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我不是蚁贼在线阅读 - 第263章,各自的难处

第263章,各自的难处

        徐伟有几千年的见识,自然不会被这点困难吓住了,大不了弄战争债券,以现在大汉商人的样子,肯定会踊跃购买,毕竟藤甲军要是败了,在并州的商人各个要死无葬身之地,从甄安捐献钱财来看,他们也是有这个意思,想来他们清楚自己的近况。

        而藤甲军虽然政府没有多少钱,但藏富于民,普通百姓的生活状态比大汉的百姓好多了,商贾就更不要说了,现在整个并州因为徐伟的关系,生产力大爆发,这些商人也赚的盆满钵满,可以说现在的并州才是整个大汉最赚钱的地方。从他们手中弄出一些钱财足够徐伟再战斗一年。

        要是还不行,就干脆学习希望国,把整个藤甲军转入战时状态,甚至干脆可以学习大秦,拼打仗消耗,还有比大秦那种伪装成国家的军队厉害的,秦朝可以这样做,藤甲军为什么不能这样做!

        不过张白骑传过来的消息也是让徐伟吃惊不已,他都奇怪皇甫嵩这么可能比自己还能撑,原来是董卓在后面帮助了他。告缗令还真是一种七伤拳,杀敌800止损1000,但以现在大汉这种小农经济状态,只要有粮食就解决了一半问题了,剩下的武器装备朝廷有自己的武库和少府可以制造,到倒是不一定用商人。在这个时代不能说商人没有用,但的确是没有农工重要,从士农工商这个排名就可以看出来,这可是古人经验总结出来的!

        没办法这个时代就是这样,三国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以物易物,虽然这样麻烦,但大家还可以活得下去。商人为什么地位低,就是因为大家少了商人,虽然活的艰难,但还是可以活下去,但少了工农就真活不下去了。

        董卓的七伤拳虽然以后要面临严重的问题,但现在却打了鸡血,解决问题朝廷缺钱粮的问题,这就是和藤甲军比拼底蕴,有了这些商贾的钱粮帮助大汉朝廷回血了,皇甫嵩不缺少钱粮和自己对持!

        而张白骑说霍乱大汉经济体系,收刮大汉不多的物资,徐伟同意了,这个世界没有谁比自己更加清楚这会发生什么事情,希望国不是这样的,每次发生危机就是印钞,购买全球的物资来降低自己的通货膨胀。徐伟当年可是深受其害,一读完书就遇到了经济危机,而且还没完没了,想要找一个好工作都难。

        而现在的大汉因为董卓胡乱屠杀商人,大汉的经济已经陷入罢停,马上面临一场严重在经济危机了,要是再让甄安他们捣乱,说不定大汉提前几十年进入以物易物的时代!唯一让徐伟觉得有点遗憾的是,他们还是要付出铜钱,而不是一张白纸,在这个时代铜钱也是一种重要的战略物资了,尤其是徐伟已经弄出青铜活炮,铜钱的价值就更加高了!

        徐伟想了想就想到了隔壁的土鳖,他可以用羊毛布来充当等价物弄出了毛票,他们藤甲军好像也可以借鉴一下,以马邑的羊毛作为抵押物,发行纸钞,用纸来收割大汉的物资,不过徐伟一想,要是大汉门阀士族真到自己这里运走羊毛布,转身卖给皇甫嵩,那自己不就作茧自缚了,毕竟现在这个时节羊毛布也是一种不输给粮食的战略物资!

        徐伟想了想决定给这些羊毛布提取加一个时间,想要领取要在半年后,一来有这半年时间战争也应该结束了,即便不结束也是夏天,羊毛布对皇甫嵩他们价值没有冬天高。

        不过这倒是不能算是纸币了,应该是一种债券,用马邑的羊毛布当抵押物,发行债券来收购大汉进入的各种物资,而以藤甲军手中的羊毛布的数量,足够交换到大汉几百亿的货物,少了这么多的货物大汉的物价还不飞上天,董卓手中抢到的钱就会贬值了好几倍,让董卓难以获取足够多的货物不说,还容易让天下的百姓对董卓天怒人怨。

        而且现在还有物资的只怕也是门阀士族他们了,等自己打赢皇甫嵩,自己再打击门阀士族,这些东西转一个圈还是会回到自己手中,可谓是一举三得。

        徐伟想了半天,确定没有太大的问题,才把发行债券的事情和张白骑他们交代清楚了!

        话分两头!

        汉军中军大帐!

        皇甫嵩处理各处传递上来的军情!

        徐荣作为他的副手,在一旁协助他们!

