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信息素有毒在线阅读 - 番外

番外

        蒋睿这样直白且有霸道总裁强势爱上我的手势,    让魏帆岭感觉受到了挑衅。

        魏帆岭是没怎么喝酒的,可是蒋睿喝的多,挑衅里还带了一丝丝可爱的感觉……

        魏帆岭:他喝醉了,    又不是我喝醉,    我为什么要这样想?蒋睿特么的哪里可爱?

        于是魏帆岭心中又充满了罪恶的感受。

        蒋睿看魏帆岭已经快要发火的样子,    不敢继续一脸无辜求抱抱了,他似乎知道自己错了,微微抿嘴,收起下巴,    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魏帆岭。

        头发微乱的脑袋上挂了一句话:“是我说错什么了吗?”

        魏帆岭心一横,想着抱一下那就抱一下吧。

        【是我看错了吗?为什么看到魏帆岭投入了蒋睿的怀抱?】

        【喝醉的人应该是蒋睿吧?可是看起来更像是魏帆岭。】

        【日,    要说这俩人没一腿我是不信的。】

        【我也。】

        这边两个人黏黏糊糊,那边几个人闹闹哄哄。

        沃高年一直都是比较能放得开的类型,再加上有俞越暖场子,两个人在舞池里可以说是最闪耀的新星。

        万阳泽光明正大的挡在俞越身边,    被越嫌弃了好几次也不肯离开,    反而压的周围没人敢靠近俞越。

        可西索不一样,    他就是生气,    生气沃高年为什么会和一个不认识的小男孩儿在跳贴身舞。

        也没有贴身,但是沃高年一直低头和那个男生交头接耳。

        这简直就是丢了征途的脸面。

        沃高年确实一直在和对面的男生讲话,    因为没想到竟然在这儿碰到了他们帝藤南校的学弟。

        明明都是南校的人,是在北区酒吧却相遇了,    这是怎样一种缘分?自然是很兴奋的相认。

        再加上学弟为人比较热情爽朗,还是沃高年的粉丝,    两个人一来二去聊起来没完没了。

        只不过学弟问的都是有关于特训生的问题,    他目前的水平能在整个南校排名前三,    但他并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能进入特训一队或者二队。

        又迫切的问了一些沃高年有关于数据的问题,    伴随着音乐场景,在某些人眼里看来就是聊的火热。

        两个人说到正事儿的时候,学弟听到入迷,想让沃高年给他好好讲讲,便拉着沃高年往另外一个角落走去。

        “学长,今天幸好是遇到你,其实我真的没有信心能够进入特训队……就是能进二队也是奢望的感觉。”

        沃高年:“你的成绩并不算差,为什么这样想。”

        “你也知道,整个一队加二队一共才十个人,你们那届,单是东郡的人就占了四个,后期东郡也一直很强悍,我真的是一点儿信心都没有。”

        沃高年觉得话不能这样说,“我们这一届东郡确实强,当然,他们现在也并不差,但这终归是个人实力的问题,参加特训队不仅仅是比拼的你的个人作战能力、还要考验你和团队的协调能力,以及你听从任务的服从度,这些都是要考虑的。你的性格并非是不服从命令的那种,没有必要因为怕这些而不去参加。”

        男生有些羞涩的挠头,“其实我有这个勇气,只是怕失败,也一直觉得只是差有人鼓励我一下,家里人总说我这不行那不行,说实话,您是我的学长,其实在我心里更像是我的长辈一样,听他们说,如果能进特训队,以后说不定还能让你们回来陪练,我真的特别激动。”

        沃高年拍拍他的肩膀,“想做什么大胆去做就好,不管结果是什么,你今天没有迈出这一步,哪怕你以后得到的生活再安逸或者是再满足,特训队的生活,就永远是你的遗憾。”

        虽然进来了一天天的更生气。

        男生很感激的点点头,非得要请沃高年继续喝酒。

        沃高年摇摇头说,“好了,你们玩儿吧,我看你还有同学在那边呢。”

