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信息素有毒在线阅读 - 第34章

第34章

        万阳泽直接点头,大方承认,“以前没有,以后就有了。”

        俞怜:“……”

        真的很感天动地吗?

        难道不是棋逢对手惺惺相惜紧密合作腹背受敌?

        於飞尘:“每个人遇到隐藏任务的几率都是一样的,只不过任务形式不一样,任务目标也不同,大部分人都无法完成隐藏任务,不过也有少数人可以完成,但你们两个是第一次在合作中没有顾此失彼的学员。”

        语气里全是对优秀alpha的肯定。

        俞越鼓掌,“教官说的好!”

        於飞尘:“我相信你们两个会在这次军训中取得十分优异的成绩。”

        俞越高兴的跟着撕了一包跳跳糖,“那是,有我在,奇迹就在。”

        俞怜自始至终盯着俞越的跳跳糖,终于忍不住道,“你那玩意儿一包一块五,我和於飞尘吃的东西是公费,俞越,你吃东西,花自己的物资,别和老师学,你还太嫩。”

        俞越:“……”

        跳跳糖都不跳了。

        於飞尘低头看了一眼俞怜,“我没吃,你吃的,算你自己办公室的公费头上。”

        俞怜突然觉得果冻不香了,“瞧见了吗,帝藤铁公鸡的名号不是白得的,公费都不肯共享,又不花你的钱。”

        万阳泽是唯一一个关心正事的人,他说,“我们可以走了吗?”

        俞怜:“这就走?omega弄丢了,你们让我们回去怎么交代?”

        俞越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谁弄丢的?人可是从你实验室跑出去的,俞老师,做人要讲道理哦,我们没见过什么omega,从头到尾都没见过。”

        俞怜:“……”

        於飞尘:“……”

        签了保密协议的,不能明面上追究。

        於飞尘:“这是任务,完成了有加分的,升学宴上落人一步,你们就不想抢回来?”

        俞越摇摇头,“害,强者不畏惧弱小,这点儿分数算的了什么,如果因为丢了零点一的基底分就惊慌失措,证明我们也就发展到这儿了。”

        俞怜:“你也不怕闪了舌头。”

        於飞尘沉声道:“omega的下落我们是一定要继续找的,给你们两个一个机会,找到了就有加分机会。”

        俞越一点儿都不在乎,“我们在暮色找到了其他产业链,危害很大,根据隐藏任务的完成程度和评级,分数应该不会很少。”

        俞怜:“……”这小子真心不好骗。

        俞越知道,omega逃跑了,俞怜这边肯定会受罚的,但无非就是扣钱。

        扣季度奖金,年度奖金,任务奖励,再扣他个没用的奖杯。

        反正钱就是俞怜的命。

        俞怜和於飞尘这样的人,这辈子也不可能离开帝藤,他们掌握了太多机密。

        俞越和万阳泽离开超市,走之前万阳泽付了俞越吃的那袋跳跳糖的钱。

        万阳泽一走,俞怜就站那门口死死的盯着他的背影,审视和不友好写满一脸。

        於飞尘觉得俞怜太小气了,不就是分化率压了他侄子一头,至于天天和人过不去吗。

        於飞尘也站过去,“你的好侄子已经走远了。”

        俞怜:“我看的是你的好学生。”

        於飞尘:“阴阳怪气。”

        俞怜:“比不上你,教出来的学生一个比一个狂。”

        於飞尘:“俞越也是我学生,万阳泽也是你学生,你在叫什么劲儿。”

        俞怜觉得他莫名其妙,“我有包括俞越啊,都很狂,都是你教的,我说的不对吗於教官?”

        於飞尘觉得哪里不对,难道俞越的狂不是骨子里自带的?

        难道不是和俞怜的狂一个原因?

