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信息素有毒在线阅读 - 第33章

第33章

        小鱼好奇又谨慎道:“好……”

        穿过走廊,路过那些厚重华丽的门,来到走廊最后。

        小鱼看看那些门,时不时用手触碰门把,“是金子做的吗,还是镀金,看起来很贵的样子。”

        看小鱼眼底里打探和向往的神情止不住,保镖乐呵道,“知道谁住这种房间吗?都是omega。”

        “怎么可能,”小鱼觉得智商被侮辱了,“omega数量很少的,你别骗我,怎么可能会住在暮色那么多。”

        “这些大部分都是我们暮色自己培养的omega,就算是杨泽这个alpha来了都分不清,你跟我下去看看,到时候你想不想成为他们,都随便你。”

        小鱼的手机装在口袋里,录音一直没关过。

        地下室二层,一迈下台阶,就觉得里面冷的可以。

        俞越打了个寒颤。

        小鱼:“叔叔,这儿怎么这么冷?”

        “防止omega提前发情,”保镖拿了腰里挂的电子感应钥匙,打开地下二层的大门,“你跟紧我,别乱跑。”

        二层地下室很多隔间,不少穿了白大褂裹得紧密严实的医生们推着银白色推车来回穿梭。

        瓶瓶罐罐摆了满车,比帝藤俞怜的信息素研究所搞的还正式。

        俞越一眼就看出来,这里没什么真正的医生,浑水摸鱼的倒是不少。

        不少医生友好的和保镖打招呼,“棍哥好。”

        “好。”

        “这次货色不错啊。”医生有些羡慕的看着俞越道。

        叫棍哥的保镖面露微笑,他送来的人,哪里有差的货色。

        棍哥:“最近要成功的omega有吗?给我这小朋友看看。”

        医生的推车换了个方向,“来这边儿,小栀大概是快要成功了,今天竟然出现了隐约的发情期。”

        几个人激动的来到其中一隔间处,医生拉开帘子。

        小鱼惊讶的发现小栀竟然就是昨天给杨泽递纸条的酒保。

        小栀躺在床上,手臂上还在输着鲜红的液体,看起来并不是血。

        他浑身发抖,也许还神志不清,并没有认出小鱼。

        俞越仔细嗅了嗅周围,开始闻到一股股劣质的香气,混合着信息素的感觉,有些头晕。

        就像是闻多了劣质香水的味道一样冲鼻子。

        那保镖看到小栀,两眼冒绿光,激动无比,“他是想要发情了?”

        医生:“能闻到他散发的香味吗?”

        棍哥揉揉自己的鼻子,凑近小栀的脖子吸了一口,惊讶道:“是真的,是他身体的味道,我闻到了。”

        小鱼一脸嫌弃,“就是喷喷香水也能达到这个地步啊。”

        你是个beta,能闻到信息素味道就怪了,证明这东西不纯。

        保镖又带着小鱼去别的地方巡逻,不停地教育他,“你懂什么?这模拟信息素吃下去之后能维持半年的效果,这半年里他不用喷任何香水就会散发信息素的味道,普通人都能闻到,因为是有催情效果的。”

        小鱼:“但是beta是感受不到信息素味道的,这……你都能闻到,不就是香水儿?”

        棍哥一脸你真的很无知的样子,“客人他们想要的只是omega的发情期而已,这些beta后期都会有发情期,客人们都很喜欢,这种味道被alpha闻到,是很容易勾起alpha易感期的。”

        小鱼很惊讶,“真的?”

        棍哥:“嗯,这就是模拟信息素的好处,它会让你的身体会不自觉的陷入发情,需要alpha甚至是beta的爱抚,这样两个人都能得到快乐。”

        小鱼陷入沉思,“意思就是,beta客人享受的是omega的发情期,而alpha客人,是不仅能闻到信息素的勾、引,也能互相解决易感期和发情期的问题?”