        “为什么到想还没有足够的药材运输过来,难道朝廷就官员就这样看着大汉的士兵,因为缺少药材恶重伤而死!”皇甫嵩看到后方大夫传递上的书信怒道。

        和藤甲军的战斗当中他的手下伤亡一直非常大,他对受伤的士兵也非常重视,只要可以医治好,就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兵,对皇甫嵩来说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兵,比五个新兵都要强,尤其是藤甲军战士还比他手中的战士更加精锐的情况下,他手中每多一个老兵,胜算才可以高一分。

        而现在这些老兵,一个却因为简单伤势得不到照顾死亡,这如何不让皇甫嵩愤怒!

        而一旁的徐荣看过要求支援药材的书信,苦笑的对皇甫嵩道:“明公,现在朝廷在整个中原发动告缗令,药材商人不是被朝廷的大军杀了,就是躲起来了,现在想要购买到治疗几万伤兵的药材非常艰难,只怕我们要自己想办法来解决药材的问题了!”

        皇甫嵩听到这话皱着眉头,董卓发动告缗令是为了支援他的大军,他也不好说什么,他只能对徐荣道:“幽州的商人不是没有受到影响,找一些幽州的药材商人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士兵本来就不如藤甲军精锐,要是因为药材的问题让这些老兵伤故,我们就更加不是藤甲军的对手了,而且照顾好他们的伤势,是我们要做好的事情!”

        皇甫嵩想了想道:“你去想办法联络幽州的门阀士族,让他们想办弄一批药材过来!”

        现在这个时候也只有门阀士族才可以用的几万人的药材了!

        徐荣点点头:“属下等会让人去办!”

        这个时候鞠义闯进来道:“明公,朝廷发放的羊毛布到了没有,再要是不到,只怕我们盾刀营的士兵冻的连刀都拿不动了!幽州这冬天真冷,我都不敢相信,西凉都没有这里寒冷!”

        皇甫嵩吃惊道:“本将10月的时候就上书朝廷要求运输50万匹羊毛布,难道现在还没有来?”

        徐荣苦笑道:“朝廷想办法弄了3万匹,还在路上,说其他的让我们自己想办法,而这些布匹还在路上!”

        皇甫嵩问道:“为什么这么少,我记得这些年羊毛布的价格一直在下降,现在已经比不上一般丝绸的价格了!整个大汉不是到处都是羊毛布,怎么可能会弄不到50万匹羊毛布?”

        现在整个马邑成为了大汉最大的纺织中心,这些年不但藤甲军在扩大产量,甄安他们也在扩张产能,现在每年并州出产的羊毛布就超过了上亿匹,一个并州自然不可能吃下如此多的羊毛布了,甄安他们的商队把羊毛布卖遍了整个大汉的十三州,胡商更是卖遍了整个大漠,现在商队最远已经走到了西域十六国了。

        但即便是已经有上千万平方公里的市场了,但很快被这潮水般的羊毛布填满,羊毛布几年时间从媲美蜀锦的高端产品,掉落到连一般丝绸都不如的纺织品,甚至从趋势上来看地位很快都要媲美麻布了。

        徐荣无奈道:“明公,整个大汉的羊毛布都是藤甲军生产的,其他地方只有少量的羊毛布,而且价格也昂贵,现在我们和藤甲军战斗,藤甲军的羊毛布已经很少出并州了,等到了告缗令一出,并州的商人都不敢出现了大汉了,朝廷自然找不到羊毛布了,因为缺少羊毛布现羊毛布的价格已经飙升道1匹万钱,而且还是有价无市!”

        告缗令好处是可以得到大量的钱财,坏处就是你有钱都买不到东西,甚至现在各地的小作坊的工匠都不敢制造各种物资和工具了,生怕朝廷把自己也看做商人,到时候钱没有赚到,小命都没有了,可以说现在整个大汉的经济活动基本上罢停了!

        皇甫嵩是可以得到充足的钱粮,但也只有钱粮!

        徐荣只能无奈说道:“明公,现在朝廷可以提供给我们的只有钱粮,我们上报的武器铠甲,还有其他后勤物资,等到我们这里有三成都已经算是很好的了,明公还是让国相多给点钱,我们在幽州购买一些物资这样速度更加快!”

        鞠义吃惊道:“我们还要在野外和藤甲军对持,连冬衣都没有,我们这20万大军能有战斗力,雷公要是现在进攻我们,我们不就成为了待宰羔羊了!还是让这20万大军只呆在炕上!”

