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都市小说 - 空间重生之农门福女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四章 花瑞钧

第二百九十四章 花瑞钧

        杨老夫人沉浸在自己思绪里,连秦王离开她都没有发现。

        秦老夫人见她变得出奇的安静,便主动寻她说话,“倩姐儿是几时到的?”

        杨老夫人愣得出神,没有回应。

        秦老夫人又问了一遍,王嬷嬷站在杨老夫人身边,伸手拉了拉她的手。

        杨老夫人回过神来,转头看向王嬷嬷,问道:“什么事?”

        王嬷嬷看眼秦老夫人,低头对杨老夫人道:“亲家老夫人问老夫人你几时到的?”

        杨老夫人看向秦老夫人,回道:“哦,今儿秦王开府的宴请,相当于乔居之喜,要天不亮就出发,然后越走越亮敞。预示着秦王的日子越过越好。所以我们早早的就过来了。”

        秦老夫人心里暗道,我信你个鬼。面上却是满脸堆笑的说道:“倩姐儿有心了,难怪秦王喜欢你。

        秦王每每回承国公府来,总是念叨你,说你待他如何如何好。说得我这个亲外祖母都自愧不如。”

        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演,谁不会呢?秦老夫人说得无比诚挚,

        杨老夫人不好意思的说道:“老姐姐别这么说,说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其实我做的,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早上起早了,我现在有些犯困,想闭眼眯一会,就不陪老姐姐闲聊了。”

        杨老夫人自己都演不下去了,赶忙结束话题。

        秦老夫人不想放过她,接着说道:“倩姐儿还是一如既往的谦虚,你为秦王,为姗姐儿做了那么多,哪是微不足道?那是恩重如山!

        我们一家都记着你的好。特别是子钦,这孩子最是感恩,如今当王爷了,有能力了,他一定报答你的。会将这些年你做的加倍的还给你。”

        杨老夫人被秦老夫人意有所指的话弄得很不舒服,心慌慌的闭着眼,佯装睡觉。

        秦老夫人的话不只让杨老夫人心烦意乱,让在场的大小李氏听得也是心慌慌。

        特别是小李氏,人年轻,经的事不多,感觉自己今儿赴了场鸿门宴。

        秦老夫人见杨氏闭了眼,这才闭嘴,转头将石娘唤到身边,与石娘小声说起话来。

        叶夫人之前与李氏婆媳干过架。这会儿见了,虽说不上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但着实不愿搭理这二人。

        叶夫人转头与叶明锦凑到一起,姑侄二人小声说起闲话。

        小李氏惶恐不安的倾向李氏,压低声音问道:“母亲,咱俩那日与大伯娘对了手,她会不会记恨上咱俩报复咱俩?”

        李氏压低声音劝慰:“……”

        钱夫人坐在秦老夫人身边,将身子往秦老夫人那边挪了挪,听着秦老夫人与石娘说话。

        屋里的人,惟有朱氏百无聊赖,不知与谁话,坐在那儿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后起身去到到屋外,站在长廊上看细雨中的皇菊……

        秦王去往外院,走到影壁处,就看到阮楚迎着齐王从府门口走过来。

        秦王笑着见礼,一番寒暄后礼让着将齐王带到会客厅。

        这边刚安顿好齐王,门房又来禀道:“王爷,陈王,楚王、贤王到了。”

        齐王听说陈王、楚王、贤王三人凑到一块,眼里的目光沉了沉。

        秦王朝众人拱拱手,转身迎了出去。

        在长廊上,秦王遇上已经进府往这边来的三位王爷与他们的随从,笑着拱手道:“你们仨到是赶得巧,凑到一起了。”

        陈王欠身见礼后,说道:“皇兄说对了,还真是赶巧。

        那日在太庙祭祀时,咱们就说好今日一道来秦王府拜访的。正好,皇兄说今日宴请,我们仨就按之前相约的时辰过来了。”

        几位皇子,齐王平时一副长兄的作派,少与小的三位互动。而小的三位也不喜欢自以为是的齐王,所以相约玩乐时很少约齐王。

        秦王笑着朝三人拱拱手,“谢了!你们有心了。这位是花大公子?”

        秦王的目光落在贤王身后的花瑞钧身上,手微微紧了紧。

        花瑞钧见秦王看向他,上前一步朝秦王拱手道:“秦王好,在下花瑞钧,随我们王爷一道来秦王府赴宴。”

        秦王拱手还礼,说道:“花大公子好,欢迎!”