        棍哥觉得小鱼还是很聪明的,“就是这样,我带你来看看,今天有个alpha客人又来了。”

        棍哥又带俞越来后台监控室,到门口的时候被人拦住了。

        棍哥眯着眼睛看那人,指了指小鱼,“这是九哥同意培养的好苗子,别耽误我们开门做生意。”

        对方听到九哥的名字才肯放行。

        进了后台监控室,小鱼好奇的东看西看,保镖给他指了其中一个监控视频,“瞧瞧,这个就是alpha,他约会的对象是我们培养的最早的一批omega,已经很成熟了。”

        小鱼只看到两个男人在不堪入目的厮混。

        所谓的omega几乎是失了神的疯狂索、取,那alpha把他的脖子咬出了血,却依旧没能找到腺体的位置。

        但看的出来对方依旧为此缓解了易感期的症状。

        alpha没多久就开始休息了。

        棍哥:“怎么样?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两个人都得到了满足,你要知道,你作为一个普通beta是永远没办法让你的易感期alpha男朋友对你如此疯狂的,而且这个alpha会对我们的omega上瘾。”

        俞越:我本来只是想寻找一个失踪了的omega学生,学生没找到,却找到一条骇人听闻的黑色产业链。

        能让alpha上瘾的假omega,使人失了神志的劣质模拟信息素……保镖一句副作用也没讲,但俞越知道,这玩意儿副作用的伤害对人体绝对是超乎想象的。

        小鱼好奇又期待的问,“我真的可以让杨泽这样对我吗?他主要是买不起那么多抑制剂,和一个beta在一起,永远都不能感受身为alpha的快乐,如果我能让他死心塌地对我……”

        棍哥露出满意的微笑,“你放心好了,我肯定帮你,能让你比真的omega还真。”

        可小鱼摇摇头,“我不知道omega什么样,但杨泽是alpha,他肯定能察觉到还是真的omega好。”

        “真的omega也就那样,性子倔的要死,很多beta客人还是更喜欢假omega。”棍哥无所谓的说。

        俞越的耳朵几乎快要竖起来。

        小鱼低落的自言自语,“怎么可能,人家都说了,omega是人间尤物,温声细语,我觉得……”

        “你觉得什么?”棍哥觉得小鱼就是庸人自扰,“你想在暮色赚钱吗?就凭你是我捡来的,我可以让你只赚钱不出卖身体,暮色谁不给我棍哥一个面子?你在这儿工作,还能慢慢攒钱,买了我们的模拟信息素变成omega,不用羡慕什么omega,你比他强多了。”

        俞越:竟然还要买?暮色果然是不做亏本的买卖。

        等以后这玩意儿大肆宣传出去,不知道要害了多少人。

        小鱼还是不信,棍哥也是喜欢显摆的,“走走走,我给你看看到底什么叫omega,诶等等。”

        小鱼愣住,“怎么了?”

        “你无父无母,以后在暮色,我罩着你,你以后厉害了,爬上去了,可不能忘了你棍哥。”保镖还是有些顾忌的。

        小鱼点头,“您就是我亲叔叔。”

        爹,对不起给你丢脸了,在外面给你认了个弟弟。

        棍哥:“这样吧,我瞧着你可怜,你认我做干爹,以后在暮色,谁敢欺负你一下,你找我,我给你解决。”

        小鱼激动的热泪盈眶。

        俞越:爹,对不起……又给你认了个兄弟。

        棍哥的心思很明显,他坚信小鱼能赚大钱,要求小鱼以后赚的钱他都要提百分之十。

        小鱼不知道百分之十能有多少,觉得棍哥挺义气的,一口答应。

        两个人重新回到地下室一层。

        棍哥十分晦气的说,“你真不用羡慕什么omega,暮色在碧滩分店这边这个月的奖金亏了很多,就是因为弄来一个omega小子,本来以为能好好训练一下,结果人不听话,发情期还差点死掉,又是自残又是什么的,碰都碰不得,我们怕他死了又给他搞那抑制剂,贵的要死,全都要算到成本费里的。”

