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行天下 - 科幻小说 - 笑傲诸天:决战武学之巅在线阅读 - 第307章?威名赫赫,少林七十二绝技(三)

第307章?威名赫赫,少林七十二绝技(三)

        顾少游眼睛一亮,心道来了,正戏可谓现在才开始。

        嵩山派的子午十二剑,取子时和午时之意,一个为阴,一个为阳。一共十二剑,又对应了一天中的十二个时辰。剑法中极尽阴阳、虚实、有无、动静等变化之能事。而这乐厚的大阴阳掌,也与之有几分类似,两掌掌力一阴一阳,互相配合之下,威力极大。

        顾少游心中也不由暗暗点头,看来这嵩山派的武功,至少在这阴阳一道上有独有之秘,否则也不会剑法和掌法不约而同的朝这上面下功夫了。

        之前顾少游刚刚用过子午十二剑,如今却也正好是有个机会,来一窥这嵩山派阴阳变化之道的奥秘。当下不敢分心,凝神往场中看去。

        乐厚这一招变招极快,正打了方晦一个空档,只见方晦禅师被这几招阴阳手给打的身形微晃。只不过方晦眼中却是一点惊色都没有,只见他袖袍鼓荡,双掌猛地前推,劲气狂升,立即暴潮般向乐厚涌去。

        乐厚心欲闪避时,蓦地发现方晦的掌风暗含奇异的黏劲,假若闪避,对方便会受气机牵引,不但势道加强,还会锲而不舍,直至遇有宣泄的对象。他心中不由一骇,赶忙掌劲一吐,一牵一引,这才堪堪避过。

        左冷禅眼中电芒暴涨,脱口道:“好,好一个般若掌,果然了得。”

        方证听了这话,却是神色如常,淡淡道:“乐施主这大阴阳掌,可谓阴阳互补,已然隐隐有‘水中火发、雪里花开’的景象,可当真不凡。”

        左冷禅心中顿时一凛,方证这话,正好说中了乐厚掌法中的奥妙,他心中不由暗骂一声,这般秃驴当真不是人子,将嵩山派的底细是摸得干干净净。

        正所谓:“天宫月窟闲来往,三十六宫都是春”,乐厚这套大阴阳掌来历不凡,练到极致,可以让阴阳融合,直窥天人合一的境界。

        但这一切说到底,也不过是停留在纸面之上罢了。从嵩山派先祖创出这套掌法后,也根本无人能将这掌法推至极致,所有关于最高境界的描述,也不过是一种美好想象,镜花水月而已。

        场上两条身影渐渐变得模糊,两人都是内力深厚之辈,一招一式之间都有莫大威力,显然此时已经都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不再有任何试探之举。

        左冷禅脸色阴沉,他已经看出了乐厚渐渐落了下风,虽然败象未显,但若没有什么特别手段,估计落败也是迟早的事情。

        他心中不由暗叹一声,没想到少林寺居然还有人能将这般若掌练到这等境地!这方晦禅师今天又让他开了一次眼。

        要知道般若掌乃是少林寺最为精奥的掌法,自韦陀掌学到般若掌,循序而进,通常要花三四十年功夫。

        就算是少林七十二绝技,这般若掌也能排名在前五之列。更可怖的是这掌法可以一直练将下去,永无穷尽,掌力越练越强,招数愈练愈纯,那是学无止境。

        般若掌练到极致,需要至刚至满顿悟为至空,方得终成。

        至少左冷禅也从未听闻过少林寺有何人能将般若掌练到大成的。这门掌法威力大,但又极为难练,这些年来少林寺选择这门功夫作为主修的人是越来越少。

        这也是今天方晦禅师突然施展出般若掌,让左冷禅大吃一惊的原因。

        左冷禅能看出乐厚处境不妙,乐厚自己身在其中,自然心中更是一片雪亮。方晦禅师的般若掌至刚至阳,每一掌都是雷霆万钧之势,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要知道,这般若掌的刚劲不过是其出入门的威势罢了,若是方晦禅师当真将至刚转为至空,那乐厚估计十招都撑不过去。

        乐厚一咬牙,双手一错,忽的两道圆浑的掌力,以一种纠缠奇异的方式,如江河暴涨一般狂涌而出,向着方晦攻去。

        两道掌力一阴一阳,气劲为方,气劲为圆,竟然隔着一丈距离直接打出。这一招正是乐厚大阴阳掌中的杀招“阴阳方圆”。

        方为阳,圆为阴;阴为方,阳为圆。阴阳应象,天人合人,再不可分。

        光凭这招,就可以看见乐厚在掌法上的造诣,当真不俗。若再给他些时日,说不定还能一窥天人合一的至境。

        方晦蓦地立定,铁钉般钉紧离乐厚一丈许远处,他竟像狂风拂吹下的小草般,左右狂摇摆动。

        最骇人的是他的身体变得像草原上的的长草般柔软,摆动出只有长草才能做出迎风摇舞的姿态来。

        乐厚长啸一声,积聚至顶峰的气劲,从双掌山洪暴发般出,形成一波又一波的气劲,如裂岸的惊涛般铺天盖地往这可怕的敌手。

        方晦禅师袖袍暴涨,双掌以迅雷疾电的速度往上砍劈,似是随意施展,又像有意而为,大巧若拙,似朴实巧,那种有意无意之间的潇洒自如,就像长风在大草原上拂卷回荡。

        这一轮急攻,竟然都被方晦一一挡了下来!

        “砰”的一声巨响,只见乐厚脸色通红,踉跄后退数步,他右手软软垂下,右肩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掌印。

        旁边顿时一阵惊呼声传来。

        顾少游看的清楚,刚才电光火石之间,乐厚的掌法用尽,去势已老,被方晦顿时抓住了一丝空隙,直接一掌拍出,乐厚躲避不及,被重重击在了右肩之上。

        估计方晦在最后一刻还有留手,否则以这一掌的威势,直接将乐厚的肩膀震碎都有可能。

        乐厚脸色难看,重重喘了口气,语带不甘道:“般若掌不愧是少林寺一等一的绝学,在下领教了。”

        说完,他对着左冷禅躬身苦涩道:“掌门恕罪,弟子技不如人。”说完,他长叹一声,退到一边,盘坐在地上开始打坐疗伤。

        左冷禅坐在椅子上,默然无语,脸色更是一阵铁青,双手几乎都要将椅子扶手给捏碎了一般。

        他额头上沁出了一丝冷汗,心中如今也是一团乱麻,一阵从未有过的虚弱感袭上心头。