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知道原来我家这么有钱在线阅读 - 第456章 财大气粗

第456章 财大气粗

        第456章    财大气粗

        “各位,各位,刚才周董举牌了,现在这枚老佛爷戴过的戒指叫价是一千六百五十万,还有没有更高叫价的?”

        拍卖师本来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热水沸腾了。

        可是被那顾公子不合时宜的一声,生生的打断了已经开始又热起来的竞拍了。

        拍卖师现在对于顾老头和顾家公子这两人是相当的不满啊。

        拍卖师是不了解在拍卖会开始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从顾老头和顾家公子坐的位置上,拍卖师还是看出了一丝不寻常的。

        两人孤零零的坐在最后,这本来就是被孤立了的现象。

        再说,拍卖师也是注意过了,并不是说前面就没有位置了。

        那顾家爷孙俩才只能坐在最后的。

        拍卖师本来心里也是很纳闷的。

        按说来参加拍卖会的,都是拍卖会的主办方经过精挑细选的,肯定也是有一定身价的。

        要知道,今天拍卖会上这些拍卖品都是大几百万起步的。

        可以说,这第二件拍卖品在今天的拍卖会上还真的不是非显眼的。

        要不是大家因为苏家小少爷产生了一个美丽的误会的话。

        拍卖师觉得这枚戒指能叫到一千万的价就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

        可惜,现在拍卖师对于顾家爷孙俩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了。

        拍卖师觉得顾家爷孙俩现在的处境还真的是非常符合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被孤立肯定是有原因的。

        不管什么原因,现在的拍卖师只觉得两人被孤立还是轻的了。

        就应该直接被赶出拍卖会。

        那样也不会影响到这第二次的竞拍高潮了。

        只是拍卖师没有那个权力,也只能在心里表达对于顾老头和那顾家公子的不满了。

        拍卖师现在只想把大家的注意力重新转回到拍卖品上面。

        充满激情的声音响了起来,拍卖师强调了一下现在这枚戒指的竞拍价。

        也是想让大家重新燃起举起手中竞买牌的热情。

        还被说,拍卖师确实有带动气氛的能力。

        这么一喊,大家的注意力又都回到了拍卖品上面。

        大家对于顾老头和他孙子之间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奇心了。

        要打就打吧。

        反正上梁不正下梁歪,大家的心里都觉得顾老头自己没有做好榜样,又能教出什么样的好孙子来呢?

        当然,如果顾老头真的在这拍卖会上教育孙子,影响到了大家的话。

        顾老头肯定也是不可能再在这拍卖会大厅待下去的。

        拍卖会的主办方不会主动说什么。

        但是要是大家都表达不满的时候,主办方肯定是要照顾到大部分的人感受的。

        顾老头自然也是明白这一点的。

        看到其他人都已经转回了头,不再看着自己。

        顾老头只是用眼神狠狠的等着自己的孙子,却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了。

        顾老头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自己如果再引起众怒的话,不一定能继续待在这里的。

        “一千七百万,吴老板又举牌了,看来我们吴老板今天真的是对这枚老佛爷戴过的戒指非常的满意了。”

        “其实我也有点好奇了,吴老板这么执着于这枚戒指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或者说是不是有我们不知道的,吸引吴老板的地方?”

        拍卖师确实非常会把握大家的心里。

        这么赤裸裸的直接提问,好像就是在提醒大家吴万利会这么执着于这枚戒指是有原因的。

        至于是什么原因嘛,大家的心里也是有答案的。

        反正除了拍卖师已经看出来了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意外,其他人对于自己的猜测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看到拍卖师都问的这么之间了当了,其他人对于吴万利的不正常举动当然是更加的归结为和苏家小少爷有关了。

        其他人一致的认为,吴万利就是想通过拍下这枚戒指,让苏家小少爷对他高看一眼的。

        或者吴万利可能还有更深一层的心机。

        那就是吴万利想利用这枚戒指和苏家小少爷拉近关系。

        反正吴万利的这个举动肯定是和苏家小少爷有关的。

        对于这一点,其他人都已经是深信不疑的了。

        大家也压根没有把吴万利的行为和苏老爷子联系在一起。

        大家可是看得明明白白的。

        从头到尾,苏老爷子都没有和吴万利说过一句话的。

        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到过吴万利。

        所以,现在大家的赌注都是苏家的小少爷了。

        苏氏集团以后的继承人,就这一层身份已经是大家想要巴结的对象了。

        更不要说苏穆本身的能力也是很多人都已经见识过了的。

        “一千七百五十万,周董又举牌了,看来我们周董是要和吴老板拼到底了啊。”

        “就是不知道这枚珍贵的戒指最后会花落谁家呢?”