        说起来大汉这20万大军还没有被冻死,多亏了徐伟发明的火炕,还有马蜂窝,就是有了这两样法宝,皇甫嵩这20万大军还可以和他对持!

        徐荣想了想道:“冬衣我很难帮助你解决,但幽州这里煤矿丰富,我可以想办法让民夫多做一些蜂窝煤给你!”

        鞠义直接个徐荣翻白眼道:“那我是不是要在炕上指挥大军和雷公大战!”

        而后他对皇甫嵩道:“明公,要是真弄不到冬衣,我们还现在就撤退吧!虽然这样可能保不住幽州,但却可以保住我们20万大军,有这20万大军在,我们还可以保证冀州,要不然等天下再冷下去,我们这20万大军大部分都要被冻死,大军必定被雷公一击摧毁,到时候不要说保住幽州了,连冀州都保不住!”

        皇甫嵩想了想道:“冬衣我来想办法,藤甲军可以制造羊毛布,幽州本地的门阀士族想要也有不少家长懂得制造羊毛布,他们手中的羊毛布看到不会少,我们找他去购买!”

        而后皇甫嵩对徐荣道:“既然朝廷难以支持我们其他物资了,你就和国相要钱,我们自己在幽州购买,整个幽州有几百家门阀士族,以他们的家产,可以养得活我们这20万大军!”

        徐荣无奈道:“现在幽州是战区,各种货物的价格都飞上天了,只怕国相给钱了,我们也很难收购到足够多的后勤物资,而且属下担心他们不会卖给我们!”

        皇甫嵩却冷这脸道:“我们窝冰爬雪还不是在保卫他们家族的安全,要是他们还这样不识趣,你对对这些门阀士族的家族说,告缗令也不是不能在幽州实行,让他们识趣一点,不要逼的我用20万大军去抢!”

        而后皇甫嵩对徐荣道:“这些话,你都原原本本的和幽州的门阀士族家族说,我们这支大军想要安稳的度过这个冬天,靠朝廷是靠不住的,整个幽州也只有门阀士族他们的物资,才可以满足我们20万大军的需求!”

        徐荣吃惊道:“明公,这样威胁各家的家族,只怕他们会和朝廷告状,这对明公以后不利!”

        皇甫嵩却满不在意道:“还能有什么不利,雷公都要攻占整个幽州了,这些人还守着自己的家产这是在等着被雷公收割吗?”

        他们与其被雷公吊死,家产,土地被雷公分给百姓来收买人心,还不如现在全部拿出来帮助我们战胜雷公,虽然这样他们的家产也没有保住,但他们的小命却保住了,他们的土地也保住了!”

        鞠义兴灾惹祸的笑道:“明公说的有理,反正都要保不住家产了,还不如和雷公拼光一把,哪怕是失败了,也没有让雷公好过,这才是我辈男而本色!难道要学习并州的那些门阀士族,一个个哭哭啼啼的被雷公公审吊死,家族的成员还不敢为自己的家人报仇!。”

        “我听说现在雷公的治下还有许多2000石以上的大家族,他们根本没有逃出并州,而是在雷公治下活的谨小慎微,雷公此人仇恨门阀士族,即便是他们或者也没有让他们成为高官,他们在并州的门生故吏和家族地位全部被雷公一扫而光,现在他们只能在并州成为商贾面前活着,他们要是敢出现在大汉,说不定都会被董胖子给屠杀了!”

        鞠义对于中原的门阀士族可没有多大好感,尤其是这些见识浅薄的家族,雷公都要打进幽州,他们一个个不想办法支持他们,反而一个个躲进自己坞堡当中,还真以为自己家族小坞堡可以抵挡住雷公几十万大军!

        最让鞠义不满的事情,他知道幽州的门阀士族大部分都有子弟在并州,可以说他们在大汉和藤甲军当中脚踏两只船,鞠义这暴脾气,他都想要带领大军屠了他们,他们在幽州拼死拼活还不是为了保护这些目光短浅的门阀士族。

        好吗!他们却先和藤甲军同流合污了,他们在幽州做的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还不如回到冀州让这些幽州的门阀士族自生自灭,看看雷公会不会放过他们的家族!鞠义敢赌一钱,雷公肯定要把他们全部吊死!

        皇甫嵩不满的看着鞠义道:“你有时间在这里兴灾惹祸,还不如想想办法如何对付雷公,冬天过去雷公必定会发动进攻,到时候我们拿什么来抵挡!”

        说起正事鞠义也严肃起来了,他先问皇甫嵩道:“明公,雷公的火药我们制造出来了吗?”