        男生总觉得不好意思,非得要敬他一杯。

        西索隔着很远,在人头攒动的舞池里就锁定了沃高年在和别人喝交杯酒。

        到底是不是交杯酒,其实他也没看清楚,反正就觉得是。

        从来没觉得沃高年这家伙如此放浪不羁过,可是没想到真到了这种场合,竟然也是一个练家子。

        西索看的直皱眉。

        不知不觉间,几杯酒就已经下肚了。

        然而再看看周围吧,简直辣眼睛,为什么魏帆岭和蒋睿抱在一起这么久?还不分开?

        魏帆岭什么时候这么粘人了?

        至于万阳泽和俞越那边,西索早就习惯了。

        西索陡然发现自己竟然成了征途里为数不多的单身狗。

        这不应该,明明还有沃高年陪他呢,他甚至觉得这些年只要沃高年也是单身,他就能一直忍下去。

        可是为什么沃高年一副马上就要脱单了的样子。

        越想越不是滋味儿,西索的酒喝的也是越来越多。

        沃高年那边和学弟告别之后到处找他的队友,发现只有西索都找不到了。

        心里突然一阵紧张,那家伙不会在舞池里和谁看对眼,突然就大开荤戒了吧。

        当初因为意外,沃高年和西索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导致两个人的关系亦敌亦友,时而紧张,时而刺激,极其复杂。

        也许是心里一直抹不开面子,总之,沃高年见了那家伙从来没给过他好话,可沃高年不得不承认,他并不希望西索有自己的伴侣。

        非常的自私了。

        虽然西索曾经表达过想要和他在一起的愿望,但沃高年每次都以让自己压回去为理由让西索妥协。

        西索也就上了劲儿,死活不同意。

        这样岌岌可危的感情,甚至可以说是没有感情,一旦有任何人介入,他和西索之间所有的联系就都将会断掉。

        沃高年之前总是不肯和西索和解,不肯好好谈一谈,每次聊到那次意外就会翻脸,可现在一想,万一如果真的因为自己的逃避而导致后续西索和别人在一起,他会后悔吗?

        沃高年想了半天,他会后悔。

        不知道现在还来不来得及。

        沃高年到处找西索,没想到……

        蒋睿一直抱着魏帆岭,一眼望去那自然是十分不堪入目的,沃高年就没仔细往那看,却没想到,再仔细一瞧,西索就趴在那两人前面的茶几上,醉的不省人事。

        沃高年难以置信的走过去问他俩,“你们准备抱到猴年马月呢?西索都要掉地上了。”

        魏帆岭突然挣扎着起开,嘴里还骂了一句:“蒋睿你丫的真不要脸,你用威压趁我抱你那一下压我?还让老子一直抱着你,你虚荣不?”

        蒋睿:“虚荣。”

        沃高年:“……”我说这俩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抱那么久呢,怎么看魏帆岭都不像是如此主动的人。

        蒋睿确实是有点儿喝醉,刚才揽着魏帆岭的腰不肯松开。

        蒋睿:“魏帆岭我是认真的,你今天晚上和我聊聊吧,将近一年……我有太多事情想跟你说。”

        可是魏帆岭一想到他那可怕的威压,觉得自己根本就毫无招架之力。

        魏帆岭:“你有事儿就在这儿说就行。”

        蒋睿:“……”

        蒋睿也不再说话了,他就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和魏帆岭相互依靠一会儿,其实也不急于一时,只是人喝了酒,就比较容易感性,再加上那股子泡面味儿总是挥之不去,让他忍不住粘着魏帆岭。

        最后,蒋睿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对沃高年说:“那你们几个看着点儿时间,该回去都回去,算了,别回去了,都喝酒了也不安全,今天晚上都留在北岭,我在楼上要好包间,等明天清醒了再走,一会儿你给俞越和万阳泽也说一下。”