        “一千七百五十万,还有没有更高的?”

        最后那句话拍卖师基本是就是对着吴万利说的了。

        拍卖师知道,就看吴万利前面的表现,这位吴老板肯定会继续加价的。

        不管最后这枚戒指是被谁拍下的,拍卖师只希望价格能越高越好。

        拍卖师甚至觉得,自己今天主持的拍卖会很可能会成为自己从业以来最成功的一次拍卖呢。

        有贵人坐镇就是好啊。

        拍卖师留了一个小心眼,觉得以后自己主持拍卖会的时候,一定要提议主办方邀请苏家的小少爷参加。

        当然,苏家小少爷愿不愿意参加,拍卖师是没有把握的。

        但是不试试的话就更没有机会了。

        拍卖师觉得,就算十次邀请小少爷只肯赏脸一次出席的话,也已经是非常好的了。

        这样,小少爷出席的那次拍卖会肯定会是一场异常热闹的拍卖会。

        相应的,拍卖师的提成也会增加很多。

        想到自己马上就要鼓起来的钱包,拍卖师现在都有种心花怒放的感觉了。

        “两千万。”

        声音中带着一股决绝的气势,吴万利再一次越过了那一次次五十万的报价,直接提价到了两千万。

        “两千万?吴老板报价两千万,吴老板真的是财大气粗啊。”

        拍卖师从一开始有些质疑的声音,变成了因为太激动略显尖锐的声音。

        “对,两千万,我现在出价两千万。”

        “这中间我不会再出价了,但是不管最后谁出价,我都会再加一百万。”

        略微显得有些呀要切齿的声音从吴万利的嘴里慢慢的飘了出来。

        吴万利有些破釜沉舟的感觉了。

        吴万利知道,后面那些跟着自己抢着举牌的人肯定也是猜到了什么的了。

        要不然只是一枚慈禧戴过的戒指而已,说实话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吸引人的。

        更不要在价格已经比一开始的报价翻了一倍的情况下,那些人还是一副非常感兴趣的样子了。

        吴万利现在就只是想在苏家小少爷面前争下这一个面子。

        要知道,一开始吴万利就是对着苏家小少爷说要拍下这第二件拍卖品的。

        如果最后吴万利没有拍下的话,吴万利总觉得自己是在小少爷面前失去了诚信。

        和在小少爷面前私信比起来,吴万利觉得自己就是再加一千万拍下这枚戒指都不算什么事。

        事有轻重缓急,孰轻孰重在吴万利这里是分的很清楚的。

        吴万利也不想跟着那些人一次次的举牌了。

        直接叫到两千万也是吴万利向苏家小少爷表明态度的一种方式。

        “吴老板出价两千万,还有没有更高的?”

        “看来老佛爷戴过的戒指确实是非常入吴老板的眼啊,两千万,吴老板叫价两千万。”

