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玄幻小说 - 神医小奶团:八个大佬宠上天在线阅读 - 417.第四百一十七章 她竟然是阿苑!

417.第四百一十七章 她竟然是阿苑!

        在云梦断,计燃和钱九道找到了大白蜕下来的皮,那皮上带着干的血迹,还有几点奇怪的绿斑。

        计燃记得很清楚,阿苑说她被困在云梦断时,穿的衣服就是用大白的皮做的,她还说它的皮又光又滑又洁白无瑕,做成的衣服结实耐用还舒服。

        若不是她手艺太差,又一心急着从云梦断出来,她定会把大白脱的皮都收集起来,带回天静宫让大家都试试蛇皮做的衣物。

        所以正常情况下,大白蜕下来的皮应是完好无损洁白无瑕,可他们找到的蛇皮却不是这样。

        不仅有被划破的痕迹,还带着血迹,尤其是那几点绿斑,更加可疑。

        云灵突然停手,通天树突然倒了,大白失踪,阿苑昏迷,所有事情串联在一起,连钱九道都说这其中一定有大问题。

        两人带着这个重大发现,出了云梦断,立刻分头行事。

        钱九道继续寻找当时在云梦断附近出现过的人,追查李璟和月皇后相遇的月牙湖到底发生过什么,调查月皇后是不是真正的比亚族圣女。

        计燃则带着大白的皮回了天静宫,长老们将那些绿斑取下,在启悟室经过严密的比对,终于确认了它来自莘州巫蛊。

        七长老告诉计燃,那些绿斑很可能是噬心蛊留下的虫液,噬心蛊是很早之前一位莘州女大巫炼制出来的一种蛊种,用来惩罚背叛自己的爱人。

        凡是中了噬心蛊的男子,一生一世只能爱一个女子,若这名女子不再爱他,离他而去,他就会蚀心跗骨而死。

        七长老怀疑,当日在云梦断的不止阿苑和计燃两人,有人趁着他们进入云灵时偷袭了大白,所以才会让云梦断发生异变,大白失踪。

        但为何会用到噬心蛊,长老们也想不明白,噬心蛊除了能控制人心,并没有其他用途,更不可能导致云梦断异变。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使用噬心蛊的一定是莘州巫蛊,他们认为被李璟彻底铲除的莘州巫蛊,其实还有余孽残存于世。

        只要找到那个施蛊人,一切谜团就能解开。

        长老们立刻着手追查莘州巫蛊的下落,而计燃也终于等到机会,可以过来看一眼月皇后。

        那日春光烂漫,鸟语花香,计燃站在高高的树顶,望着远处寺庙后面的小院。

        小院不大,但收拾的极其素雅,四周布满了暗卫,看的出来李璟对她十分重视。

        计燃也不靠近,就静静地等着,果然到了下午,那个女子终于出来了。

        她穿着一身素衣,披散着头发,晃晃悠悠走出了院子,戳戳花,逗逗鱼,举起一把粟米喂飞过的鸟儿.......

        许是鸟儿吃的太急,不小心啄了她一下,她便笑的起来,笑声像水滴落在了玉盘上,动听的很,她戳着鸟儿脑袋,嗔怪道:“这般贪吃,当心吃的太肥了,被人抓住烤了去。”

        计燃的脑袋里嗡的一下,像瞬间炸开了无数多烟花,这句话,这个神态,这个动作,他,太熟悉了!

        鸟儿似乎害怕了,翅膀一拍飞了起来,那个女子的头也跟着转向了计燃这边。

        计燃在看到她眼睛的瞬间,心突突跳的快从嗓子眼里出来了,阿苑,月皇后竟然是阿苑!

        那样纯净淡然,又明媚悲悯的眼神,那样熟悉的灵魂的颤抖,只有他的阿苑才有!

        眼眶一下子热了起来,计燃忍不住想冲过去,一把紧紧抱住她。

        换了身份,改变容貌,失去记忆,被李璟变成皇后的阿苑,这段时日该多害怕啊!

        可还不等计燃行动,李璟便走了过来,他从后面抱住了阿苑,轻轻吻着她的发顶,嗔怪地抱怨着她怀了身孕也不肯乖乖在屋待着,外衣都不穿就出来乱跑。

        计燃愣住了,他愣愣地看着阿苑的肚子,脑中只剩下了一个声音——她有身孕了!

        这天晚上,计燃一直站在树上,就那么静静地注视着那个小院,听着屋里传来的欢声笑语,听着他们的细语呢喃,听着李璟跟阿苑幻想着孩子长大后的种种种种。

        计燃找到阿苑后火热的心,一点点冷了下去。

        他和阿苑冒险去云灵,就是希望能解决天罚的事,让他们能够有自己的孩子。

        可最后,孩子有了,却不是他和阿苑的。

        计燃觉得这可能才是天道对他的惩罚,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是不管不顾直接带走阿苑,还是等孩子生下来,等她恢复了记忆,让她自己选。

        计燃就像一缕幽魂一样,守在小院附近,静静地看着阿苑,直到她突然离开,方才赶忙跟了上去。

        而现在,他被发现了。

        她盯着他问“你是谁?”,因为得不到回应而紧张地握紧了拳头,还生怕他会伤害那头狼。

        “我不会伤害你,你别害怕。”计燃藏在阴暗面,低声道。

        月儿却觉得这声音也熟悉的很,好像有一个名字就挂在嘴边,可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头隐隐有些涨疼,肚子也有些难受,月儿忍不住想找个树靠着坐一会儿,可刚一迈脚,却不小心绊到了一根藤蔓,脸朝下直直地摔了下去。

        计燃本能冲了上去,一把抱住了月儿。

        月光落在计燃脸上,让月儿看清了他的脸,她的嘴唇不由自主哆嗦了起来,封后大典上那个偶然听到,却一直不曾忘记的名字从心底涌了出来。

        “计燃!”

        她的声音很轻还颤抖,可计燃听在耳中却犹如炸雷一般,震得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个名字像是一个开关,让月儿本就涨疼的头顿时如同爆炸了一般,剧烈的疼痛让她根本来不及反应,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阿苑,阿苑——”

        这是在昏迷前,月儿最后听见的声音,那个可能叫计燃的男人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声音支离破碎抖的不成样子。

        真是白瞎了那么大的个子!

        月儿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句,却听到身旁有人在急切喊道:“月儿,月儿......”

        我不是月儿,我是阿苑!

        月儿很想大声反驳他,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确定,可她就是觉得“阿苑”比“月儿”好听太多了,但是她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