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信息素有毒在线阅读 - 第54章

第54章

        万阳泽的动作一愣,有些难以置信的问,“真的吗……”

        俞越觉得万阳泽的态度莫名其妙,“真的吗?还能是假的?我又不是那种为了任务、为了让你的病好起来所以就将就的人。”

        “也是,”万阳泽想了想,把脑袋压在俞越胸前道,“我只是没想到……你竟然愿意和我在一起。”

        又过了一会儿,万阳泽说:“我有点儿后悔。”

        俞越的心像是过山车般上上下下,“我都答应你、愿意和你在一起了,你又说后悔?”

        万阳泽:“我后悔现在才和你说,感觉少了很多心意相通的机会。”

        俞越再次痛苦的闭上眼睛。

        为什么万阳泽变成了情话王子,每句话都羞的自己面红耳赤。

        俞越尝试着问:“你是不是真的恢复记忆了?不是只是觉得我好看,想泡我所以假装认识我吧?”

        “照照镜子,你裹得像个粽子。”万阳泽含蓄的说。

        俞越还是不放心,问他:“你野外训练为什么得倒数第一?”

        万阳泽的眼睛眨了眨,“你确定要我说吗?”

        俞越:“你这样问,就很有可能是你不知道。”

        万阳泽凑近他耳边道,“因为你摘了气味阻隔剂,发情之后引诱我进入易感期。”

        俞越的脸一下就红了,“你、你放屁,你本来就在易感期!”

        万阳泽问他:“我为什么会进入易感期你不知道吗……所以我让你离魏帆岭远一点,因为他差点儿也进入易感期,气味阻隔剂对顶级alpha来说是会有一点误差的。”

        俞越倒是真不知道当时万阳泽的抑制剂用那么快也是因为自己,只有魏帆岭那家伙整天叫嚣着怪他怪他……

        万阳泽是真的心思太深沉,什么都看透,却什么都埋在心里。

        俞越警惕又释怀,“我现在有点儿相信你喜欢我很多年了。”

        “为什么?”

        越越叹气,“你这个人,什么事儿都能瞒很久,什么又都不说,可能喜欢我这种让你觉得很没面子的事儿,再隐藏几十年,你也是做的出来的吧。”

        万阳泽却笑了,“我从不觉得喜欢你会丢人,除了怕你生气,我没什么顾忌。”

        俞越觉得自己就不如万阳泽坦诚,好像承认喜欢万阳泽是件很丢脸的事情。

        难道是万阳泽不够帅?

        那肯定不是。

        俞越的眼珠子到处转,“可你想清楚了,我只是答应和你试试,学校通报我们俩的缘由就是我们谈恋爱,所以我们俩如果真的要在一起,回到学校后的关系可能还不如从前,你能接受吗?”

        万阳泽想过这个问题,死死抱住俞越,“你是我的,我就满足了。”

        俞越满意的想,那就行。

        两个人抱了好大一会儿,小苏回来后只看到了阿志。

        “他呢?”小苏狐疑的问。

        姚乐心那小子太聪明,张牙舞爪的又漂亮,就怕他又被什么人看上,跟人跑了。

        阿志小心翼翼道,“他……我不知道。”

        “你们两个不是在一起的吗?”

        阿志:“有个人……”

        “我知道了,他肯定去找陶先生了,真是死不悔改的东西。”小苏生气的往陶先生那儿走去。

        结果陶先生不在他的休息室,再往外一看,陶先生刚从一个包厢出来,出来的时候整理了一下裤腰。

        紧跟着,姚乐心出来了。

        从眼睛里就透着一脸吃饱喝足的样子。

        小苏生怕陶先生总给姚乐心钱,但转念一想,如果姚乐心在赌场输掉更多的钱,陶先生是不是愿意一直替他拿钱呢?

        如果是这样也行,陶先生家底丰厚,深不见底。

        赌场生意大不如从前,需要源源不断让更多人把钱投入进来。

        小苏走上前对姚乐心道,“陶先生还记得你?”

        姚乐心无所谓,“记不记得有什么关系,喜欢我这个人不就好了?”

        小苏狐疑的盯着他的纱布看,姚乐心没好气道,“马上就能拆纱布了,我的美貌这玩意儿是遮不住的,陶先生是识货的人。”

        没想到陶先生转身给姚乐心一笔钱,“但我还是不认识你。”

        随后陶先生就走了。

        姚乐心贪婪的数了数到底还有多少钱,拿了钱美滋滋道,“走吧小苏,你不是说有个赌局单凭我身上的钱根本玩不起吗?那这些呢?”

