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信息素有毒在线阅读 - 第51章

第51章

        姚乐心天生自来熟,别人不理他也不会觉得尴尬,又问陶先生,“陶先生这是要去哪里?”

        陶先生:“你去哪里我去哪里。”

        姚乐心不依不挠,“我上来时候看到上面是三层游轮,你怎么没在上面,为什么这么有钱还要在这儿?”

        陶先生转头看他一眼,“和你有关系吗?”

        小苏在旁边喝凉茶。

        陶先生可是有钱,等船过了海关检查,他就可以去住上面最好房间,参加最豪华舞会。

        而姚乐心这种没什么钱、等到了那边就要被带赌场见世面,自然是依旧待在这里直到马萨境内。

        最穷苦无人管辖地界。

        姚乐心笑嘻嘻说,“当然没关系,只是觉得你长得好看,很像我一个前男友。”

        陶先生一愣,“哦,你有几个前男友?”

        “也就一个。”姚乐心露出自己漂亮小白牙。

        听到姚乐心有前男友时候,陶先生脸色总算是有些缓和了。

        开始和他说说笑笑。

        小苏想,陶先生原来也喜欢男人,本来以为姚乐心图他钱,对姚乐心爱答不理,知道人家图他色,顿时心情就不一样了。

        随便,只要姚乐心安安心心在船上配合躲过搜查就可以,能让陶先生吸引他注意力也行。

        俞越一边靠近万阳泽,一边在他手心里写字。

        大概就是问对方下一步计划,以及找个什么样机会混熟。

        俞越怕万阳泽不懂得配合,给万阳泽写了两个字。

        摸我。

        陶先生面无表情了好大一会儿。

        其实万阳泽早就想好了,有再大冲突不如有身体上诱惑,他对姚乐心表现出异样想法,是在赌场和俞越接触最好幌子。

        只是没想到俞越接受能力比他强多了。

        陶先生和姚乐心聊了没一会儿,就把姚乐心抱在自己腿上。

        船停下之后,照例被检查,但这船主人和上面也是有关系,船舱下面没人来检查,里面人也不出声。

        过了好大一会儿,船驶出港口,下面二十几个人开始蠢蠢欲动,被允许去甲板上活动。

        而其中几个有钱人,则去之前已经定好房间。

        陶先生躲过检查,松了一口气,他要上去,姚乐心也想跟着。

        陶先生饶有兴趣问,“我住上面是因为我有房间,难道你也住上面吗?”

        姚乐心什么都不知道,回去看小苏,“小苏,我们也住上面吗?”

        “哪里住起上面,就在这儿,”小苏指着刚才他们坐过椅子,“等到了地儿,我会好好补偿你,船上房间不好买。”

        “就在这儿?”姚乐心满脸嫌弃,“那我们在船上要待几天?”

        小苏:“三天。”

        姚乐心气直跺脚,“坐三天?那我他妈可不干。”

        姚乐心皱着眉头直说要下船,小苏被他闹晕头转向,“你爱去哪里去哪里,不愿意待在这儿就跳海里去。”

        反正姚乐心没钱订房,现在也没空房间,去了上面也会被人撵下来,这三天也没别地方去,走时候带着他就行。

        陶先生上去了,姚乐心在船底待到半夜吃不好,睡不好,狠狠心去楼上了,小苏也不管他。

        他猜着这家伙会混到舞会上,去找点儿吃。

        姚乐心到了楼上就去舞会,可结果没有房间钥匙作为凭证,服务生不让他进,他想吃自助餐,没有凭证也不让他进。

        终于隔着玻璃窗看到陶先生在喝咖啡,姚乐心激动狂敲窗户,“陶先生,陶先生!”

        陶先生走过来把姚乐心领进去吃了一通,没多久,就把他带回了房间。

        小苏在船上有很多熟人,刚才也在监视姚乐心到底去干嘛了。

        其实有猜到他和陶先生肯定会去一个房间,不过没关系,陶先生也是自己人,不会把姚乐心带到别地方去。

        到时候让陶先生哄着姚乐心在赌场里玩钱,也更顺利点儿。

        俞越跟着万阳泽进了房间就到处找水喝,“刚才那自助餐东西太难吃了,这难道就是上流社会喜欢口味儿?”

