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玄幻小说 - 神医小奶团:八个大佬宠上天在线阅读 - 416.第四百一十六章 恐怖

416.第四百一十六章 恐怖

        李璟哄了又哄,劝了又劝,可月儿却铁了心要推广节育。

        李璟不是月儿,他太清楚此事的麻烦了,这不是帮助一帮穷苦妇人那么简单,而是会极大的威胁男子的尊严权威。

        南蜀不比西昌,自古以来都是以男子为尊,女子依附于男子,为他生儿育女,为他操持家事。

        所以在大多数男子看来,生儿育女乃是女子天性,是女子必须为男子尽的义务。

        现在月儿却要将这个选择的权力交回女子手中,必然会掀起轩然大波,且不说会引起多少的非议和争论,此事若是闹大,必然会引起天静宫的注意。

        而李璟是万万不想让月儿跟天静宫扯上一丝一毫的联系,他拼上性命才把月儿留在自己身边,他们即将有自己的孩子,即将圆满。

        李璟决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这个圆满,哪怕是月儿自己也不行,所以他破天荒强硬了一次,以孕期休养为由,让月儿不要再折腾此事。

        月儿气坏了,把李璟从房里赶了出去。

        李璟看着被扔出来的枕头,无奈又难受,哪怕什么都忘了,她还是她,决绝的不给人留半分余地。

        屋里,月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越想越生气,她就不明白了,明明是助人为乐的好事,为什么阿玉就是推三堵四不同意。

        她说起来是皇后,可哪儿有一点皇后的权力,连那些个宫女嬷嬷们都不听她的,她想干什么都不许,跟笼中鸟有什么区别?

        月儿觉得自己以前一定不是这样的,因为她一点都不喜欢这种被人百般照顾却没有自由,什么也做不了的生活。

        可以前的她是什么样啊?

        为什么她会失去全部记忆呢?

        李璟被月儿弄的心里难受,收到戴云亭派人送来的密信后,立刻命人将赵玉虹带了过来。

        自从嬷嬷禀报说了赵玉虹第一次见月儿的异样后,李璟便起了疑心。

        赵玉虹只知道李璟很看重赵云贵,但她却不知道李璟这个人疑心有多重,整个朝廷,除了殷浩,他甚至连戴云亭都不会完全相信,更何况赵玉虹呢。

        以前李璟不查她,只是看在赵云贵战死和她太过微不足道的份上,现在她敢在月儿身边动手脚,李璟哪怕没有证据,也宁肯杀错绝不放过。

        月儿给妇人诊治的事,知道的人只有几个,宫女和嬷嬷自然是不敢外传,那敢外传又有能力把这个消息传出去的,只有赵玉虹。

        所以李璟在听到戴云亭说有人密报后,就立刻让他顺着这条线索查,果然就跟拔花生一样,一拔拔起了一串。

        而李璟夜审赵玉虹,不过是想名正言顺的拿到证据,去杀人而已。

        轻轻嘬了下牙,李璟忍不住有点儿兴奋,太久没杀人了,竟然有些怀念呢。

        有些人真的不能惯,稍微放纵一点,他们就容易忘了他李璟是个什么人。

        竟然敢把手伸的这么长,竟敢污蔑到月儿身上,那他就一个个剁了他们的爪子,砍了他们的腿,再一点点让他们在痛不欲生中死去,好让那些个心思活络的人知道知道,龙之逆麟,乱碰会是什么下场。

        月儿胡思乱想直到深夜也睡不着,趴在窗边,支着头望着窗外,却隐约听到了几声惨叫,似乎是从宫女们的住处附近传来。

        月儿忍不住提起裙子,踮起脚尖偷偷走了过去,却见她的夫君,那个一向对她温柔又宠溺的男人,却命人将细如毫毛的银针一根根扎进赵玉虹的经脉之中。

        “银针入脉,随血液流动进入脏腑,难以取出,生不如死。”

        一段话在月儿脑海中闪过,她无瑕顾忌自己是如何知道这些,视线全部凝固在了李璟脸上残酷的笑容上。

        他是真的在笑,他的眼神中有清清楚楚的愉悦,这么残忍的场面,竟然能让他开心!

        这个认知比眼前这一幕更让月儿觉得恐怖,她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念头——走!

        走的越远越好,立刻马上!

        也许是因为李璟来了,守卫们放松了警惕;也许是宫女嬷嬷们都被李璟夜审的手段吓到了,顾不上像平日那样盯着月儿,也许.......

        总之,月儿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跑了出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儿,但她知道山下是李璟的地盘,那里道路通畅,离锦蓉城更近,她若是过去,无异自投罗网。

        所以她便往更深的山林里走去,穿着柔软精巧的绣花鞋,深一脚浅一脚不顾一切地往前走。

        忽然,一双绿油油的眼睛从树丛中透了出来,月儿吓了一跳,不由立刻停下脚步。

        却见一头狼从树后缓缓走了出来,一直走到她身边,然后嗅了嗅,舔了舔她的手。

        月儿不由松了口气,她试探着轻轻拍了拍狼的头,“带我去没人能找到的地方。”

        狼似乎听懂了她的话,往前走了几步,冲她晃了晃尾巴,月儿忙跟上。

        就这样,跟着狼,一直走,直到累的走不动了,月儿方才停了下来。

        她望了望四周,黑暗的树林在月亮的照射下有了一丝光明,月光透进树林,照的树叶斑驳,却照不亮她要走的路。

        月儿忍不住叹了口气,狼却不安分的东张西望起来,月儿以为它想去寻找同伴,便拍了拍它的头柔声道:“去吧,我一个人也可以。”

        哪知狼竟然不往山林里跑,反倒冲着林子中某处龇牙低吼起来。

        难道那边有人?

        月儿的心顿时提了起来,而狼也似乎忍不住了,冲进去朝一棵树后扑咬上去。

        “砰!”

        一个人从树后走了出来,像拂开一片树叶一样,将狼甩了出去。

        月儿吓了一跳,只见那人身形高大但又异常瘦削,站在那儿,似乎就跟树融为一体了一般,笔直挺拔,坚定不移。

        一个男人,一个高大,武功高强,虽然看不清脸,但却莫名觉得很熟悉的男人!

        “你是谁?”月儿忍不住问道。

        她甚至想让他走近点,这样她就能看清楚他的脸了,也许他是她以前认识的人也说不定,不然她怎么会那么熟悉呢?

        可计燃却不敢上前,他见到她第一眼便知道她是阿苑,哪怕她的样子变了,哪怕她改了名字换了身份忘了一切,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她是阿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