        小苏看了看陶先生的大手笔,高兴的点点头,“走,我带你去看看。”

        本来就是想引他去玩更大的局。

        第一场下来,姚乐心赢了双倍,开心的要走人,结果被赌场的保镖堵在一楼门口,硬是不让他走。

        也不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姚乐心想,完犊子了,这是赢了那么多钱就走人,赌场不愿意,小苏跟着打马虎眼道,“那你就多玩会,见好就收多没意思。”

        阿志那边输的一塌糊涂,一直想翻盘赢过来。

        姚乐心说,“行,反正我一向运气好,我再玩会。”

        再次回去,姚乐心输了所有本钱,赌场向他借出无数筹码供他继续挥霍,姚乐心玩红了眼睛,赌了一晚上。

        输的倾家荡产。

        阿志也是半斤八两。

        姚乐心被小苏带着人堵在赌场门口的小胡同里。

        小苏说,“怎么了姚乐心,输了钱不想还债?”

        姚乐心倔强道,“我还什么债,我一开始都说不想再赌了,你非说我赢了就走没意思,那我才又回去赌,这才输掉的。”

        “敢情你输了还是为我输掉的?”小苏觉得难以置信。

        姚乐心死不认账,“我没钱,输那么多谁还的起。”

        小苏走近一步道,“还不起你就卖屁股,反正陶先生也不是没给过你钱。”

        姚乐心:“去你的,你全家都卖屁股!老子和陶先生那是真心相爱。”

        姚乐心竟然觉得他和陶是有爱情的,小苏和几个保镖都笑了。

        小苏:“那你就先好好想想怎么把这笔钱给还上,还不上就把你家里那栋宅子抵押。”

        姚乐心惊讶极了,“你他妈的等的就是今天吧!老子的宅子这辈子都不会卖!”

        小苏无聊的掏掏耳朵,“这话留给阎王爷说去吧,搜身,把他的通讯工具全部没收。”

        俞越如愿以偿的被关进小黑屋。

        阿志已经被抓进来了。

        看到俞越前来,慌张的抓到他的袖子,“玩到后来我根本就不受控制的输了,他们肯定背后动手脚,我说不想玩了也不让我走,一直输到现在……”

        俞越让他放心,“我也是一样。”

        他们两个又看了小黑屋里其他几个人,都很迷茫且无助的样子。

        俞越问,“你们都是因为赌博输钱所以被抓来的吗?”

        有个好像饿了很久的小伙子说,“我根本就没想赌博,是有人说帮忙介绍工作才让我来的……结果来了就要带我玩,我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推着走一样,一直有人告诉我说输了能赢回来,赢回来就不欠钱了,我就一直想赢回来……没想到成了这样,我爸妈根本就拿不出那么多钱赎我……”

        小伙子说着就哭了。

        脸又黑又花。

        俞越数了数,大概有十几个人,都挤在地上睡,破破烂烂的被褥,一口水都没有。

        大部分人身上的伤口都快烂成了陈年疤痕。

        赌场的人人把殴打他们的视频发给他们的家人,以此逼迫他们的家人尽快拿出赎金。

        有的人家倾家荡产凑出钱来把人赎走,有的则是没有那么多钱,一直耗到现在。

        被困在这儿的人,基本上都是拿不出大额赎金被折磨了很久,父母只能依靠报警的。

        然而境外的情况不好查,南峰警方的权利有限,之前也有暗访的人来,结果就因为太过滑头和熟练,被人认出来是警方,又给送回去,连赌场都没接触到。

        赌场里的人要的就是钱,也不把关系搞坏,经常会转移这些被困人员的地点,只威胁他们的家人,一旦报警立刻撕票。

        俞越得把这些人被困具体地点拿到手,警方才能一举出击救到他们,不然端空了地点反而成了主动挑起事端的一方。

        但他们被绑来这里的时候全都被蒙着眼睛,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少路,所有的通讯设备都被没收了。

        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万阳泽那边了。

        俞越让阿志别总走来走去,安心的等着。

        阿志说,“这还怎么安心啊,他们要给我爸打电话让我拿出五十万来,我家有这个钱也不给我赎,我爸只会觉得我没出息,被人骗到这里来,就是真给我拿了,我也不想给这帮土匪,血汗钱凭什么给他们!”

        “好好好,我知道,肯定不会真给他们的,你别喊了,他们的情绪刚平复下来。”俞越看了看其他的人,状况都不好,有的人伤口已经在流脓。

        阿志:“怎么不担心,我们也会挨揍的,你看看他的胳膊,已经……”

        他们被关在好大一个长满荒草的院子里,俞越往外看了看,瞧见院子里有一种草是药材,对阿志说,“把这些都拔来捣碎。”

        阿志表示不能理解,“你还有心情拈花惹草?”

        “拈花惹草不是这样用的,相信我。”俞越也走过去,和他一起拔草。

        弄完之后把这些草糊在那几个人的伤口上,有人惊喜道,“真的、真的没那么疼了!”

