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信息素有毒在线阅读 - 第25章

第25章

        万阳泽还没往俞越那边走呢,外面刚刚来的几个高年级学生全都往里涌过来。

        如果隔间有人,一般情况下别人都不会再进去,除非遇到特别霸道的主儿,想要欺负低年级的人,会恶趣味一样赶人出来。

        走在最前面的高分化率alpha不知道发现了什么,路过俞越隔间的时候下意识的往里看了一下。

        结果就走不动路了。

        “这是男人的腿吗?”那人停在俞越隔间门口,甚至想要伸手去掀开他的帘子。

        俞越连忙拽过浴巾搭在自己的腰上。

        如果此刻把衣服全部穿好,他还有和这人打一架的胜算。

        可这alpha应该是故意的,故意没有压制信息素的威压,甚至是偷偷释放信息素,故意让周围的人因为他的存在感到不舒服。

        “把你的手放下。”万阳泽说。

        那alpha回头一看,眼睛微眯,“刚来学校的新生?”

        万阳泽没说话,对方更确定了,“敢这样和我说话,看来现在二年级的人把你教育的也不怎么样。”

        原来是一个帝藤最高年级的alpha。

        万阳泽:“隔间有人,请你去别的地方。”

        现在外面的人正在说话,俞越把浴巾在腰上裹紧了死死的系好。

        “就算是这个隔间和我没关系,但也轮不到你来管,在帝藤,还没有人敢不把我晁正晖放在眼里,尤其是你们新生。”那人指了一下万阳泽的鼻子。

        万阳泽不在乎。

        隔间里的俞越听到晁正晖的名字,脑海里快速回忆有关这个人的事情。

        随后就发现,可能事情不太妙。

        新生军训的时候会和二年级的人进行比拼,随机抽签,分化率低的二年级遇到分化率高的一年级,基本必留级。

        但这都是概率问题。

        而三年级的毕业生,他们的毕业考核是和准二年级的学生比赛。

        而且是按照分化率、成绩、通用分的总排名,优等生对优等生。

        在成绩差不多的情况下,多上了一年的人基本都更厉害一点。

        越是优等生,厮杀越强烈。

        如果毕业生没能打败二年级,证明有一年学白上了,他们就会被不停的留级,还有一部分是通用分没积累够的,也会被留级。

        这也是帝藤三年级毕业生数量一直比其他两个年级人多的原因。

        在新生军训期间,三年级的学生会被用随机抽签的形式,抽调到新生野外生存训练里做障碍关卡。

        如果他们遇到对自己以后毕业有威胁的学生,可能会和对方做交易,将来如果在赛场上遇到,新生不准逼得他们留级,那他们就在野外训练放新生一马,再或者,直接在训练里将新生打垮。

        精神上的击垮是无形而可怕的。

        这种心理压制足以让他们将来在赛场上相见的时候,让对方丧失自信心的优势。

        只不过愉悦有一些想不明白,晁正辉是三年级的人,就算和他有矛盾,那也应该是现在已经升级上去的准二年级的alpha。

        二年级的优等生才有机会和他并列比赛。

        可他现在就把新生视为眼中钉,莫不是晁正晖认为以他88%的分化率,必定要一直留级?

        也太没自信了。

        在东郡,万俞两家是大户,冯家是新贵,再说一个年代比较久远的,那就是晁家。

        俞怜当初送出去五株蓬仙草,其中一株就是属于晁正晖的。

        俞越突然想到晁正晖在五年前就上了帝藤,为什么现在还在上三年级?