        沃高年:“好。”

        蒋睿说完就往楼上走,又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睡死的西索,“沃高年,你可别把人就扔在这儿,一会儿把他送上去。”

        沃高年:“哦。”

        西索喝醉之后连沃高年自己都弄不了他,最后是和魏帆岭两个人一起把他送到二楼去的。

        二楼的包间剩的并不多,只能两个人一间,正好六个人。

        沃高年想了想蒋睿刚才的样子,他总不能去和蒋睿再凑合一间。

        人家万阳泽和俞越更是得在一起。

        沃高年:“魏帆岭,你去队长那屋吧。”

        魏帆岭支支吾吾半天,最后还是走了。

        自己纯属就是娘们儿心态,明知道蒋睿借着他的不舍,得寸进尺。

        可看到蒋睿一个人摇摇晃晃走回房间的样子,又觉得他可怜。

        魏帆岭嘴里一边念叨“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边进了属于蒋睿的房间。

        沃高年把西索放在床上,听见西索在嘴里骂骂咧咧的。

        西索:“我就知道,沃高年,你特么的一直都喜欢这种类型的,你还调戏过俞越,你就是喜欢长得白的。”

        “……”沃高年看着西索并不太白的皮肤,有点笑出声,“你觉得我喜欢长得白的?”

        西索:“反正除了我你都喜欢。那个学弟也是你喜欢的类型吗?跳舞就跳舞,离那么近干嘛?”

        “跳舞当然要离得近了,不然怎么有感觉?”

        西索就觉得自己马上都要睡着了,结果还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气他,气的他突然坐起来抓住说话的那个人,狠狠的拽住他的领子把他压在床上。

        西索:“又没有什么关系,又不是在暧昧,难道是决定要谈恋爱吗所以离那么近,如果不恋爱的话,离那么近合适吗?”

        沃高年:“如果不恋爱的话,你这样离我这么近合适吗?”

        西索有些迷迷糊糊的,但能认得出过高年的声音,“就算……合适,你也不跟我恋爱。”

        北岭的人和北岭的在一起,东郡和东郡的人在一起。

        可是南峰和西峦的听起来很奇怪……就算真的强强联合,沃高年肯定也不会选择这种区域联合。

        西索一直都知道沃高年的顾虑,当然最重要的是沃高年还想……

        沃高年突然明白为什么西索在感情上总是会退缩了,他问对方:“难道你以为蒋睿和魏帆岭,还有万阳泽俞越最终能够在一起是因为他们在一起之后的价值,会让他们所在的区域更加强大吗?”

        西索:“……不是吗,至少你是这样想的吧,你以前给我说过。”

        沃高年:“他们没有考虑这些,他们就算是我们这样的关系,也还是会在一起的,西索这是爱情,不仅仅是势均力敌的强强联合,单纯被彼此吸引了而已,你是不是一直都没有搞清楚?”

        西索:“你确定这是爱情?可我每次说想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都觉得是我西峦想要吞并你们南峰,有时候我真希望我不是西峦的人。”

        “……”他只是故意这样讲的,好吧,有些人看起来不声不响的,其实是最不解风情的人。

        沃高年伸手去捏西索的嘴角,“可你也知道,东南西北四个区有那么多人,那么多优秀的后生,没有哪一个区域会因为我们有没有在一起而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在为大局着想的同时我觉得我们最本质的是生而为人,需要自由。”

        西索:“你想要什么样的自由?”

        沃高年想了想道:“无关区域、无关分化率,无关竞争,因为一场意外而把关系搞得乱七八糟,甚至是暧昧的关系……我真的有点心动。”

        西索眼底布满红血丝,毫无防备的“啪嗒”一声,竟然掉下来一滴眼泪,“沃高年,你他妈的就一定要吓死我,我刚才以为、以为你和那个学弟要在一起。”

        沃高年:“……”

        西索:“你知道的,我一直在为你心动,不是因为那场意外。”

        沃高年连忙道:“那你以后让我压回来。”

        西索:“看你本事吧。”

        于是两个人在房间里打了起来。

        沃高年恨,心里想:特么的怪不得我一直不想正式和他在一起!因为我压根儿就打不过他!

