泽也看向魏帆岭。

        魏帆岭连忙求饶,“哥,万队长,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敢觊觎嫂子啊,我刚才可是得了你的指令去保护他的,这不是安安全全给你带回来了。”

        omega:“……”这叫魏帆岭的人,看着可狠了,怎么说怂就怂。

        明明看起来几个人都不对付,怎么关键时刻很信任对方的样子。

        俞越很遗憾的对酒保和omega说,“很抱歉,你们指谁是我姘头,都比魏帆岭容易让人信服,拜拜。”

        万阳泽跟在他身后也走了。

        魏帆岭看了看正要一起出去的西索和沃高年,对酒保和omega道:“啧,还是你俩最有眼光!”

        omega:“……”

        酒保:“……”

        怪不得他最不可能,好没出息一男的。

        一出了酒吧的门,俞越就疯狂用手扇风,喝完酒之后浑身都火辣辣的,不只是口腔。

        魏帆岭跑来幸灾乐祸,“嘿嘿,你老公不行啊,在外面拈花惹草的,我看人家说的挺对,考虑一下我?”

        “呵呵。”俞越送他一白眼。

        万阳泽大气不敢出,从没见过俞越对情敌出手的时候,更何况那人都算不上情敌,俞越这态度……

        到底是让自己滚远一点,还是滚的更远一点……

        看万阳泽半天没凑上来,俞越这气就更大了,回头就喊万阳泽,“你一句解释都没有?”

        万阳泽:“……”

        魏帆岭看热闹不嫌事大儿,“万队行的端做得正,有什么好解释的?好男儿志在……”

        “我错了,”万阳泽大步靠近俞越,“我能离你近点儿吗?还生我的气吗?”

        两个人都知道说的是尿床事件,俞越的脸一下就红了,魏帆岭还以为是刚才的omega,又道:“嗨呀!这可是大事,哪能轻易原谅?今天不斩草除根,以后必后患无穷!”

        万阳泽:“……”

        俞越看着魏帆岭叹气,“你能少说两句吗?”

        魏帆岭:“我这是在为你的幸福着想,万阳泽这人,桃花眼儿,你一眼看不见就有人要抢,日子一点儿都不安生。”

        万阳泽眼皮子抬了一下,感觉魏帆岭说的应该是俞越,平时在学校,自己一眼看不见俞越,那小子就情书堆的比书桌都高。

        俞越冲万阳泽喊:“你跟我回去。”

        万阳泽听话的和他往酒店走去。

        走着走着,俞越看到万阳泽随便一掏口袋,竟然有个纸条。

        万阳泽看到俞越在看他,主动上交纸条。

        一看,是一个beta留的联系方式和住址。

        万阳泽:“我、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俞越:“你以后要是背着我去酒吧,我就休了你。”

        万阳泽:“绝对不会的,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两个人说着就进了酒店房间的门,然后万阳泽看到俞越脱掉的外套里掉出来五张纸条。

        应该是没找到他口袋,偷偷从领子后面塞的。

        【美人儿,有兴趣共度春宵吗……】

        【你可太漂亮了,可以做我男朋友吗?】

        【……】

        清一色的后面带着联系方式。

        万阳泽:“……你以后也不能单独去。”

        俞越支支吾吾道:“好的。”

        他警觉性那么强,怎么就没察觉到?

        但魏帆岭这家伙不安好心啊,那酒喝完就热,又燥,再加上自己妒火中烧,恨不得把万阳泽吃掉装进自己肚子里。

        等万阳泽洗完澡出来,看到俞越又在喝酒店里给备用的酒。

        一把拿过俞越的酒瓶,“别喝了,明天还要回国。”

        俞越拍着万阳泽的胸口,“你他妈……长了嘴又不会说话,怎么那么多人喜欢你?”

        “喜欢你的人才多。”万阳泽说完,感觉嘴里都酸了。

        俞越:“你是我的?懂吗?我、我尿床也不是故意的,你不能嘲笑我,我不理你……那是因为不好意思,你不能越躲越远,你懂不懂啊?”

        万阳泽一下红了脸,他怎么可能嘲笑俞越呢?

        这辈子都不会嘲笑的俞越的。

        万阳泽:“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最可爱的。”

        “老子尿床也可爱吗?”俞越仰头问他。

        万阳泽低头亲他:“可爱。”

        “你要是骗我,你一辈子,不举。”俞越是真喝醉了,发言很大胆。

        “好。”

        俞越还是觉得不够,拉着万阳泽往床上扑,“一个月了,想要。”

        万阳泽抱紧自己,“明天就回国了,明天回去我们再……”

        “不行不可以,不可能!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今天那个omega比我漂亮是不是?”俞越来劲了。

        万阳泽摇头:“不是,怎么可能,我都没注意他什么样子。”

        “别骗人,我要看看你的身体诚实不诚实。”

        万阳泽总觉得有事情没准备,可被俞越撩的晕头转向,半推半就的,就那啥了。

        等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候,万阳泽突然觉得糟糕。

        安全用品消耗殆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