        俞怜这么狂,自己可不是他老师。

        离开集结地,俞越查看自己的地图,发现万阳泽已经帮他完成了三分之一。

        虽然越往后任务越难,但不到一个周的时间,还顺带完成一个隐藏任务,已经比之前帝藤军训的时候任何新生成绩都要优秀。

        以前没有任何一个优秀alpha敢这样信任他的队友。

        俞越背好背包,带了一堆在暮色赚的钞票,因为他还没还债就跑了。

        碧滩分局的人会帮他销掉小鱼的合同的。

        万阳泽给他的短暂标记让俞越十分受用,整个野外训练期间俞越甚至都不再担心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只不过突然想到万阳泽之前在易感期的事,俞越担心的问,“你那个……易感期没事了吧?”

        万阳泽低声道,“没事。”不离俞越那么近就没事。

        但怎么可能不离他近。

        一分钟都不想离开。

        俞越也没想着和万阳泽一起走,拿了地图就摆手要分道扬镳。

        万阳泽却说,“你下个地点是要去天枢,我也是,一起吧?”

        “啊?”俞越挠头,“哦,好、好啊,天枢在哪儿我还真不知道。”

        也不是一定要独行,但俞越就是一想到当初为了任务和万阳泽在摄像头下激情吻别,就十分的……

        无法直视万阳泽这个死对头。

        看到万阳泽那万年冷漠的冰山脸,就想到那个饱含深意的吻。

        接吻时的万阳泽,和现在的他,好像是两个人。

        万阳泽分裂的彻彻底底。

        俞越面对他时的感觉越发复杂了,可能谁和死对头接了吻以后还要搭档,都觉得很奇妙吧。

        万阳泽真是个能屈能伸的大丈夫,在这方面俞越觉得确实不如他,自己是戏精,万阳泽是戏骨。

        天枢离碧滩是很远的,万阳泽中间做了很多任务,在地图上一路向西,现在再去天枢,要途经其中几个任务地点,时间很久,选择什么交通工具在最短时间内才能到达天枢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在完成其他几个地方任务的情况下,被当地做任务的新生看到,对方怕他们提前到达下一个地点获取物资,也会进行阻拦。

        争分夺秒完成更多任务拿更多分数才是关键。

        俞越和万阳泽在海边分析了很久的地图,决定坐船去天枢。

        坐今天早上一班的船,半夜两点多大概就能到了。

        到天枢补个觉直接做任务,比一个地点一个地点的去转大巴车来的快。

        只是今天他们去坐船的时候发现很多人不会选择海路。

        俞越有些纳闷,问卖船票的人,“为什么今天暂停卖票?我看外面有不少船要走啊。”

        窗口工作人员觉得他傻,“八级风啦,都是小船,今天停运啦。”

        “没有能抗八级风的大船吗?”俞越问。

        好歹是个码头,各种型号的船应该都有才对吧?一有大风天气就整个停运?

        工作人员摇头,“最近旅游旺季嘛,大船都租出去了,想坐船可以等下午四点那班,小船能坐一百人,那会浪会小一点儿啦,记得提前来排队,只有三艘船可以走。”

        俞越和万阳泽离开窗口。

        俞越:“下午四点?今天白天一天的时间岂不是都白费了?但是走陆路,说不定比下午四点走到的还慢。”

        万阳泽点头。

        两个人思考之际,一戴草帽的男人拿了两张票往他们怀里塞,“黄牛票,走不走?”

        俞越惊讶,“有票?”

        “私家船,”那黄牛把草帽抬起来露出一张黝黑的脸,“我听到你俩说要去天枢,我也是去那边的,我的船抗七八级大风没问题。”

        万阳泽警惕的问,“船上载了多少人?都是什么人?船票价格?”

        “载了没几个人啦,一些不怕死的游客嘛,毕竟我私家船没有保险,出了问题没人负责,可我也在船上啊,我一家老小都要回天枢的,放心好啦,两百块钱一个人,我不要你们贵。”

        俞越四处看了看,发现了一艘最大又破旧的船,“那个?”