        证明他之前已经被二年级的打败两次,一直在留级。

        百分之八十八的分化率,是他们那届分化率第一的alpha,已经是顶端了,本不该出现连续两年留级这样的问题。

        怪不得为人这么霸道,还说帝藤没人不认识他。

        留级那么久,肯定都认识。

        一个毕不了业的家伙,也好意思自豪。

        外面都说曹家这几年致力于分化率研究,开始往帝藤信息素研究所投钱,他们家私底下也会养一些没拿到合格证的分化率学院,没少折腾。

        甚至有外界传言,晁正辉的分化率是被揠苗助长了的。

        北岭魏家喜欢搞一些提纯率不高的东西提高分化率,但至少那东西能见人,也没投入使用,毕竟没人敢拿魏帆岭的未来实验。

        可晁正晖就不一定了,说不定真用了什么歪魔邪道的东西,这种情况下出来的优质a,打不过低年级同等水平的,好像也说得过去。

        晁正晖暗箱操作,弄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提高分化率,因此被帝藤留级,不引以为耻,反引以为傲,俞越感觉自己的拳头有点儿痒。

        晁正晖只看了一眼俞越的腿,笃定对方是个漂亮有活力且十分少见的alpha。

        要知道大多数alpha体格都很健壮,这样有美感的少年太难得。

        竟然感觉比之前偶然见过的omega都要来的吸引人。

        能在帝藤看到这样的双腿,不把人放在身边显摆几天,都枉费今天逃课洗澡。

        晁正晖现在脑子里甚至没别的,他想把澡堂的人都赶出去,然后进隔间和俞越套一下近乎。

        晁正晖对万阳泽说,“可能你不知道我是谁,所以你今天冲撞我,我不和你计较,但我劝你现在赶紧离开。”

        万阳泽没来得及说话,俞越在里面说,“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你是谁,你晁正晖的分化率那么高,还能在帝藤被留级那么多年,确实是少见,值得后生敬佩。”

        俞越万分可惜晁正晖这岔子来得不是时候。

        如果不是在澡堂,他立刻就出来。

        这几个alpha都没穿上衣,澡堂的通风系统虽好,却抵不过几个还没来得及洗澡的alpha的体味重。

        没有抑制剂,真的让一个绝美omega寸步难行。

        俞越恨不得马上就把万阳泽抓过来狠狠吸两口稳住心态,然后冲出去把这个不知羞耻的晁正晖好好教育一通。

        而且晁正晖绝对悄悄释放信息素了!

        俞越觉得非常难受,这他妈的什么味儿!

        是臭虫的味儿!

        夏天不到就会顺着纱窗往房间里爬的灰色硬壳臭虫,每次要把这东西弄出去它就会装死,放出极其难闻的气体企图吓退敌人!

        俞越总算知道为什么omega和alpha想要标记结合还要考虑契合度了,如果对臭虫过敏的omega被晁正晖标记,恨不得分分钟想死吧?

        这样一想,魏帆岭的香辣牛肉面真的人间美味。

        晁正晖再次伸手想要打开俞越的帘子,万阳泽一步迈过去,伸手抓住对方的手腕。

        万阳泽:“我们不想和你起冲突,但并不是怕你。”

        通过交手,晁正晖感觉到万阳泽身上的分化率,绝对不会比自己低。

        但今年的新生也就一个万阳泽分化率比他高。

        晁正晖收回手,“你是万阳泽?”

        万阳泽没否认。

        看在万家的面子,如果能让晁正晖收手也行,万阳泽现在只想带俞越离开澡堂。

        晁正晖满脸都是轻蔑的笑,“进了帝藤,万俞两家在东郡的名声可是没用的,在这儿,靠的是实力说话,你这倒数第二的通用分就算了,可你连一个随机匹配的二年级alpha都没打败,万家在外面会不会吹的太过分了?”

        万阳泽:“不劳你费心。”

        晁正晖似乎是铁了心的不走,挥挥手招呼他身后几个兄弟,“里面这个嘴毒的alpha,老子瞧着很喜欢。”

        俞越:“你他妈的配喜欢我吗?老子俞越,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有本事来我家提亲,我让你尝尝断子绝孙的滋味儿。”

        那几个兄弟愣是没敢上前。

        外面可是万阳泽,里面是俞越。

        就算他俩通用分倒数第一第二,连二年级随机alpha都打不过,也到底是万俞两家的。

        以后出了帝藤进入社会,到处都有他们家的产业,总不能砸了自己饭碗。

        晁正晖却是怒了,“你们干什么,俞越分化率都没我高!把里面这小子给我弄出来。”

        万阳泽却直接踹了门口那小子一脚,把人踹出两米远,自己站在俞越门口。

        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俞越听到晁正晖那话就想出来骂人,推了一把外面的万阳泽,“你让我出去。”

        万阳泽却往回怼了一下俞越的胸口,“你在里面待着。”

        臭虫的信息素味道让俞越觉得暴躁,“这死不要脸的释放信息素了,报警器不管用吗,怎么还不来人?”