        俞越觉得差不多要锁定那个消失的omega学生了。

        只是那omega的其他信息自己全都不知道,超市老板也不给透露任何丢失omega的个人信息,能不能找到人全靠运气。

        小鱼叹息道,“是挺不知足的,我如果是omega,我肯定好好珍惜活着的机会,和喜欢的alpha在一起,赚很多的钱。”

        “你跟着干爹,我都会让你实现的。”棍哥又拿了其他电子卡开了走廊最后一间房间的门。

        厚重的大门,打开的时候似乎带起一阵尘土。

        那是照进来的阳光。

        地下一层的宿舍楼顶还有个小窗户,俞越住的那边就没有。

        果然是正宗omega的待遇。

        门一打开,扑鼻而来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是同类。

        保镖只是一个beta,并不能闻到什么,他皱了皱眉。

        角落里一个男生被链条锁着,听到开门声又往里缩了一下。

        俞越定睛一看,竟然是那天在帝藤澡堂里,抑制剂掉落的omega。

        是那个偷偷进入帝藤的omega新生。

        那男生看到俞越的瞬间瞳孔放大,他认出来了。

        这是帝藤的alpha,曾经救过他。

        俞越躲到监控死角处冲他比划了一个“嘘。”

        别说话,我会救你的。

        那男生立刻会意,震惊不在,依旧很害怕的缩在角落里。

        俞越终于知道为什么是隐藏任务了,为什么能开启的人不多。

        当初这个omega进入帝藤已经是机密,来救他的人越多,被传出去的可能性也越大。

        帝藤是算好了他和万阳泽肯定会来,这任务确确实实是给他们两个准备的。

        俞越已经想到俞怜那副“小叔就知道你最棒,你肯定会去完成这个任务的”的贱样了。

        omega从俞怜的研究所逃跑,被於飞尘知道后,迅速制定了关于此次军训的隐藏任务。

        俞越想,如果别人想来开启隐藏任务,说不定根本不会被授权。

        这帮死alpha,太鸡贼了。

        俞越觉得自己仿佛被命运抓住后脖颈,难道他热心肠喜欢帮忙的性格被老师们抓的这么准吗。

        这算是弱点吧?

        以后要学一学万阳泽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但俞越不后悔,如果他不来,这个omega只会遭受更多折磨。

        小鱼走上前,那omega吓得发抖。

        小鱼十分轻蔑道,“干爹,这就是omega吗,我瞧着还没我一个beta好看呢。”

        棍哥:“要不然杨泽就喜欢你呢,你要是变成omega,你想想,他会不会回来和你和好?以后易感期他就再也离不开你了。”

        小鱼上前捏起那omega的脸,“你好,我叫小鱼,你为什么在这里?”

        那omega悲愤的看向俞越身后的保安,“是他,在外面知道我是omega之后趁我不注意把我打晕的,没有人知道我逃出来也没人来找我……”

        “闭嘴!”那保镖突然冲过来踹了omega一脚,拉着小鱼就往外走,“别理他,这家伙疯了,养在暮色就知道吃喝不赚钱,早晚做实验用,小鱼你听干爹的话,我会让你比这omega厉害多了。”

        俞越被保镖带出omega所在宿舍。

        把录音和收集到的信息、照片,视频,依次传给万阳泽的手机后删除。

        小鱼出门之后表示omega确实不怎么样,杨泽肯定还是更喜欢自己,他想变成omega。

        保镖高兴的不得了,把合同拍在小鱼面前,“模拟信息素可是很贵的,你先和暮色签半年的合约,这半年你免费为暮色打工,赚的钱抵了模拟信息素,等到你还够钱的那天,暮色的信息素也做到以假乱真的地步了,你就算想以omega的身份嫁入豪门都是可以的。”

        小鱼信心满满的点头,写下名字“小鱼”,按个手印。

        合同一式两份,小鱼拿了一份,“太棒了!我需要先培训吗?”