        船家点点头,“只是看起来破,还没到报废期呢,你们到底走不走,天枢很多游客要赶回来,我主要是赚那边回来的钱,不走不要耽误时间啦。”

        俞越点头,“走。”

        可走了两步发现万阳泽还在原地。

        俞越回头看万阳泽,“走啊?”

        万阳泽摸摸口袋,“没钱了。”

        这几天忙着做任务,走哪儿吃哪儿,有啥用啥,哪有时间去赚钱。

        俞越害了一声,“走吧,有我还能把你落下还是怎么的。”

        二百块钱的船票,在每个人只有五百块钱的物资情况下,俞越竟然舍得带他上船。

        万阳泽觉得十分欣慰。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在俞越心里十分重要了?

        然而两个人才刚刚上船,俞越看到船家又在外面和一个年轻人讲话,年轻人钱不够,问船家能不能便宜些。

        再仔细一听,竟然是侯荣轩的声音。

        俞越跑到门口对侯荣轩招手,“嘿!”

        侯荣轩更是惊讶和高兴,“俞越?”

        船家觉得莫名其妙,“你就五十块钱还想坐船不成?有朋友也没用。”

        俞越大手一挥,“侯荣轩,上来,我请。”

        万阳泽:我又自作多情了,俞越只是钱多而已。

        侯荣轩跟着上了船,看到万阳泽也在,脚底滑了一下才进来。

        两个人并没有打招呼,只是点头示意。

        俞越招呼侯荣轩坐在自己身边,“你也去天枢吗?”

        侯荣轩摇头,“不是,我已经去过天枢了,我去石门,现在走海路最快,没想到风浪大,停运了。”

        俞越没再追问其他,倒是侯荣轩忍不住了,“你们两个怎么在一起?”

        俞越坐在他们两个人中间,往椅子后背上一趟,“凑巧了。”

        万阳泽只觉得这三个字太轻描淡写,毕竟俞越和侯荣轩坐一起才是真凑巧。

        侯荣轩拿出三张门票给俞越,“在天枢买的,马戏团限购门票,我去的时候就剩下最后三张,我的钱只够买三张,我怕别人有机会做任务,就都买了。”

        俞越惊讶极了,“你买了三张?一张都没用?”

        “马戏团的表演在后天才会开始,表演持续将近五天,需要的线索太多,时间不够宽裕,我只能放弃。”侯荣轩明白自己的实力,单打独斗他可以很强悍,但是论合作,他性格孤僻,并不合适。

        俞越这样优秀的人……他也不想给俞越拖后腿。

        努力在排名上离他更近一点儿就好了。

        从白天开始坐船到中午,风浪一直很大。

        船上几个带了孩子的家长都很淡定,船晃得像是要飞出去,左右晃动幅度更是越来越大。

        俞越一直在忍,忍到最后发现周围那么多人竟然也没有想吐的。

        他憋着一口气道,“为什么船上的人都这么淡定?”

        万阳泽:“他们习惯了。”

        俞越:“那你们两个呢?”

        万阳泽:“我不晕船。”

        侯荣轩:“我也不晕。”

        俞越:“……”我又输了。

        忍了三十秒,终于不行了,俞越飞奔离开座位去卫生间开始吐。

        他走了没一秒,万阳泽和侯荣轩同时起身要去为俞越借晕船药。

        侯荣轩一看万阳泽也有心,索性追到卫生间去给俞越拍背。

        万阳泽到处问晕船药的时候,觉得和俞越独处的侯荣轩太鸡贼了。

        俞越去卫生间,疯狂漱口,最后喝了点儿盐水,又吃了万阳泽给他的晕船药,撑了好久总算是睡着了。

        在座位上睡着的俞越没一会儿,随着浪的拍打,脑袋瓜子左右摇摆。

        一会儿头往侯荣轩那边靠去,还没挨到肩膀,又被浪打回来,再次要挨到万阳泽的肩膀。

        几个来回后,侯荣轩终于出手,把俞越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

        俞越不动了,睡的又死又沉。

        脑袋越来越下沉,开始往侯荣轩的怀里扎。

        然而侯荣轩还没做好抱住俞越的准备,发现俞越又被万阳泽捞过去了。

        强行捞走的。

        万阳泽按着俞越的脑袋压在自己肩膀上,似乎是怕俞越会掉下去,伸手搂住俞越的肩膀。

        远处一看,好像一对情侣,其中一个趴在另一个男生肩膀那儿睡着了。

        侯荣轩想说什么,半天之后才道,“你这样,他的头会窝的很难受。”