        万阳泽有些抱歉,“上次拆监控的时候不小心弄坏了,还没修好。”

        俞越:“……”日,老子是不是死定了。

        俞越:“那你为什么只扣了五分,加上信息素报警器,你应该扣十分吧?”

        万阳泽:……现在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吗。

        万阳泽再次叮嘱不让俞越出来,俞越只听到外面不断传来alpha的惨叫声。

        万阳泽好像不存在一样,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最后是晁正晖的声音。

        很惨。

        不知道万阳泽对他做了什么。

        万阳泽:“你释放信息素寻衅滋事,严重违反校规,我现在可以喊德育处的人来对你进行审讯。”

        晁正晖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裤子全是水渍和泥,狼狈不堪。

        万阳泽甚至都没用信息素对他进行压制,却轻而易举的打败自己,将来如果在赛场上遇到,怕不是真的不能毕业了。

        晁正晖不得不离开澡堂,走之前说,“万阳泽你会后悔的,想要保护他是吗?我会让你后悔你今天的多管闲事。”

        俞越:“我好怕哦!”

        晁正晖:“俞越,帝藤是我的地盘,我在野外生存训练等你们,想让我断子绝孙?我倒是可以让你尝尝alpha被人侮、辱的滋味。”

        晁正晖是个怂货,大话说完就跑了。

        澡堂早就没人了,晁正晖是典型的“浴霸”,有他在,每次必惹事,甚至不少长得白嫩的alpha都被他骚扰过。

        俞越也是可怜,分化率没他高还被他盯上。

        万阳泽站在俞越隔间外面,“洗完了吗?”

        俞越委屈:“我觉得我好脏。”

        万阳泽:“?”

        “我竟然被一个臭虫a喜欢,我太脏了,我要把自己冲洗干净,万阳泽你快帮我搓搓背。”俞越说。

        万阳泽:“……稍等。”

        没一会儿,帘子被打开。

        万阳泽发现俞越还围了浴巾,没有想象中的十分刺激。

        但肉眼感官已经万分明显。

        俞越发现万阳泽已经穿了衣服。

        万阳泽:“……围着浴巾怎么搓?”

        俞越尴尬道,“我发现喜欢我的人太多了,我要是因为臭a就觉得自己脏,太妄自菲薄,我不脏了,我就是……”

        “嗯?”

        “就是晁正晖这人不要脸,我吓到了。”俞越大言不惭的说。

        万阳泽一副“你到底要说什么我听不懂”的样子。

        俞越踮了踮脚,“害,那个啥,特么的……那人信息素味道太难闻了,你让我洗洗鼻子。”

        万阳泽竟然似乎在笑,“不应该找个omega洗吗?aa可是会冲的。”

        “这里又没有,我觉得你身上迷迭香的味道就挺娘的,和omega没什么区别。”

        万阳泽:“……”

        他觉得自己没有迷迭香的味道。

        这味道到底是怎么散发出来的?

        不过俞越靠近他的时候,自己倒是能闻到浅浅的迷迭香的味道。

        但不能闻多,会冲动。

        俞越想抱万阳泽一下,没办法,明天就军训,万一路上遇到晁正晖那孙子,必然会有一场恶战。

        也会遇到其他alpha,总情绪失控也不是个事儿。

        万阳泽伸手摸到俞越脖间的气味阻隔剂,“这东西不是有安神效果吗?为什么还需要迷迭香做镇定?”

        俞越连忙把东西从万阳泽手里抢回来,宝贝的整理好它的位置。

        万阳泽穿了衣服,自己只有浴巾,感觉好奇怪,俞越转过身去,“关你什么事儿。”

        万阳泽低头,只能看到俞越脖颈间的红绳,除此之外,白嫩的后脖颈什么都没有。

        如果俞越是omega,那么某一处被红绳压制的地方,就会有一个红点。

        果然,俞越又一动,红绳变了位置,露出一个浅浅的红点。

        像是朱砂痣般。

        万阳泽直接伸手按向那个位置,俞越吓了一跳。

        艹!