        保镖点头,“你回去好好休息,明天等通知,我让人给你送点好吃的。”

        “好。”

        俞越的任务已经完成。

        入职合同拿到,地下一二层分别有被关押omega和非法模拟信息素以及实验体,并把证据都发给万阳泽后,万阳泽发来消息,告诉俞越说集结地临时给他增加任务。

        俞越需要在明天碧滩分局的人前来确认具体犯罪地点之前,把omega带走。

        被抓到的omega一旦被审问,必然要被公示他的来路,行径,背景,帝藤能被omega混入的消息也会被传出去。

        俞越知道,如果他们隐藏任务失败,无法获得棍哥的信任根本接触不到地下,那么帝藤营救omega的计划仍旧只能地下进行。

        甚至营救失败。

        如果帝藤不严格划分alpha的学员资格,或者其他学校毕业的学生,不论分化性别,仅仅是能进入普通的职业岗位,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甘愿身处险境。

        甚至因此被惩罚,更不能被光明正大被营救。

        俞越想,他会完成任务的。

        小鱼的生活终于有了奔头,为了感谢干爹的帮助,去吧台用自己未来的薪资为棍哥要了瓶好酒。

        棍哥高兴,喝的酩酊大醉,怎么都醒不过来。

        俞越顺了他的电子钥匙,万阳泽搞毁了所有摄像头。

        被关在最后一间房间的omega,看到俞越徒手扯断了那禁锢他的足有手腕粗的铁链。

        不愧是高分化率的优秀alpha。

        万阳泽在外面接应他们,他们前脚离开暮色,后脚就看到碧滩分局的人去了。

        俞越一路跟着万阳泽跑,看到omega走不快,直接抓住他的手腕往前跑。

        凌晨五点,天微亮。

        三个人跑着跑着,俞越停下了。

        万阳泽回头看向俞越。

        俞越把omega护在身后,“你是不是还有任务,要把omega护送回帝藤审讯?”

        万阳泽摇头,“没有。”

        俞越狐疑的问,“那谁来接应他?”

        万阳泽:“会有帝藤的人在碧滩集结地等他。”

        俞越才反应过来,他们是往集结地相反的方向跑的。

        万阳泽什么都没解释,只是安静的看向海面。

        俞越回头看了看omega。

        那omega坚毅的神色中带了一丝决绝,“谢谢……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把我送回去吧。”

        俞越对omega说,“你的信息是保密的,你从帝藤跑了,帝藤不敢追究,只敢私下追,分局更没有权利插手帝藤内部的事,你走吧,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我不能保证每次都能救你。”

        那omega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俞越,我不想给你添麻烦,我知道你们在帝藤都签了保密协议,你把我弄丢了回去肯定要被罚,我跟你们走。”

        俞越不惊讶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毕竟他是帝藤最帅的人,“老子不稀罕邀这种功,费劲救你不是想看你回去受审,也不是为了分数。”

        “我不想欠你那么多人情,我和你回去。”

        俞越觉得这人榆木脑袋,“回去接受惩罚?被剥夺择偶权力,和被暮色关在地下室有什么区别吗?万阳泽都带着我们往集结地相反方向跑了,他那么喜欢邀功的人都不要,你别傻了。”

        万阳泽:……我也不是特别喜欢邀功吧?

