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听说我是盗墓贼在线阅读 - 第一五七章 U盘

第一五七章 U盘

        出乎梅谦的预料,还没等到张宇,毛毛却拎着饭盒先过来了。

        “这是我妈熬得汤。”她笑呵呵地将饭盒放在床头,拉了张椅子坐下,先将梅谦打量一番,问了些昨晚睡眠如何,有没有熬夜之类的话。

        梅谦心不在焉,只嗯啊地应付,立即招到姑娘不满。

        她哼了声,眼珠一转,又笑嘻嘻地将头探过来:“谦哥,你没发现我今天有什么不同么?”

        因为距离过近,梅谦下意识地将身子往后靠了靠,嗯,戴耳环了?香水好像也换了。

        可是他嘴上却说道:“哪里不一样?”

        “你看!”毛毛特意聊起发丝,又偏了下头。

        恰在这时,他听到门口宁驰的咳嗽,紧接着他耳朵一动,熟悉的脚步声也传了过来。

        梅谦故作惊讶地道:“你不舒服吗?脸那么红?我这里刚好有热水,你多喝点。”

        “梅谦!”毛毛柳眉倒竖,腾地站起来:“你故意的是不是?”

        “今天不用去找房么?”梅谦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出来:“还不快去?等着扣工资啊?”

        “你真行。”毛毛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就气哼哼地走了。

        而她刚离开不久,就有两个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男人推门而入,一进来就拉下了口罩,正是张宇和李晨。

        “就是这个。”梅谦指着那个纸盒。

        李晨立即取出设备,开始提取上面的指纹,趁着这个工夫,张宇在之前毛毛的位置坐了,取笑道:“怎么又把毛毛气跑了?她是个好姑娘,我看你还是从了吧。”

        梅谦却垂着眼眸,连眼皮都不肯抬一下,只淡淡地说:“我找你来可不是聊八卦的。这里面的东西我可没动过,全给你们了。”

        张宇轻轻叹口气,转而问道:“你认为u盘里会是什么?”

        “龚白鹤刚死,就有人给我送‘礼物’,还是第二个,你觉得呢?”梅谦反问。

        张宇沉默下来,见李晨对他点头,才用带着手套的手小心地取过u盘,原本要装进证物袋,突然又转向梅谦:“你要不要也看看?”

        “我可以看?”梅谦愕然。

        “毕竟是邮给你的东西,其实在我们来之前,你就算看了里面的内容也无所谓。”张宇笑了下。接着不顾梅谦反应,就将床头的笔记本电脑打开,把u盘插了进去……

        u盘里面只有一个视频文件,看样子也不大,打开来,首先出现的就是一间空荡荡的房间,有个人被牢牢捆绑在椅子上,尽管画面晃动得厉害,却能让人一眼就看出他是谁,正是出事的龚白鹤。

        只是,与先前的意气风发相比,这时的龚白鹤身上的衬衫都被血浸透了,眼睛已经肿胀得睁不开,嘴巴也鼓着,有丝丝鲜血渗出来,但他还是努力地昂着头,嘴里嘟嘟囔囔,也听不清在说什么。

        下一刻,一个带着猪头面具的男人出现在画面里,一边走,还一边摇头晃脑,惹起几声轻笑,似乎有人没有出现在画面里,而猪头面具手中的一根粗大的棍子,就在笑声中,狠狠砸到了龚白鹤的头上。

        紧接着,画面就彻底消失了。

        病房中一片寂静,围在电脑前的梅谦、张宇和李晨三人,均盯着黑了的播放器出神,沉默不语。

        许久后,张宇才苦笑一声:“所以,龚白鹤的死,和你还真有点关系。”

        梅谦早有预料,脸上并未有丝毫情绪露出来。

        倒是一旁的李晨,皱眉询问:“他们为什么要用u盘?直接发到梅谦邮箱不行吗?”

        “为了留下证据。”张宇解释道:“只要邮寄过东西,快递公司肯定会有记录。”

        李晨仍是不太懂,还要再问,可这时张宇却对着梅谦说道:“这些人的目的不简单啊。上次是爆炸,帮你处理了杀手,这回是给你出气?幸亏你先联系了我,如果这个视频在后期被曝光,你可被动了。”

        “又不是我做的。”梅谦明知故问:“总不能凭借一个快递就定我罪吧?”

        “要看凶手落网后怎么说了。”张宇摇头道:“刚才猪头人出现,我还以为他会说句‘我们梅老大向你问好’之类的话将你这个带出来了。没想到幕后黑手还挺小心。我敢肯定,视频中出现的人和声音,绝对没有给你邮u盘的人,幕后黑手当然不会轻易暴露自己,更不会给送死的炮灰透底。”被梅谦瞪了一眼,他拉了拉下巴的口罩,继续说:“他们这么做,看似在讨好你,也未必没有威胁你,逼你站队的意思。”

        梅谦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所以,他们认为我现在和警方的关系很僵,就算收到u盘,也绝对不敢交出来。那我把u盘扔了呢?”