        随后,秦王又向陈王的随从杰修,楚王的随从兰溢拱了拱手,才礼让着一行人去往会客厅。

        花瑞钧进到会客厅时,惊得将正抛着花生投喂自己的吕子勋把花生砸到自己脸上,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花瑞钧,“你怎么来了?”

        花瑞钧朝吕子勋拱手道:“在下随王爷一道来的。”

        “王爷?哪位王爷?”吕子勋站起身来问道。

        不只是吕子勋惊讶,英国公府的其他人也很惊讶,纷纷看向花瑞钧。

        因柳氏与李氏的关系,加之吕子秋嫁给花瑞铭,吕家人对花瑞钧并不陌生。

        花瑞钧看眼贤王,没有说话。

        贤王说道:“明锐是随本王来的。”

        明锐是花瑞钧的字。

        吕子勋指了指花瑞钧,难以置信的问道:“他,一个娼妓之子,到贤王府供职,还能随王爷出行赴宴?”

        花瑞钧的生母是花叙在青楼里抬回来的妓子。

        一句娼妓之子,让花瑞钧的眼神变得阴沉,手上的拳头紧了两分。

        贤王沉下脸朝吕子勋说道:“子勋请慎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何况,本王用人,用何人?用不着你来置疑。”

        吕定宁被贤王的“用何人”刺激到了,想着这些日子自己的各种暗示,贤王不给自己半点面子,转身将一个娼妓之子带在身边。

        自己可是他的亲舅舅!

        吕定宁失望至极的看着贤王,冷哼道:“一个娼妓所生的贱种,连科考都不能参加的贱种,也敢与王侯将相相提并论?王爷也不怕辱没了王侯将相。”

        吕定宁的恼怒惊愣了在场的人,当然,因在场的人身份不同,立场不同,惊讶的程度各不相同。

        齐王手捏着茶盏,眯着眼边饮茶边看好戏。

        吕定宁在兵部做侍郎时,他就让人查过他。

        查回来的诸多事说明吕定宁是个嘴巴长在脑呆前面的人。

        看着老五气得要吐血的样子,吕宁定这人没让他失望。

        齐王心底升起丝丝幸灾乐祸来。

        而与贤王一道进来的陈王与楚王,

        楚王见贤王与吕家人起了争执,上前劝道:“老五,算了,少说两句。今儿是皇兄的好日子,别少了皇兄的兴。”

        说完,楚王转头对吕定宁道:“吕侍郎,有什么事咱们改日再说,好吗?今儿是皇兄宴请的好日子。”

        吕定宁听到楚王称他吕侍郎,认为楚王是嘲讽他,恼羞成怒的回道:“楚王爷,这是在下与贤王之间的事,还请楚王爷不要多管闲事。”

        楚王没想到自己一番好意,不得人感激就算了,还让人说成是多管闲事。

        堂堂一个王爷,谁见着他不是恭恭敬敬的?今儿被人当众呵斥,楚王觉得太丢人了,摊摊手,自嘲道:“好吧,对不住了,刚刚是本王多管闲事了。你随意,你们继续。”

        楚王转身拉陈王一把,“三哥,咱们过去坐,别打扰老五他们舅?说事。”

        陈王任楚王将自己拉到齐王对面坐下。

        陈王抬头看到齐王,齐王端着茶盏朝他敬一下。

        陈王朝齐王拱拱手,“二哥好。”

        齐王朝他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吕子健在贤王府做事,于公于私都得上前劝说一二,于是说道:“二叔,有什么话咱们回去再说吧,子钦他……秦王今儿晏请,咱们这样……很不恰当。”

        花瑞钧看看怒不可遏的吕定宁,又看看沉着脸盯着吕定宁的贤王。上前一步,欠身道:“王爷,在下先下去了。”

        贤王淡淡的说道:“不用,你是本王的近身侍卫,应随侍在本王左右,不必在意旁人如何说。”

        “他在王爷身边做侍卫?”吕子勋看着花瑞钧问道。

        贤王白他一眼,“不然呢?”