        是的在大汉这边,黑火药还是回到了它原本的名字,因为叫天雷的话,容易影响大军士气,让士兵以为雷公真懂雷法,于是制造黑火药道士医生想了想就给了一个火药的名字,毕竟它的原材料都是药材,又有火光,叫火药也名副其实!

        鞠义现在对火药极其重视,他也是身经百战了,甚至在不久之前还差点被陌刀营的士兵砍死,但要说他这最害怕的一战就是几个月前雷公用黑火药攻破他们营地的一战。

        雷公的进攻那真是电闪雷鸣,天雷滚滚,好似末日一般,但是的情况不但士兵害怕,甚至他本人都害怕,他看到不少士兵都被雷公的黑火药炸的四分五裂,鞠义当时就一脸震惊,他震惊于自己这一身武艺在面对黑火药时居然毫无用处。

        鞠义敏锐的感觉道黑火药出现之后,万人敌的猛将将会成为绝响,这玩意是他们所有猛将的敌人!

        他们当初就是被雷公手中的火药打的大败,这还是皇甫嵩用自己手中山寨的火药对着大军演示之后,破除对雷公的迷信,让士兵知道雷公不会法术,他所谓的雷法不过是一种爆炸的武器而已。士兵们了解之后,消除了心中对未知的恐惧,这才没有让全军溃败!

        徐荣叹口气道:“我们的黑火药不能说是毫无进展,但威力的确比不上雷公,雷公的黑火药可以开山裂石,我们的到现在连一个鸟都炸不死,而且硫磺硝石这些东西消耗的非常快,偏偏朝廷弄一个告缗令,以至于我们想要购买这些制造黑火药的原材料都找不到,即便我们真做出了和雷公一样威力的黑火药,但也难以像雷公一样一次性用几千枚!”

        皇甫嵩也忍不住叹口气,这战打的太艰难了,完全找不到可以战胜雷公的方法!

        鞠义倒是说道:“明公也不用太担心,雷公从上次用过之后火药之后就再也没有用过,可见这火药,不但我们难弄到,对雷公也是一样的!”

        皇甫嵩却摇头道:“但现在雷公有一个冬天来补充火药,我们野战不如雷公,防御雷公的火药和弩箭,器械又强大,现在我们攻不成攻,防不成防,完全是靠着大军数量和天气才维持了现在的局面,但等到了春暖花开,面对雷公的进攻,我们战败的可能性太高了!”

        这是让徐荣他们无奈的事情,雷公最厉害的甚至都不能说是火药,这东西数量少,只能作为奇兵来使用,雷公真正厉害的是几百架射出超过300步的投石机,这个射出远远超过了皇甫嵩所有的武器,让他们即便在营地当中也只能挨打。

        还有就是多的夸张的弓箭,他们和雷公交战这几个月,雷公射出了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弩箭。如此夸张的箭雨,让徐荣和鞠义他们都怀疑,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长箭都在雷公手中,他才可以这样肆無忌惮的使用,可以這樣说汉军和雷公开战以来,八臣的伤亡都藤甲军的弩箭造成的。皇甫嵩他们对藤甲军最怕的也是这无穷无尽的弩箭!

        就是这两种武器,让皇甫嵩想要防御都变得十分艰难,要不是天氣寒冷,让雷公的弩箭失去了威力,雷公只要再进攻半个月,皇甫嵩的大军都有可能崩溃!

        鞠义挠挠额头道:“我们想要继续和雷公战斗,就要想办法弄雷公的这些器械过来,雷公有投石机,我们也要装备,用投石机来大投石机这样才行,弩箭的话,让董胖子把整个中原武库的弩箭全部征调过来!”

        但皇甫嵩却摇头道:“没有用的,洛阳武库的投石机最多只有200步,而且还只能发射几十斤的弹丸和雷公的完全不能比,弩箭就更加不用说了,整个中原已经动荡了4-5年了,武库当中那里还会有多少库存,能征调的早被本将征调过来了!”

        徐荣沉思半天后说道:“明公,我们在幽州已经拼尽全力了,但实在是力不如人,现在想要改变我们的处境,只能是让国相带领南北两军从河东进攻太原,整个司隶有18万大军,就这样放在洛阳城驻守太浪费了,要是国相带领10万大军进攻太原,雷公不说要撤退,但最起码也要回兵救援!”

        皇甫嵩想了想,发现现在想要改变战局也只有这样一个办法了,雷公的实力如此强大,大汉不拼尽全力真难以战胜!

        想到这里皇甫嵩开始上书给朝廷,请求朝廷派遣董卓进攻太原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