        “确实不好吃。”万阳泽手里还端了一盘糕点,吃津津有味。

        俞越又往万阳泽大床上一躺,“这任务也太他妈受罪了,让我在船底那破桌子椅子上活生生睡三天。”

        万阳泽说,“这几天上来和我待着就行。”

        俞越在床上懒洋洋打个滚,“当然,其实你要是和我一起在下面,睡七天我都不会觉得任务会苦。”

        万阳泽:“……”

        “主要是一和你对比,我这心里就难受啊。”俞越砸吧嘴,煞有其事道。

        万阳泽知道他又在胡说八道,问了一句,“还晕船吗,我备了晕船药。”

        俞越摇头,“不晕了,上次是风浪太大,平时没事。”

        这样看来,万阳泽对他还挺关心。

        他自己都忘了会晕船问题。

        怎么人人都说万阳泽这人不好相处呢,其实……自从分化以后经常和万阳泽搭档,两个人亲密接触比以前也多了,他发现这人真挺好。

        夜深了,姚乐心一直没从陶先生房间出来,看来那两个人已经办上事儿了,小苏安心下去睡觉。

        这两天姚乐心经常出现在舞池里,被年轻陶先生搂着腰跳舞,游轮有三层,每层都被姚乐心玩了个痛快。

        每次他想要什么吃,玩,甚至想在游轮上买什么东西,都会让陶先生买给他。

        单是陶先生摸着姚乐心屁股给他小费,就被小苏看到过好几次。

        姚乐心这家伙也真是,真想泡他也不是很容易,得有钱还得长得好,钱事儿好整,就是整容来不及了。

        小苏只能眼睁睁看着陶先生每天如沐春风,被小百灵鸟一样姚乐心围在身边各种谄媚。

        想着等回到赌场,好好收拾一下这小子,然后让他也巴结巴结自己。

        今天和万阳泽在外面玩完,俞越就回房间得意,“怎么样?我这几天无理取闹是不是表现非常非常真实?”

        俞越感觉自己上不是帝藤军校,是磨练演技影视学院。

        而且已经出师了。

        万阳泽点头。

        只是略微有点儿心酸。

        因为他希望这是真,希望俞越是真因为有人接近自己而吃醋,而生气。

        然而那家伙总是入戏很深,出戏很快。

        今天外面一个给万阳泽要联系方式服务生,说想和万阳泽交朋友。

        说白了,在这游轮上交了朋友也是露水情缘,姚乐心却在舞池里大吵大闹,怕陶先生对那服务生有意思,当众挽着陶先生手说,“他现在是我男人!下了船也是!我们都约好一起玩了!”

        服务生翻给俞越一个白眼。

        都知道舞池里最帅气陶先生是偷渡客,而他怀里小子也是,但这小子身无分文,以后还不知道被拐到哪里去呢,凭什么因为早认识陶先生几分钟就这么耀武扬威?

        但俞越当时真很生气,他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看那服务生手直接上来摸了万阳泽腰,然后暧昧问他,“陶先生,联系方式能不能给我一下?”

        俞越这才和对方在大庭广众之下吵起来。

        到底是戏中戏,还是戏中人,俞越自己都分不清,但是在他面前摸万阳泽那家伙腰……

        万阳泽这人没长嘴,人是强势了一点儿,可在外面被人吃了豆腐,也是有苦难言,俞越该出头时就出头了,没多想。

        但始终觉得万阳泽被人摸了腰,不舒服。

        凭什么被别人摸啊?他和万阳泽演戏时候,感受到万阳泽腹肌,都没敢多流连一会儿呢。

        万阳泽去卫生间时候,他房门被人敲响,俞越连忙去开。

        一看是那服务生,俞越立刻戏精上身,得意洋洋倚在房间门口,“又是你,有事儿?”

        服务生手里端了一透明玻璃杯装水,没好气道,“给陶先生送水,让我进去一下。”

        俞越没让他进,端起水杯就说,“他在洗澡呢,我先替陶先生谢谢你了。”

        随后俞越把门一关,水杯随手放在桌上。

        等万阳泽来时候,就告诉他。

        俞越猜着,那服务生肯定已经给万阳泽弄点儿药进去,一会儿好好研究一下那杯水。

        原来万阳泽也有被人馋身子一天。

        俞越还想着嘲笑万阳泽呢,没想到他看书入了迷,等他想起来时候,万阳泽已经从卫生间出来就把水喝掉了。

        俞越嘴巴张了张,“你、你把它喝了?”