        原来只是个侍卫,吕定宁意识到自己冲动,立马朝贤王拱手欠身道:“王爷,那什么,刚才对不住了。”

        贤王没有再看吕定宁父子二人,对身后的花瑞钧说道:“你随本王来。”

        花瑞钧欠身道:“是。”

        贤王带着花瑞钧走到齐王边上的桌子坐下,贤王坐在前排,花瑞钧坐到贤王身后。

        吕定宁见贤王看也不看他便走开,知道自己今儿将人惹恼了,于是跟在贤王身后追了过去,在贤王边上的桌前坐下。

        赔着笑说道:“王爷,刚刚在下犯浑了,说了不该说的话,都是在下不对。在下在这儿给王爷赔不是了,还请王爷原谅在下。在下保证,下次绝不再犯了。”

        吕定宁是位犯错快,认错也快的人。

        每回犯了错,他都会保证下回绝不再犯。可遇上事,牛脾气立马上来,他便将自己的保证抛到九宵云外,等意识到自己错了,他再迅速认错。

        如眼前这般,粘着苦主,直到苦主点头原谅他为止。

        贤王今儿恼了,对吕定宁的道歉视若无睹,侧身朝齐王拱手见礼道:“二哥好。”

        齐王举了举手里的茶盏,微笑着点点头,算是回礼了。

        吕定宁见贤王不理自己,继续道:“王爷,在下只是心直口快,真没有什么坏心思。

        王爷看在娘娘的面上,就原谅在下这一回。在下保证,下次绝不再犯了。”

        贤王被吕定宁磨得心烦意乱,很是无奈,只得强忍着心里的怒火,对吕定宁温言道:“刚才的事,本王知道二舅是无心的。本王未生二舅的气。二舅不必将此事放在心上。”

        吕定宁得了贤王的原谅,心情舒坦下来,也没有离开的意思,无话找话的与贤王搭起话来。

        吕子然早看出贤王的不耐烦,可他心里记恨吕定宁,不愿与吕定宁多话,于是佯装不知的与吕子枫闲话。

        贤王几次看向吕子然,希望他能将吕定宁请走,吕子然与吕子枫凑到一起不知说什么,压根不看他,让贤王很恼火。

        吕子健见贤王频频看吕子然,起身走过去,低声问道:“王爷,可是有事?”

        贤王看一眼吕子然,对吕子健招招手,吕子健低下头去。贤王交待道:“想办法将二舅带走,立即!”

        吕子健懊恼给自己揽了个大麻烦,硬着头皮应下,“好!在下明白。”

        吕子健嘴上应着,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他不知用什么办法才能将吕定宁弄走。

        从进到会客厅起,秦王一直垂手站在一旁,冷眼看着这场风波从起到落。直到贤王落坐,秦王才跟着落坐。

        贤王今日能忍下吕定宁与吕子勋,让秦王很意外。

        这几年,贤王的性子变了许多。

        当然,贤王讨厌一个人,恨不得将这人从自己身边拎走时微微噘起的嘴,以及眼里一闪而过的嫌弃依然没有变。

        秦王见吕子健愁得眉头打结,知道他犯难了。

        他不想一场宴会被吕定宁父子搅和了,于是开口朝吕定宁说道,“二叔,你坐这边来,我有几句话与你说。”

        吕定宁一听秦王叫自己,赶忙从坐位上站起来,“好的,在下这就过来。”

        吕子健见吕定宁被秦王唤走,往秦王那边投去感激的眼神,而秦王目光落在吕定宁身上,压根没有看他。

        吕定宁坐到秦王身边,开口问道:“什么话?秦王请说。”

        秦王笑笑,轻声道:“也没什么话,就是许久没与二叔说话了,想与二叔说说话。”

        吕定宁想到秦王府来谋职,巴不得有机会与秦王说说话,套套近乎。

        “是,咱们上回坐在一起说话,还是六七年前了。”吕定宁说道。

        秦王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问道:“有这么久吗?我都不记得了。”

        吕定宁坐直身,极认真的说道:“怎么没那么久?上回咱俩坐在一起说话,还是你游历前,贤王不愿与你分开,嚷着要与你一道去游历。

        贤王要在下来与你说情,让你带着他一道去。就是那回,在下去疏影院找你,咱俩在疏影院的书房里聊了大半个时辰。想起来了吗?你身边的如安也在场的。”

        秦王怎么会不记得那件事?就是那次长谈,他不慎失了言,结果差点让他回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