        俞越让他们继续安心休养,又对阿志说,“这草遍地都是,我被他们带出去审讯的时候你记得给大家换药。”

        阿志一会儿觉得姚乐心是个喜欢男人的懦夫,一会觉得他会是个足智多谋的军、人,晕晕乎乎的去按照俞越说的做了。

        等到姚乐心被审讯的时候,一切都如俞越所想,他们先逼他拿出部分赌费,五十万。

        姚乐心被捆在离关押被困人员不远处的一个小房间里,在凳子上被困的严严实实。

        他百无聊赖道,“五十万,你们打死我,我也拿不出来啊。”

        “这小子声音挺好听的,到底长什么样?”有人问。

        俞越的伤早好了,为了掩盖容貌所以一直没拆纱布。

        又有人说,“不是什么荷官陶先生来了吗,那陶先生有钱,以前他是陶先生的情人。”

        姚乐心好像刚想起来似得,“诶对!陶先生!你们找陶先生要钱去,他肯定愿意给我出这个钱。”

        他们都知道姚乐心还有个宅子没弄出来,但是如果能先让陶先生拿五十万也不是不可以。

        有人去联系陶先生。

        结果陶先生不认,说自己失忆了,上次在赌场和姚乐心又发生关系只是一时没把持住。

        而且姚乐心到底长什么样当时陶先生也没注意到,纱布裹得那么严实。

        陶先生又说也不是不能拿这个钱,就想再看看姚乐心伤好了是什么样的,可以考虑长期包养,上次感觉还不错。

        那几个人想了一下,陶先生是自己的人,必要时候还得背后搞鬼让赌家输钱呢,不怕他骗人。

        陶先生要真喜欢姚乐心,卖他个人情让他来看看又能怎么样,陶先生想赎人,必须让他多拿钱。

        于是陶先生被带到这里,见到了拆掉绷带的姚乐心,他有些庆幸的对外面的人说,“他长得确实可以。”

        其他几个人也是第一次见到姚乐心的长相,心说确实可以,怪不得陶先生愿意大老远来高价搞姚乐心一次。

        为了不妨碍陶先生办事,几个人都离开了审讯室。

        俞越被万阳泽压在破烂不堪的小床上,俞越小声问他,“记住路线了?”

        万阳泽:“他们很信任我,尤其是我又失忆没了以前的记忆,拿我当自己人,我已经在来的路上发了信号。”

        “太好了。”

        万阳泽:“一共多少人?”

        “一个房间十几个,但附近几家大院经常有人在喊在哭,估计附近一条街零零散散都是,到时候只要解救一个房间的,就能把这些赌场的人吓走,他们来不及转移自然会认罪。”

        万阳泽:“好。”

        万阳泽低头亲亲俞越的眼睛,“辛苦你了。”

        俞越的指甲都想抠紧身下的床板,“辛苦我什么……”

        一心做任务,都忘了和这人是什么关系了,万阳泽突如其来的温情让俞越紧张的不得了。

        万阳泽突然有些头痛的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我们的人一直跟着,离得不远,估计很快就能过来了,再坚持一下。”

        俞越担心的看着他,“我们都能坚持,你自己没事吧?”

        万阳泽摇摇头,“没事,被砸的狠了,我怕他们检查出来alpha的身份,一直没去医院仔细查。”

        “那等回去好好看看。”

        外面几个人嘻嘻哈哈想着陶先生说不定只是骗姚乐心会帮他拿钱,其实提上裤子就走人呢,到时候姚乐心就任人摆布了,结果陶先生进去没十几分钟,警方竟然到了。

        南峰警方联合马萨警察突击,把根据地抓个正着,所有人都被堵在院子里。

        终于有人反应过来陶先生是内奸,外面警察正在包围的时候他们想冲进来和陶先生同归于尽。

        俞越从小床上一跃而起,“老子早就想把你们这群丧尽天良的家伙揍一顿,这次可算逮到机会。”

        不用迷迭香信息素,俞越敏捷迅速的办倒一个又一个腰间甚至别着配、枪的保镖。

        万阳泽负责善后。

        赌场那边依旧歌舞升平,但俞越他们这次需要救回去的人质已经全部营救成功。

        阿志看到万阳泽和俞越站在一起被警方敬礼的时候愣了很久。

        原来真有这种人,任务里需要他是什么样,他就是什么样,没了任务的束缚,俞越原来又是另外一种人。

        一种他想成为却无法企及的人。

        万阳泽以陶先生的身份掌握了赌场非法经营的证据,也可以帮助警方对赌场进行严厉的整顿。

        俞越和万阳泽成功回国。

        任务完成时间比预想的早多了。

        回去之后,俞越和万阳泽也只能先各回各家,毕竟学校还在通报他俩在恋爱的事情。

        尽管现在已经不是谣言。

        俞越郁闷的想,可他好像得在学校表现的比以前更小心翼翼了,至少和万阳泽之间不能像以前一样勾肩搭背了?

        这也太憋屈了。

        老子不想这样!

        俞怜一直在俞家等他,一见面就开心的给俞越一个拥抱,“叔真为你俩自豪,每次你们两个完成任务都比一般人配合默契,完成的又快,效率就是高。”

        俞越皮笑肉不笑的,看不出来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害,小叔说笑了,我们这是ao搭配、干活不累,每次我俩完成任务不是演情夫就是演姘头,当然容易掩人耳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