        不过确实迫不及待想让俞越看看他们两个在排行榜上的排名。

        omega还想说什么,俞越狠狠心说,“你回东郡。”

        “嗯?”omega不解。

        俞越小声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去找我老子吧,你应该知道我们俞家在哪儿吧。”

        omega惊讶极了,“我怎么可以……”

        俞越:“你去找我爹,实话实说就行,他会给你安排好学校的。”

        俞越他爹是上一辈的顶级alpha,出了名的骁勇善战,只不过现在儿子长大了,喜欢在家修身养性,和太太逛街,打牌。

        但都说他到现在,脾气依旧不怎么样。

        omega不敢去,俞越说,“你不想被抓住,你就去,他有开私人学校,没有人敢查我们俞家的学校,你至少要混个毕业不是,但到底去哪里随便你,我们要走了,后续怎么样,都是你自己的造化。”

        俞越说完就和万阳泽离开了。

        那omega在海边站了很久,崩溃的毫无预兆,蹲在海边嚎啕大哭,哭完之后安静的离开。

        俞越走之前还给了他路费,omega一路向着俞家去。

        无论怎么样,他都要去俞家,这条命是俞越给的。

        俞越的背包,万阳泽还给他完整无损的保存着。

        俞越搭眼一看,他从地下室宿舍弄来的吃的都还在,“你没吃?”

        万阳泽:“用不到。”

        可俞越总觉得还少了点儿什么东西,再仔细一看,也不缺他用的,没想起来。

        俞越:“放走omega,肯定会牵扯到你的,你怎么想的?”

        万阳泽:“和你想的一样。”

        两个人默契的都没再提,重新回到集结地。

        上交手机。

        帝藤来提人的竟然是俞怜和於飞尘。

        於飞尘瞪大眼睛看着他们两个,“omega人呢?”

        俞越摊了摊手,“跑了。”

        俞怜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仿佛早就知道这个结果,坐在凳子上吃水果软糖。

        於飞尘回头看俞怜,“你的好侄子。”

        俞怜则是看向万阳泽,“於教官的好alpha,不愧是万家继承人。”

        於飞尘:“……万阳泽,你怎么回事,一个omega能在你们两个人眼皮子底下跑了?”

        俞越挡在万阳泽前面,“跑确实是跑了,跑之前还把我俩揍一顿呢,可惜没监控没法让你们看看,再说了,帝藤又不收人家做学生,干嘛非要把人追回来?”

        於飞尘怒斥,“omega没有自保能力,今天陷入暮色被人挟持,明天就有别的暮色出现,他到了入学年纪,就该去omega应该去的学校,整个社会都对他们有保护责任。”

        俞越:“哦,那你俩去找吧,你们是帝藤的顶梁柱,优秀教师的奖杯一个比一个多,可别白拿工资,反正我追不上,万阳泽也不行,他还不如我。”

        於飞尘和俞怜竟然看到万阳泽点点头。

        於飞尘:“……”

        可俞怜的目光却是凝聚在俞越的脖子上了。

        那是……什么痕迹?

        他倒是知道俞越是那种淤青体质,平时磕一下绊一下的就很明显,很久都消不掉,可俞越的脖子……

        一个顶级omega的脖子。

        不应该保护的洁白无瑕,小心翼翼?

        怎么才能碰到脖子上,导致淤青长时间下不去?

        为什么那么像吻痕?俞怜越想越觉得疑惑。

        万阳泽发现俞怜漫不经心的在打量他。

        俞怜是怀疑自己放走了那个omega吗?那最好不过。

        万阳泽把背挺的更直了。

        俞怜又拆了超市一包吸吸果冻,边吸边问,“俞越,你做任务这几天是怎么跑到排名第一的?”

        俞越:“啊?我第一?哇?”

        俞越转身给了万阳泽一个拥抱,并送他一个大拇指,“万阳泽,认识十八年了,第一次见识到你的气度。”

        万阳泽:“以后你会见识更多的。”

        於飞尘在旁边咳嗽半天。

        这两个小子,不是从小就说不和吗,怎么在老师面前,每次都是相亲相爱搂搂抱抱互相帮助什么的?

        演他们的?

        俞越连忙放开万阳泽道,“教官,我的成绩不会不作数吧?”

        於飞尘摇头,“不会,报学号就能上交任务信物,给相应学分,并没有规定必须本人去上交信物。”

        俞越放心了。

        俞怜盯着万阳泽意味深长道,“主要是没想到野外训练里还能有这么感天动地的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