        都忘了omega腺体不能随意在alpha面前露出来!

        俞越想躲,万阳泽的拇指在那处摩擦了一下,“你这块有个红点,是胎记吗?好像omega的腺体。”

        俞越慌了,他有点儿腿软!

        可是被万阳泽按揉那里的感觉真的是,太棒了。

        如果此刻反应激烈,反而会让万阳泽生疑吧?俞越绷紧了神经说,“是胎记,我们俞家世代alpha都有,不过新闻上查不到,这是我们家的**。”

        万阳泽好像懂了,拇指离开俞越的腺体,“哦,原来是这样,你还要闻迷迭香吗?”

        俞越背对着他说,“不了,你先回去吧,我再洗一会。”

        “好。”万阳泽也没问为什么,就走了。

        俞越一手撑住墙开始大口呼吸。

        他真的太不注意了。

        如果被外界知道,甚至会说他是个不检点的omega,怎么可以在alpha面前暴露腺体呢!

        可俞越又庆幸万阳泽因为好奇揉搓了这里。

        omega腺体被契合度高的alpha接触,是非常舒服的,比普通的拥抱安抚效果好多了。

        甚至比他随身带万阳泽两个手帕都要撑的更久。

        所以被标记的时候,更是销、魂。

        万阳泽的阴差阳错,让俞越至少在这次野外训练的前几天,都不用担心遇到其他alpha会失控。

        相当于用了大剂量的抑制剂,延缓发情时间。

        但以后不能再和万阳泽这样接触。

        危险。

        而且太怂。

        被万阳泽一下按住腺体的感觉,就仿佛猫被抓住命运的后脖颈,估计如果万阳泽肯咬他一下,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糟糕又甜蜜的感觉,俞越觉得自己要疯了。

        俞越并不担心野外生存训练被晁正晖找麻烦,自己只需要在没人的时候释放信息素,就可以解决对方,快速脱离战场。

        毕竟野外训练的时候,三年级学生做关卡丧心病狂的很。

        新生靠的都是运气,晕他一次没关系。

        只是不能频繁散发信息素,怕发情期紊乱。

        第二天一早天不亮,所有人都坐上学校分配的大巴,分别送往他们的出发地点。

        一个出发地点会有很多人被分过去,俞越一看他和他的舍友们都不在一个大巴上就知道,他们不是一个路线。

        至少起点都是不同的。

        西峦实在是太远。

        俞越都不知道自己在车上睡了几个小时。

        中途在服务区吃了个饭,还碰到了北岭和南峰的车队。

        俞越:晦气。

        下午四点的时候,俞越终于达到他的出发地。

        鲜花市场。

        一下车,人群四散开去。

        同一个大巴上的新生,每个人在鲜花市场都有任务,完成就可以立刻赶往下一个地方。

        只不过接下来的地图只能完全靠个人走完了。

        甚至有的人任务是一样的,如果被别人拿走信物,这个分就没了,所以速度一定要快。

        俞越下车先找东西南北,发现自己有点儿路痴,紧接着,又来了一辆北岭的车。

        俞越也不管了,赶紧往鲜花市场里面走。

        学校给每个人会派发500元军训基金,随便买东西,俞越想先买套普通男生的衣服,来换掉他的军训服,以掩盖自己帝藤军训生的身份。

        很多人会因为身份暴露导致任务失败,或者被其他分校学生联合堵截而任务失败。

        俞越的任务是在一家叫“诉说”的花店,找到对方去年十二月份的进货单,且不能被店家发现。

        店家很有可能是帝藤内部的人,行动必定要十分谨慎和隐秘才能拿到。

        俞越:“……一上来就好缺德。”

        魏帆岭从车上下来,隔着很远就看到了俞越的背影。

        魏帆岭连忙追上去,为什么他的后脑勺都那么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