        “你刚才也这样。”万阳泽道。

        侯荣轩总觉得俞越和万阳泽的关系不应该是这样的。

        至少万阳泽对俞越的态度不应该是这样的。

        为什么总是和传说中讲的那样不一样呢?

        水火不容,万阳泽极其讨厌俞越?

        有吗?

        船家的船兜兜转转并没有开的很快,沿途几个区全都停靠了,就为了把路上一些要上船、下船的人全都带着。

        每次路过一个区,单是靠岸就要浪费半个多小时,俞越接连吃了两次晕车药,睡到不省人事。

        中间只迷迷糊糊记得万阳泽把他喊起来吃药,说药效要过了,似乎还搂着他?

        但是记忆已经不清晰了。

        侯荣轩看了一路万阳泽死死抱着俞越。

        俞越终于睡个差不多,再次醒来海上的风已经很小了,晕船的症状也消失的差不多。

        俞越:“晕船药的效果还不错。”

        万阳泽:“嗯。”

        俞越揉揉眼睛,再一看周围,他吓了一跳。

        侯荣轩看到俞越警惕的神情:“怎么了?”

        万阳泽也看他。

        俞越小声说,“船上有一半都是帝藤的人。”

        另外两个人有些震惊。

        船上没有一个穿军训服的人,年轻学生倒是有,但是无法确定对方是不是帝藤的人。

        他们三个也没穿军训服,那些人都不敢轻易抢包裹。

        俞越认出这些人全部穿着那旗袍老板娘店里卖的衣服。

        潮流时尚,款式各不同。

        可仔细一看,黑白配色,都是一个系列,俞越当时谨慎的记下了每一款衣服的款式。

        一百块钱一整套,绝对有很多帝藤的人买,尤其是北岭下车那群。

        船上这些人都假装不认识还挤在一起的,十有**又是北岭那群喜欢抱团的。

        就等着抓落单的人。

        他们三个人不敌几十个人。

        在船上优势也不大,甚至不知道那些人在哪里下船,如果都是在天枢,那么俞越手里拿的剩下三张船票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到石门的时候,侯荣轩要下船,俞越把他送到门外,说要透气。

        侯荣轩对俞越说,“万阳泽对你不太一样。”

        俞越一脸茫然,“啊?什么意思?对我格外用心吗?那肯定,我超强。”

        “不是……”侯荣轩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反正看的他心里酸酸的,“至少和表面上不一样,我总觉得他不是很单纯的那种……”

        要真是因为俞越太强而让万阳泽觉得忌惮,反而才是最正常的一种情况。

        俞越无所谓的摆手,“害,我俩都相爱相杀多少年了,不用担心。”

        “相爱?”侯荣轩比俞越还迷茫,“你们两个怎么相爱?”

        俞越觉得侯荣轩好可爱,傻傻的,没忍住捏了一把他的脸,“你文化课成绩也不差啊,怎么这么抠字眼儿,这就是一词儿,形容水火不容的关系,懂吗?”