        隔壁魏帆岭进了蒋睿那间房间,还没开灯就开始大吼:“蒋睿你有毛病吧,到底要喝多少酒,怎么还在喝?”

        然而,魏帆岭把灯一打开,只看到蒋睿十分冷静的坐在床上,身边一杯酒都没有。

        魏帆岭的声音逐渐变弱:“……怎么这么大的酒味儿?”

        蒋睿:“你把门反锁上。”

        魏帆岭:“为什么……”

        “不是酒,这是我信息素的味道,”蒋睿有些热,松开一颗衬衣的扣子,“不过你看起来……并没有很反感我的味道。”

        魏帆岭:“……”我他妈是不反感,可是我闻到这个味道好醉!醉熏熏,走路都晕,和俞越那种令人昏昏欲睡的舒适感是不一样的,蒋睿的信息素味道好狂放。

        魏帆岭觉得这感觉想让人微笑着发疯,一脚踏在棉花上的空虚,看似虚无缥缈其实身在其中……

        蒋睿百无聊赖的往床上一躺,拍拍床边,“过来吧,和我聊聊。”

        魏帆岭鬼使神差的躺过去,双手并在自己的小腹前,老实的像是要给蒋睿殉葬一般。

        魏帆岭:“说吧,你想聊什么?”

        蒋睿:“你什么时候和我在一起?”

        魏帆岭:“……我说,你这也太直接了吧,就这?”

        难道不应该追我一段时间吗?追个三年五载的,我再勉强同意。

        蒋睿说:“虽然你进了总部,但好歹这也是你的工作,有工作你们就有业绩,总要完成kpi吧。”

        魏帆岭:“所以呢?”

        蒋睿:“征途里的四个人两两相对,人家组合接任务,早早完成服务期内的要求,到时候就是自由之身,想续约想走人就可以,可你不一样,你是征途队员里唯一剩下的单身狗,谁总是和你合作完成任务?”

        魏帆岭:“我他妈……我自己可以。”

        蒋睿差点笑出声,“总部最有名的a娘娘,将谁不知道你现在业绩垫底,魏帆岭,咱俩在一起,你做任务的时候好歹能搭个伴儿。”

        魏帆岭生气:“我魏帆岭,是那种为了做任务不择手段的人吗?”

        蒋睿:“那你就答应我,然后利用我,利用我完成任务,还能勉强施舍我一点感情。”

        魏帆岭:“……”那倒也不是不行,听起来还显得自己挺有能耐的。

        蒋睿:“怎么样?”

        魏帆岭:“……有试用期,你要是完成任务拖我后腿的话,我就退货。”

        “行,”蒋睿侧身低头在他耳边道,“那我能预支一点儿利息吗?”

        傻货魏帆岭不知危险来临,“啊?”

        “你信息素的味道……我馋很久了。”

        魏帆岭:“……”艹,他早就知道?

        很快,魏帆岭就后悔了。

        他从没想过和蒋睿在一起,竟然还要面临这样的问题?他一个强a,虽然有娘娘之称,可是打不过对方竟然就只能被人压在、身、下尽情欺辱?

        简直是……士可杀不可辱!

        蒋睿死死抓着魏帆岭的脚踝,“你想清楚,是欺辱还是疼爱?”

        魏帆岭踢他一脚:“疼死了还爱个屁,你给老子滚!”

        蒋睿:“……”    十分抱歉,但熟能生巧。

        天快亮的时候,蒋睿问他,“虽然我们都是alpha……但是……你说你会给我生宝宝吗?”

        魏帆岭:“不会,老子只会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