        拍卖师听到吴万利的报价差点都要手舞足蹈起来了。

        一下子就凑了个整数,还是八位数的整数。

        拍卖师如果不是看出了吴万利为什么会这么豪气的原因的话,说不定还会觉得这个吴万利一向都是这样的呢。

        当然,拍卖师对于这个吴万利,吴老板也说不上熟悉。

        只是在拍卖会开始之前简单的看过吴万利的资料,知道吴万利的姓名和代表性的产业而已。

        所以,吴万利真是的性格是怎么样的,拍卖师还真的是不知道。

        也无从知道。

        拍卖师一直在强调吴万利报出了两千万这个价格。

        对于吴万利后面加的那句,不管是谁最后出价,他都会再加一百万的说法却是一个字都没有提。

        拍卖师也不傻,自己再强调吴万利的这句话只会让其他人更加不会再举牌了而已。

        试想一下,不管谁再举牌,都只是给拍卖会的主办方做嫁衣而已。

        因为吴万利已经明确说了,最后他还是会加一百万的。

        也就代表着最后这枚戒指的主人肯定是吴万利了。

        拍卖会上价高者得,这是普通定律,都不需要谁去普及一下基本知识的。

        既然结果已经非常明显了,那么这中间再举牌的人只会是太高了这第二件拍卖品的价格。

        最后的结果就是拍卖会的主办方多赚到了钱。

        而吴万利尽管也会多花钱,最后却还是把戒指收入囊中了。

        这么一算的话,大家都有些犹豫了。

        再举牌,肯定就算是和吴万利撕破脸了。

        最后也是得不到那枚戒指的。

        本来只是一个吴万利倒也没有什么,得罪就得罪了。

        撕破脸就撕破脸,大家的心里也不是真的那么在乎的。

        毕竟吴万利的身价在那里。

        在场的比吴万利家大业大的人多了,人家也不是非要和吴万利交好什么的。

        现在大家心里只有一个疑惑,不知道吴万利和苏家小少爷到底说了些什么。

        大家的心里已经认定吴万利会这么执着于这枚戒指肯定是和苏家小少爷有关的。

        只是不知道吴万利这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讨好小少爷的个人行为。

        还是说吴万利是受到了小少爷的某种暗示的。

        因为关系到苏家小少爷,其他人也不得不多加考虑一下了。

        大家也不敢贸贸然的举牌,既然已经知道了结果,那么再举牌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但是大家的心里还是非常不甘心的。

        当然,这个时候也可以有人用和吴万利一样的方法。

        完全可以对着拍卖师叫到自己可以在吴万利最后加价的基础上再加一百万什么的。

        只是这种方法吴万利已经提出来了。

        后面再跟着用吴万利的这个办法对于吴万利的话,就显得有些耍无赖了。

        毕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况且苏老爷子和苏家小少爷还坐在那里看着人。

        大家可不可能真的表现的那么没有素质的。

        没有办法以牙坏牙,用吴万利的办法来对付吴万利,大家只有把自己心里的不满通过语言发泄出来了。

        “这个吴万利是不是疯了?这可是他第二次直接加价了,现在是更加疯狂了,居然直接就是强买了。”

        “我看吴万利不是疯,人家可是清醒的很呢,吴万利现在做的位置不是说明了一切吗?”

        “你以为吴万利是傻子啊?起拍价八百万,现在加到了两千万还没有收手的意思。”

        “吴万利肯定知道他就算超过两千万拍下这枚戒指也是值得,才会这么做的。”

        “是啊,我也看出来了,吴万利会这么疯狂肯定是为了在苏家小少爷面前表现什么。”

        “就你看出来?你以为其他人没有看出来吗?要是没有看出来,这小小的一枚戒指会让这么多人举牌?”

        “要是知道小少爷和吴万利具体说了什么就好了。”

        “如果是我坐在小少爷的旁边,小少爷对我下一道圣旨的话,不,不要说圣旨了,只要小少爷稍微表示一下,不要说两千万了,就是三千万,四千万,我也愿意拍下这枚戒指。”

        “苏家小少爷可不是这么容易可以接触的,更不要说是能和小少爷说话沟通了,我觉得吴万利今天的运气确实是相当的好了。”

        “是啊,我就比吴万利慢了那么一秒钟,那么好的位置就被那老小子抢去了。”

        大家在后面小声的议论着。

        真的是非常小声的,基本上可以说成窃窃私语了。

        因为关系着苏家的小少爷,大家也不敢在那明目张胆的议论啊。

        从一开始埋怨吴万利这一手下的太狠的语气,到后面变成了各种羡慕。

        大家心里明白,这个戒指已经是吴万利的了。

        因为小少爷的关系,其他人也不敢再和吴万利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