        万阳泽觉得还挺好喝,把杯子放下了,“嗯,你出去倒吗?还不错。”

        “我……”

        俞越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可服务生之心路人皆知!

        俞越连忙跑过去把杯子倒过来扣了扣,一滴不剩。

        他没说话呢,门缝里又被塞进来一个小纸条。

        俞越拿着杯子走过去,打开门发现走廊里已经没人。

        俞越往地下指指那纸条。

        万阳泽说,“你看看吧。”

        俞越拿起来一看,果然是刚才那服务生写。

        【尊敬陶先生,我是白天给您要联系方式服务生,其实我不是只想在游轮上和您搭讪,我知道您将要在马萨定居,我也想留在那儿。在船上漂泊无依常年不能着陆感觉让我觉得十分没有安全感,这几天看到洒脱您,心生向往。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和您一起留在马萨生活,我在晚饭过后,晚上八点,甲板船舱入口处等您,请务必赴约。】

        俞越看完,皱眉看万阳泽,“啧,魅力真大啊,给你瞧瞧。”

        万阳泽拿过纸条看都没看扔进垃圾桶。

        似曾相识一幕幕。

        俞越歪头,“看都不看人家写了什么?”

        万阳泽比俞越更纳闷,“为何要看,与我无关。”

        “可那服务生喜欢你。”

        万阳泽像是没听到一样,没再说话,过了好大会儿,他给俞越准备好睡衣,“快去洗澡吧。”

        等俞越洗完,万阳泽又去洗澡了,主要是他感觉很热。

        莫名其妙燥热。

        身体里火突如其来就烧无法浇灭。

        如果说有问题,那一定是刚才那杯水。

        可那水是俞越弄来,应该不会有问题。

        俞越就算给他放迷药,也不会给他放春、药,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比易感期来强烈多了。

        万阳泽又洗了很久很久,脑子里全是问号。

        洗完澡俞越舒舒服服躺在大床上。

        刚才水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万阳泽,但是万阳泽看起来没什么事,也许那服务生只是想探一下自己有没有在陶先生房间。

        等万阳泽回来后,俞越就和万阳泽并排躺着。

        可万阳泽一从卫生间出来,俞越就发现他不对劲了。

        脸色潮红,出浴室门时候手指紧扣门框,似乎是不想出来,可又不得不出来。

        从万阳泽走路虚浮程度俞越就知道,完犊子了。

        那服务生真是没安好心。

        这个时候告诉万阳泽他中药了,万阳泽就是跳进海里,也不会和他搞在一起,万阳泽那样人,说白了就是正直到迂腐,他可以帮自己解决发情期,却不会允许自己帮他解药。

        而万阳泽也不能找船上任何一个人。

        陶先生可是普普通通beta,万阳泽一旦出去,和他那什么人肯定就知道他是alpha。

        万阳泽躺在俞越身边,一直没开口。

        好大一会儿后他嗓音沙哑说,“我好像有些不舒服,我先睡觉。”

        俞越一把抓住万阳泽被子,“等等。”

        万阳泽:“嗯?”

        俞越咬紧牙关道,“明天就要下船了,这个船上没有alpha,也没有omega,我们路程很顺利,但到了马萨境内,可能赌场那边会有alpha镇压,我……发情期。”

        万阳泽有些纳闷,忍着难受说,“上次……不是能撑一个月吗,还是说,觉得不管用了?”

        万阳泽明显呼吸急促了。

        俞越想,真可怜,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

        俞越小声说,“万阳泽,帮我个忙吧,我真没办法了。”

        万阳泽想再去洗个澡,脚都伸出被子外了,他问,“什么?”

        “我……我想再要个标记,保险一点,不知道多久才能再见你,我怕影响任务进度。”俞越说。

        俞越心里想,如果万阳泽今天没出现这个问题,他会要标记吗?

        好像会。

        如果万阳泽不是因为缺少自己提醒而中药,和他没关系,自己还会管他吗?

        他会。

        如果今天中招是任何另外一个搭档,自己会用这种方式救他吗。

        俞越可耻发现,不会。

        他只能接受万阳泽。

        他也不想让万阳泽用任何方式去找任何人解决这个事情。

        绝对不能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