        “你猜这个视频完整不?”张宇冷笑:“若你不如他们意,信不信他下一个邮寄的对象就是警局,而且一定是完整视频,里面有什么内容真不敢保证了。”

        “我这人胆小,可别吓我。”梅谦挑眉。

        张宇不屑地看他一眼,接着叹道:“也不用担心,对方这两次行动,我都能证明你的清白。这件事绝对牵连不到你身上。只是……”顿了顿,他又面露担忧之色:“上次在南云,那么大的阵仗都没抓到,可见这人相当谨慎,我怕这次仍抓不到他的马脚,下次再弄什么幺蛾子出来。”

        “说明我的价值不大,他们现在还不着急。”梅谦这时也坐累了,重新将身子靠在病床上,沉吟片刻:“不能总是被动接受,如果我更重要呢?”

        “嗯?”张宇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搞点事,让他们不得不重视呢?”梅谦似笑非笑地说:“他们会不会加快拉拢、或者是胁迫的动作?”没想到暗地里还有人盯着自己,这种感觉令他极不舒服,还不如真刀真枪干一场呢。

        呵呵,千万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叫什么名字,要不然……

        张宇与李晨对视一眼后,均看到对方眼中的忧色,遂警告道:“法不容情,可千万别胡来,只要等机会,他们总会再联系你。”

        “切!”梅谦嗤了声:“所以说我挺不喜欢和你们警察打交道,看谁都是坏人。我要犯法,岂不正好给了他们把柄?”说完,他拨通了电话。

        “喂?毛毛,你尽快把书稿给出版社,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出版。什么?流程?那就换个出版社,哪家快给哪家,记住,是尽快让新书面市。”

        等梅谦挂了电话,对着愣神的两人笑道:“我的新书要出版了。”

        “你有新书了?什么内容,还是盗墓?”张宇忍不住问道。

        “普通的探险故事,不过里面涉及一个古墓,有些盗墓元素罢了。”梅谦摆手。

        “什么古墓?”李晨瞪大眼睛追问:“跟夏都古墓一样吗?”

        “秦始皇陵。”梅谦一字一顿道。

        “什么?你知道秦始皇陵在哪?”张宇惊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梅谦没好气摊手道:“不过,我的运气你们也清楚,万一碰巧又说对了呢?”他在又字上刻意加重了语气。

        张宇:“……”

        李晨:“……”

        张宇心累地垂了下头,接着强振精神,用两根手指夹住u盘,将之拔出来:“这是歹徒重伤龚白鹤的证据,我收走了。”

        “等等!”梅谦猛地坐直了身子:“重伤?龚白鹤没死?”

        “我刚才说的是重伤吗?”张宇明显怔了怔,看了眼仰头盯着天花板的徒弟李晨,才解释道:“没错,被发现时是重伤,刚到医院就牺牲了。”

        “哦!”梅谦做恍然状,又重新躺了下去。

        “对了,我会向上面进行说明。”张宇重新拉上口罩,对梅谦嘱咐道:“要是办案的警员再来找你,大概率只是做戏,千万别多想。你在医院注意自己的安全。”

        “你们快走吧。”梅谦厌烦地摆摆手。

        不过,他和张宇都猜错了,大约是袭击龚白鹤的歹徒真没交代出梅谦来,预想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梅谦也没有成为袭警案的嫌疑人被看管。

        只是,网络上的舆论沸沸扬扬了几天,说什么的都有。甚至绝大部分人都认为梅谦有买凶杀人的嫌疑。

        大概也怕梅谦再搞事,歹徒落网后,警方经过审理,第一时间开了新闻发布会,专门对此事做了澄清。

        针对梅谦的不良猜测才渐渐平息下去。

        不过,梅谦已经完全不在乎什么舆论了。

        这时的他,将宁驰打发了出去,独自坐在病床上,盯着眼前透明的系统状态栏,着实感觉哭笑不得。

        因为这件袭警案,梅谦完全处于了风暴中心,尤其是微博,被一群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讨伐,留言区简直惨不忍睹。

        还是他动作快,将那些黑龚白鹤的段子全删了。人们骂无可骂之下,只能跑到其余的文章留言,顺便,将他吹牛的那篇文章给拱火了。

        于是,狗系统真的将好处具现到了他的身上。

        尽管是大打折扣,可别的没体会到,身体素质的提高却是实打实的。

        令梅谦原本因重伤已经降到6点的体质,一下子突破了人体极限,达到了11点。

        也不知这到底算不算因祸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