        侯荣轩不懂水火不容的人怎么相爱,反正他没看到俞越和万阳泽相杀,如果他再等一等,就能在天枢等到俞越,和他一起做任务了。

        可现在只能先下船。

        侯荣轩拿出自己的抑制剂对俞越说,“你留着吧,我觉得你可能会需要。”

        俞越看了看那东西,这对于所有alpha来说都是最珍贵且无法复制的物资。

        野外训练期间迎来易感期也是随机应变的一种考验,学校可不会因为这个优待谁。

        以后做真正的任务,甚至会经常遇到这种抑制剂不够用之类的绝命问题,但最基本的生理问题都无法克服,也就没办法发挥身为alpha的最佳优势。

        侯荣轩是把训练期间保底的命拿出来了,俞越郑重的推回去,“你在想什么?我真需要这种东西大可以去抢你的物资,这是比赛,你这样……叫施舍。”

        侯荣轩:“我不是这个意思……”总觉得万阳泽也能这样对俞越好,俞越甚至能接受的很愉快。

        俞越把他的抑制剂塞回他口袋,“我开玩笑的,你是不是拿我当弟弟对我好呢?我没那么弱,要真在任务里起了冲突,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所以千万别和我套近乎啊,老子翻脸不认人第一名,万阳泽最清楚。”

        看侯荣轩依旧露出受伤的神色,俞越又挠头,哪里说错什么了?

        如果对方是万阳泽,抑制剂他就直接就抢过来了。

        可万阳泽只有一个。

        那么多年的死对头就这一个,对侯荣轩他也下不去手啊。

        俞越艰难解释,“你无缘无故对我好,我怕我在赛场上不舍得和你硬刚到底,影响我发挥就不好了,就……”

        侯荣轩一脸落寞:“是不是换成万阳泽你就收下了。”

        没想到俞越还点头,“是啊,我还能在最后关头立刻再卷走他所有物资。他很强,我才不会让他,侯荣轩,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可以认为是你不够强,所以我不想欠你人情,我只对强者用尽全力。”

        侯荣轩大概是终于懂了,他点点头,甚至放心的先走一步。

        他确实不如万阳泽够强。

        没人能和俞越一直并肩,这么多年来只留下一个万阳泽,确实因为万阳泽足够强悍。

        幸好不是因为万阳泽长得好看。

        因为对方比自己强这个原因,让侯荣轩接受良好。

        他可以变强的。

        船在石门附近停靠了将近半个小时,万阳泽要给俞越占位置,就坐在窗户边儿的位置上等着,眼睁睁看着那两个人聊了二十多分钟,中间俞越还捏了侯荣轩的脸。

        万阳泽搞不懂那两个人又有了什么奇怪的进展。

        俞越是喜欢同情弱者,可侯荣轩很弱吗?

        也不是吧。

        石门又上来一批人。

        俞越坐回座位的时候呼吸都乱了,他凑到万阳泽耳边说,“太晦气了,这船,太晦气了。”

        万阳泽:“嗯。”

        是魏帆岭上来了。

        魏帆岭也没穿军训服,但北岭的人都认识他。

        大家虎视眈眈互相看着对方,没人敢先起冲突。

        训练才过去一个周,谁得罪魏帆岭,接下来三个周都不好过,就算要阴他,那也得等最后几天的时候,直接拖到比赛结束。

        魏帆岭一个人和几十个人达成了安静的和谐共处。

        然后魏帆岭就坐到了俞越的身边。

        “嗨,美人。”

        俞越恨不得变身狂犬,一字一句道,“魏帆岭,你全家都美人。”

        魏帆岭坐姿轻松,小声道:“不敢当,对面都是北岭的人,你信不信我喊一句东郡top2都在这里,我就可以和我的校友们暂时达成一致,把你俩赶下船,物资留下。”

        俞越皮笑肉不笑,“这才是你啊魏帆岭,我很欣赏你这丝毫不做作的下作手段,好刺激,好真实。”

        “过奖了,”魏帆岭朝俞越伸手,“商量个事儿,冤有头债有主,你的抑制剂分我点儿。”

        俞越:“凭什么?”

        老子的抑制剂都穿在身上了。

        “我一靠近你就冲动,抑制剂使用量完全超出计划外,不找你找谁?”魏帆岭蛮不讲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