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庶子无敌在线阅读 - 458【安阳龙骑】

458【安阳龙骑】

        “卢龙寨被破,西水寨被破,大营险些丢了,对方只是一支骑兵而已,你们这些废物究竟在做什么?”

        张青柏从未如此失态过。

        他与寒门出身的谢林不同,乃是西吴顶尖武勋豪门的子弟,    从小便接受最严苛最全面的兵法操练,即便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习武,可是他很快就在军中崭露头角。真正让他在军中站稳脚跟的还是十五年前那一战,梁国定远侯裴贞率军深入高阳平原,首战便是攻打张青柏驻守的柳城。

        那是裴贞吃的第一个亏,与后面的佯败不同,    他起初的确是想打下柳城先声夺人,然而却在张青柏面前碰了一个硬钉子。

        而立之年的张青柏利用自己天衣无缝的防守让裴贞一无所获,反倒损兵折将,虽然后面他通过拿下虎城扭转局势,可是张青柏的崛起已经不可阻挡。

        也就是从那时起,西吴皇帝对他的器重越来越深,甚至专门调派宫中禁卫贴身保护他的安全。

        如此恩宠在身,再加上张青柏城府极深,身边人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他这般震怒的模样。

        所有人屏气凝神,站得笔直,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开口。

        张青柏看着站在堂下无比紧张的齐辉,怒意未消道:“藏锋卫究竟有多少人?”

        齐辉恭敬地说道:“至少在一万两千人以上。”

        张青柏眼神冰冷,面色铁青,冷笑道:“也就是说,你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对方究竟有多少人?”

        齐辉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先出现在鸡鸣寨然后攻打西水寨的骑兵约有六千人,    攻打大营的约有六千人,卢龙寨没有人逃出来,但是很可能是攻打大营的那六千人连夜突袭。”

        虽然今日格外失态,但是张青柏还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脑,他的声音陡然冷静下来,    却也变得更加恐怖:“卢龙寨距离大营超过百里,    你是想说这六千人午后还在厮杀,然后一刻不停连夜奔袭百里,又去攻打卢龙寨并且一举拿下?”

        齐辉的双手紧张到死死攥紧,他是张青柏正室夫人那边的晚辈子侄,对这个不算亲近的长辈十分畏惧,在军中历来都不敢仗着这层关系作威作福,可谓小心谨慎到了极点。

        原因很简单,张青柏治军极其严格,触犯军法者直接砍头,皇帝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小事,反而会更加地支持他。

        沉默片刻后,齐辉颤声道:“或许有两万人。”

        帐内的气氛变得无比沉重肃穆。

        一万人和两万人是质的区别,尤其是裴越打仗历来天马行空,北线战场的故事他们都很熟悉,如果没有足够强力的制约,这厮能用两万人在高阳平原上玩出花来!

        眼下看来,执掌魁斗营的郭启云勇则勇矣,    可要是玩心计谋略,    显然不是那裴家子的对手。

        有人忍不住感叹,    那厮据说才十八岁,这心眼怎么能修炼得如同千年妖怪一般深不可测?

        张青柏却无暇想这些,如今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极其严肃的问题:要不要退兵?

        古平大营一日打不下来,他这七万大军就得被拖在这里,如果放任藏锋卫继续这样神出鬼没,要不了多久整个军寨体系都可能会被他重新夺回去,甚至鸡鸣寨附近的三万大军也会被他吃掉!

        可如果此时退兵的话,意味着自己的筹谋前功尽弃,梁国一定会在极短的时间里充实古平防线。随着时间的推移,西吴的粮草辎重补给会变得越来越困难,北线已经失败,南线再陷入沼泽,这次的进军只能以失败而告终。

        早知道这个变数如此麻烦,当初在初次攻打鸡鸣寨失败后就应该不惜一切扑杀他。

        可惜世事没有如果。

        沉默许久之后,张青柏回到帅位之旁,带着几分失望说道:“齐辉,你现在立刻去虎城南面,带着我的亲笔书信找到曲城侯和吕定国,告诉他们,暂时可以放松一些对虎城的钳制,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藏锋卫。”

        众人皆惊。

        从大的策略来说,南北两线同时出击,以最强大的骑兵震慑虎城守军,这是一套完整的体系。如今北线已经败退,南线又陷入泥潭之中,再放松对虎城的钳制,那么战局的走向会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要么张青柏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打下古平大营,将整个军寨体系纳入手中,再腾出手解决藏锋卫,要么藏锋卫能活活拖死他们。

        齐辉吞了吞唾沫,看见张青柏漠然的目光,连忙挺身道:“遵令!”

        张青柏依旧保持着平静的神情,可是谁又能知道他心中是怎样的惊涛骇浪?

        ……

        卢龙寨。

        休息整整一天的藏锋卫八千骑兵精神饱满,裴越站在城墙上看着辽阔广袤的高阳平原,初冬的寒意并未让他觉得冰冷,反而心中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

        “爵爷,张青柏真的会调动虎城骑兵?”高临汾好奇又小心翼翼地问着。

        裴越轻轻一笑,平静地说道:“我研究过张青柏的履历,这个人的性情有些矛盾,在绝大多数时候他都非常谨慎,用兵也极其讲究章法。可是在某些极为关键的时刻,他又会显得十分固执,甚至到了偏执的地步。眼下他被古平大营拖住,如果我是他肯定会立刻放弃这座大营,回身集合全部力量解决藏锋卫。”

        高临汾迟疑道:“如果这样的话,那前面的付出不就白费了?而且仓促退兵也会有危险。”

        裴越摇摇头,气定神闲地说道:“有什么危险?留出一万兵马断后,足以挡住城中守军觊觎的目光。穷寇莫追的道理连我都懂,难道他不明白?当然,张青柏并不是担心这个危险,他只是放不下古平大营,打下这里就能占据灵州的门户,意味着南线战略成功一半,他怎么舍得放弃?既然大军无法回防,那他除了虎城骑兵之外还能调动谁?”

        高临汾信服地点点头,又问道:“那接下来我们要固守卢龙寨?吸引对方在虎城的骑兵来攻?”

        裴越轻吸一口气,拍拍他的肩膀说道:“通知下去,日落之前完成整备,我们离城北上。”

        高临汾惊道:“北上?”

        裴越笑了笑,自信地说道:“这场大仗来到中局,怎么能不去会会西吴人最强大的铁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